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外星来电-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一十章 外星来电

    在痛痛快快的霸凌了魔理沙一顿之后,我们几个人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只不过

    “萃香你为什么也动手了?”没错,本来是被魔理沙叫来对付贝蒙斯坦的萃香居然也趁着机会狠狠给魔理沙身上来了几下,理论上这种情节不是只有里才会出现吗?“你不是被她叫来帮忙的吗?”

    “谁让你刚才叫我西瓜来着?我不高兴!而且来的时候灵梦说不管那个把她神社的屋顶炸掉的鸟人是谁,让她去见四季映姬就行了,我这只是谨遵房东的嘱托。”萃香确实是来了,可是她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会来呢?哦,原来是被魔理沙叫来的,那么魔理沙又是怎么把萃香叫来的呢?哦,原来是一发魔炮轰到了博丽神社嗯没毛病。

    “我还有好多饼!”,魔理沙艰难的喊出了亡语,然后又被萃香‘不小心’一脚踩在了腰间盘上,“我不想回到那座监牢!不!”

    “你当你龙啊!”魅魔一把抓起自己的倒霉徒弟就扔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好了,现在怪兽已除,也该考虑另一件事了,你们说这贝蒙斯坦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为什么还被包裹在陨石里?”

    “更关键的是为什么还会往幻想乡撞过来。”比起贝蒙斯坦本身,八云紫更关心这件事跟幻想乡到底有多大的联系,“是否可以考虑已经有邪恶的安培拉星人看上了幻想乡?”

    “要是真的是安培拉星人,来的就该是亚波人了,虽然我到更希望那样,我个人倒是很欣赏美菲拉斯星人,如果他没被安培拉星人做掉的话咳,跑题了,总之我想说嗯?”我正在吐沫横飞的进行我的长篇大论,通讯提示突然响了,“西斯特姆?”

    “sir,有一个未经识别的信号在极其广泛的线路中呼叫,看起来似乎跟贝蒙斯坦的出现有关,我把信号接过来了。”西斯特姆报告,“呃还有,这似乎是个外星信号,不是地球上发出来的。”

    “哦?这倒是有趣”我沉思了一下,接通了通讯,“嗨?”

    “噗”八云紫喷了,“我说,你就这么跟宇宙人打招呼?”

    “你闭嘴。”我朝八云紫白了一眼,将通讯也切换到公共频道,以便于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谈话的内容,“嗨?”

    “%#¥¥#&%¥##%”通讯另一端传来一阵古怪的发音。

    “卧槽这啥玩意?”八云紫当时就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该不会是外星语?这怎么交流啊?”

    “##¥#¥¥#%&%”我立刻就把回复说出来了,就喜欢这种打脸的感觉!“咿呀!%¥#%#¥%#%#%!”

    “诶诶诶诶?你你你连外星语你也会?”八云紫彻底傻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件都有些超越了她的认知范围和理解能力,“你不会吧怎么可能呢?”

    “白痴啊你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也是外星人好不好?”我都没心情去跟八云紫逗闷子了,因为我跟对方现在在通讯之中交谈的事正是关于这只莫名其妙的贝蒙斯坦的。

    “%#¥#%¥”对方又传来一句话。

    “嚯咔,#¥%%¥#%¥##¥%#%%#&&&¥%#¥#,#。”说到这里,我满怀笑容的挂掉了通讯,“好了,圆满解决。”

    “嗯,原来是这样,看来真的只是不过他们还真不错,居然还为此特意来通知,虽然晚了点,不过谁能想到这陨石会嘛,也不能怪他们。”魅魔对于对方的难处也表示理解,毕竟这种意外是常有的,只不过这次闹得稍微大了点。

    “算了,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由于贝蒙斯坦没有伤害到她的花田,所以幽香也决定就这么把这一页翻过去了,“那既然没事现在就各回各家吧,我也很累呢啊梅蒂欣诶,梅蒂欣跟爱丽丝是不是还在外面玩呢?”

    “并没有,幽香小姐,她们两位在你说让她们找地方玩之后就一道去了爱丽丝小姐的洋馆,现在还在那里。”西斯特姆汇报。

    “哦,这样就好,那,我先走了。”幽香摆了下手,潇洒的离开了,挥了挥幽阳,却留下了一堆活口。

    “嘛,我倒是还打得挺开心的,可惜他们也没有其他的了,残念我也回去了,拜。”萃香化为雾气,也消散在了当场。

    “我也就这样了,赶紧回去歇会儿话说我把魔理沙扔哪去了?唉,老年痴呆了,这脑子”魅魔装模作样的敲着自己的脑袋飘远了,真不知道魔理沙是不是还活着。

    “咳啊我也撤了,紫,你就自己在这里收拾残局吧。”打了个呵欠,我朝着彼岸居的方向迈开了步子,留下八云紫一个人傻站在那里,蓦地,八云紫突然又动了。

    “诶?诶诶诶诶????你们都听懂了?你们都听得懂外星语吗?”八云紫的声音响彻整个丘陵地区,然而这里已经没有人了,“至少给我解释一下啊!”

    “解释什么啊?有什么好解释的啊?”我看着突然在自己面前打开的隙间,以及从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来的八云紫,心里一阵后怕,要不是第六感强悍,感觉到不对停住了脚步,我刚才很有可能就这么一口亲上去,要是那样我今天的贞操可就不保了,你见过油咖喱沾到衣服上之后有哪一次是可以轻松洗掉的吗?

    “当然是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们刚才的对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懂啊!”八云紫抓着我的肩膀不住的摇晃,差点把我摇得手脚抽抽口吐白沫,“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是一副精通外星语的样子啊!我才是妖怪贤者吧!为什么你们随便拉出来一个人就比我更有才啊!我赵日天不服啊!”

    “你服不服关我屁事?只要你现在别扶着我就行,我要回家了。”我绕过八云紫,继续往家走,才不想解释嘞,好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