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恐怖的黑白与受刺激的妹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章 恐怖的黑白与受刺激的妹红

    “你这能力挺实用的。”妹红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再穿一次给我看看呗?”

    “唉,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向妹红解释,“虽然这能力确实能够无视任何结界和空间壁垒进行穿梭,但局限性也很大,先不说距离问题,单是消耗问题就很难解决,即使是我全盛时期的身体素质,用一次也要休息好几天才能再用。”

    “那也比放屁强多了吧?哈哈哈哈……放屁……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能力啊……哈哈哈。”

    我也很想一起笑,但多巴胺抑制器让我依然保持着无情绪状态,我觉得我应该把它关掉了。

    “好了,不管怎么说,这次谢谢了,我看我还是先去你说的博丽神社把户口办下来再说。”我从地上捡起从刚才起就一直被丢在地上的光束手枪收进枪套。

    “好啊,博丽神社就在幻想乡最东边,我带你出竹林。”妹红从椅子上起来,准备开门。

    “咕……”突然,我的肚子传来一声不雅的鸣叫。

    “呃……抱歉。”尽管有多巴胺抑制器但我还是觉得脸上跟泼了开水一样。

    “嘛,没什么,毕竟中午了嘛。”幸好妹红并没有在意,“干脆你先吃完饭再去好了,正好这有我刚挖回来的竹笋……不过光吃这个也不够啊。”

    “等等。”我阻止了妹红的思考,然后把手放在了腰带上,腰带的左边挂着一把军刀,右边则是一个巴掌大的小包,而我的手正伸向包里,“我这还有点食材。”说完,我从小包里掏出了一大块鲜肉。

    “……”妹红瞪大了双眼用惊异的目光盯着我的小包,“你怎么拿出来的?不对,应该说你怎么放进去的……或者说你这包到底是什么做的?”

    “亚空间超级仓库,是我亚空间科技的最高杰作,不只是食材,里面放了我整个流亡者工厂,具体的我以后再告诉你。”我没有细说,而是拔出军刀开始切肉。

    不过妹红好像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她这次盯上了我的军刀。

    “这好像不是一般的刀,我感觉到了能量波动?”妹红仔细盯着刀刃,“而且刀刃的位置……是不是在动啊。”

    “看来我不说清楚你是不会放过我了。”我开了个玩笑,举起了军刀,“波动军刀,由高纯度精金制成,通过能量供应引发刀刃部分的粒子振动来获得强大的破坏力,威力远远超过光束兵器。”我立起刀柄,“哦,看见这里了没,一块能量板放进去之后可以连续使用五个小时。”我重新握住刀柄,“本来是我防身用的,不过我不穿机甲近距离作战的时候很少,所以我大部分时候都拿它切菜用。”我继续切肉,“不过还真奇怪,波动军刀也是,刚才的光束手枪也是,你们这里没这种东西吗?”

    “没有,至少我从来没见过。”妹红坦言,“人之里的人类根本不具备制造这种武器的能力,倒是我在河童那里见过一些奇怪的铁疙瘩武器,不过比起你这个,我感觉也要差一截。”

    “河童?”我捕捉到了新名词,“是妖怪吗?”

    “嗯,河童是住在妖怪之山的妖怪种族,她们的头头河城荷取搞了一个什么‘河童重工’的组织,专门研究那些铁疙瘩。”妹红说到这想了一下,又继续道,“你身上这些东西很奇妙,所以刚才我提醒你的事情要加上一条。”

    “加上什么?”

    “小心住在魔法森林的人类魔法使,雾雨魔理沙。”

    “摸……你傻?”当时我真的很奇怪怎么有人起这种名字。

    “是魔理沙,她自称是普通的魔法使,后来又不知道看了什么奇怪的书自号四大天王隐藏的第五人,魔礼青,魔礼海,魔礼红,魔礼寿,魔理沙什么的,你要是遇上她要特别注意。”

    “为什么?她很危险吗?”

    “她一点都不危险,对于正常人来说。”妹红说出让我无法理解的话,“但对于你,她很危险。”

    “难以理解。”

    “她有个很奇怪的癖好,她很喜欢搜集东西,不管那些东西有没有物主。而且她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我记得她亲口说过进陌生人家里搜刮就像游戏那样理所当然,虽然我不知道她说的游戏是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你身上有趣的东西这么多,最好小心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她顺走了。”

    “好吧,我明白了,那你最好告诉我她长什么样。”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身上的装备,但发现装备太多两只手根本捂不过来。

    “你一眼就能认出她,她那样子幻想乡独一份,她穿黑色魔女装,系着白围裙,带着黑色魔法尖帽,还有,她总是骑着一把扫把。”妹红描述者,“总之她看起来就是一只黑白。”

    “记录完成。”我把切好的肉码在盘子里,同时关闭了生化计算机的记录功能,“我会尽量躲开她的。”

    “你要炒菜?”妹红看着我把竹笋也处理好后直接下了锅,“你会吗?”

    “啊,一个人呆久了,总是会做点东西的。”我翻炒着竹笋和肉丝,“你都留我吃饭了,我总得有点诚意吧,放心,虽然没多好吃,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好吧,那我把米下锅。”妹红耸了耸肩,去准备主食了。

    少女煮饭中。

    “好了。”我把竹笋炒肉端上桌,同时妹红也拿了米饭过来,“米饭煮得怎么这么快?”

    “我的能力是发火。”妹红只解释了这一句。

    “原来如此,来,尝尝吧。”

    “我倒要看看。”妹红毫不客气的夹了一筷子竹笋炒肉放进嘴里,然后整个人呆住了。

    “怎么了?不合胃口?”我试着碰了一下妹红,但妹红毫无反应,“奇怪了,我没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就算放了会对蓬莱人有用吗?”

    然而我并不知道的是,此时妹红的内心是崩溃的。

    以下为妹红内心独白:

    “好吃!至少比我做的好吃!为什么!难道我的女子力还不如一个男人吗!不,这一定是幻觉!幻觉!只要挺过去就没什么的!对,一切只是心理作用!我只要夹上第二筷,一切就会破灭!”

    独白结束。

    然后我就看到了,妹红夹了第二筷子放进嘴里之后泪流满面的开始扒饭:“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这顿饭我吃的很煎熬,因为我总觉得妹红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虽然我从她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恶意,但这样反而更让我不寒而栗,多巴胺抑制器全力运转,终于让我坚持到了妹红恢复正常之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