第五百九十七章 奇怪的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九十七章 奇怪的人

    “哦?铁甲飞拳?”幽香一行四人到来的时候,我正站在家门口练着耍剑呢,“这个啊,这个简单。只要在算了,我也别说了,直接表演给你们看好了。”

    我带着四人来到了地下室,在工作间里,这里有足够的条件让我演示铁甲飞拳。

    “西斯特姆,启动感知型立体投影。”我让西斯特姆启动了立体投影,开始演示,“你们看,首先呢,在这个肘关节的位置把连接轴设定为可以随意拆卸,当然还是要保证强度,然后在这里设定喷射系统,再设置触发器和连接器,包括内部的能源供应”

    十分钟后。

    “都听懂了没?”我结束了演示。

    “懂是懂了,可是这有什么用?”爱丽丝完全没看出这东西的实际价值。

    “没用啊,是你们问的,我才演示。”不过铁甲飞拳本来就没有什么实际价值,我之所以站在这里演示只是因为梅蒂欣想知道而已,“现在演示完了,走吧,去上面坐一会儿。”

    “怎么就你一个?”风见幽香记得每次来我家都是兔子哭乌鸦叫妖精天使来回绕的,但是今天却清静得很。

    “老规矩,取材的取材,学医的学医,虽然我觉得学医救不了幻想乡琪露诺又去找露米娅那些老朋友了,我不放心,让艾尔跟过去了。”走上楼梯,我们重新回到了客厅,“喝点什么?”

    “每次来你都这么问,你干脆开个水吧得了。”风见幽香都觉得好笑,除了我也没谁会在家里制备这么多冷饮机了,“来杯新鲜的妹汁。”

    “污污污”爱丽丝模仿着火车开过的动静,同时遮住了梅蒂欣的耳朵。

    “妹汁没有,不死精华有一堆,你要吗?我现在就撸给你。”我拿了五杯柳丁汁,放在托盘上端到茶几旁边,“凑活着喝吧!”

    “对了,关于新的人偶的细节方面,我想咨询一下你的意见。”爱丽丝喝了一口柳丁汁,带着些微苦涩的酸味让她的眉头一皱,“有没有糖?”

    “茶几下面那一层,从左边起第三个罐子。”我还是喜欢原味的东西,无论是柳丁汁,咖啡还是内裤,“至于人偶,我记得我说过了,我可以帮你解决你解决不了的部分,但是,这个人偶最终是什么样子,那要由你来决定,如果你决定不了,那就让上海来决定。”

    “这样”爱丽丝往杯子里放了几颗方糖,用吸管搅拌着,“说的也是啊,毕竟是我可是,我想再装备一些武器,不只是给新人偶的,还有上海的,有什么推荐的吗?”爱丽丝的人偶用的都是冷兵器,这就导致爱丽丝在远距离攻击上不如近距离作战那么灵活,虽然不是没有可以使用弓箭的人偶,但是那么小的弓箭就算打中了目标也很难造成伤害。

    “这你就问对人了。”我打了个响指,茶几上方再次出现了投影,“针对你的人偶的小型化,可用的武器会少一些,不过还是有一些能用的,衰变炮,光束标枪,还有可蓄力的强化型br。”

    “我要最后一个。”爱丽丝的目的是强化在远距离的瞬间输出,相比之下确实是br比另外两个更实用,衰变炮是持续伤害,光束标枪射程又很近,“要两把。”

    “没问题,西斯特姆,开始做吧。”我跟西斯特姆交代了一声,刚要拿杯子,一道隙间就在我们的面前打开了,一双手扒在了隙间边上。

    嘭。就在我们把目光都集中到隙间上的时候,我家的门突然打开,八云紫拎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果然又是这套。”我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八云紫这招可不是第一次用了,根本造不成什么劲爆的效果,风见幽香尤其觉得无趣,“八云紫你无不无聊?每次开个隙间又从正门进来,显摆你的能力啊?”

    “你个没有幽默感的暴君懂个屁。”八云紫把手上的少年扔到了我的沙发上,“我今天可不是来吵架的,刚才我感觉到魔法森林附近的大结界发生波动,过去一看就看见这个人在那里乱转,他像是外界人,但却又给我一些违和感,所以我就把他打晕带过来了。”

    “哦为什么带到我这来?”能让八云紫产生违和感,那就代表这个人来历不简单,但是这关我什么事?我只负责治安问题,结界问题我也管不了啊。

    “问题就在于怎么看他都是个普通人类,我找不到违和感的根源,所以请你这位大神来看看呗。”八云紫一屁股坐到风见幽香旁边,伸手一揽风见幽香的肩膀,“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也在这。”

    “说话归说话,不要动手动脚,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风见幽香拍掉了八云紫的手,“那就赶紧看吧,先把他弄醒再说。”

    “这个嘛有点困难,刚才下手稍微重了点,他可能还得再晕半个小时。”八云紫不好意思的挠着耳朵,一看就是装的,不是说她的表情和动作不对,而是八云紫会不好意思?

    “这简单。”我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拔开塞子,递过去,“放在他鼻孔下面,给他闻闻就行了。”

    “我去!这什么啊,这么臭!”八云紫还没接过去就捏住了自己的鼻子,犹豫了半天才用手捏住了瓶子,放在了少年鼻子底下,少年当时就开始了剧烈的反应,“现在呢?”

    “拿回来吧,他已经醒了。”我收回瓶子,重新把塞子塞好,放回原本的位置。

    “阿嚏!”少年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悠悠转醒,“我这是你们又是”

    “闭上眼睛,摇摇头,深呼吸,然后再睁眼。”我指挥着少年完成了一系列动作,“现在能看清楚了吗?”

    “嗯诶?”少年点点头,然后就看到了在他对面坐着的我们一排人,“bbb八云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