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巨型化的设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一十一章 巨型化的设想

    “不要啊大佬!”八云紫突然从隙间里扑出来抱着我的大腿就不松手了,“不要丢下我啊大佬!”

    “滚粗!老子腿上不缺挂件!”我抬起大腿用力的甩,但是直到我把脚上的鞋都甩飞了,八云紫还是在上面抱着不撒手,这就让我很那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只想知道之前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你们说的那些叽里咕噜的外星语又是什么意思!”八云紫还是没撒手,看来是一定要等我妥协之后才放我回去了,“只要你解释清楚,我就放了你。”

    “其实很简单,就是伊菲拉尔人把贝蒙斯坦封印在了陨石里,本来那颗陨石是作为一颗环绕着伊菲拉尔星的小星球环绕着的,已经持续了好几百年了,基本上也没有哪个伊菲拉尔人会去注意它。”

    伊菲拉尔星也是一个跟幻想乡一样同时存在异力文明和科技文明的地方,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去看看。

    “所以,当这一次有另一颗小行星撞上了这颗小星球,导致小星球破碎了一部分,重心改变冲出了轨道飞到了我们这边,而伊菲拉尔人过了好几天才发现,赶过来追,但是一直追到地球附近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来不及了,陨石已经不见了,他们怕陨石掉到了地球上导致贝蒙斯坦脱困而出,,所以他们才发送电波试图告诉地球人贝蒙斯坦的危害,习性以及弱点。”

    “那然后呢?”八云紫追问

    “然后我就告诉他们贝蒙斯坦已经被我们的金刚萝莉ultraman-suika做掉了,叫他们不用担心,安心回去就好,他们就道歉之后回去了,然后就没了,怎么,你还打算有什么?”我是很不理解啦,这样的结果有什么不好的吗?看得出来伊菲拉尔人是一些很讲义气的外星人,幻想乡又没受到什么破坏,唯一倒霉的只有魔理沙而已,这样的结果八云紫居然还不满意?“你还有什么不满?趁着伊菲拉尔人还没走远建议你赶紧说,他们的星球距离我们可不近,你再想找他们可费劲了。”

    “不我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觉得这个结果太正常了,有点不符合幻想乡的总之就像是红魔馆跟爆炸之间的关系一样的那种东西,对,应该叫标准结局吧。”八云紫想了半天才想到了合适的形容词,顺便又卖了一波红魔馆,“这个故事的结局居然没有转折,这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啊。”

    “你现在朝他们的宇宙船开一炮,马上就有转折了,你想试试不?”想要转折还不简单?只要八云紫希望,我能让整个宇宙瞬间跟幻想乡开战,只要她能承受后果。

    “还是算了吧,我累了,要回家睡觉。”八云紫真是念完经打和尚,过了河就拆桥,刚才还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求我,现在听完了一道隙间就跑路了,留下我一个人还得慢慢走回家,嗯,决定了,让蓝在她睡觉的时候偷偷在她脸上留点记号好了,相信蓝不会拒绝吧。

    絮絮叨叨的挪回了家里,我很疲惫,幸好我还有女朋友哈哈哈哈哈霖之助哟,老子这种待遇你享受得到吗?

    某霖之助(装作在漫不经心的看书,实际上是在看着朱鹭子在店里打扫的背影):唉全世界都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谜之音:别再叫自己单身狗了,要是在你这个年纪,狗早都死了。

    “呼极乐”舒服的泡进澡盆里,我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身体上的疲劳都消失了一部分,只不过为何墙上会有几根金色的毛?八云紫!用完了老子的浴室居然也不好好清理干净!还把这弯弯曲曲的o毛留在这里!“西斯特姆。”

    “sir。”

    “确定现在的对话只有你我能听见吧。”

    “是的sir。”

    “你觉得,我这个设想如何?”怪兽出现了,在巨大的怪兽面前我们的攻击居然暴露出了如此巨大的缺陷,这不能不让我警觉起来。

    “嗯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将流亡者巨大化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关键在于到底要扩大多少,如果太过于巨大,材料和能源就可能会成为绊脚石。”西斯特姆给出了客观的评价,“所以,sir,您希望如何?”

    “大小很重要,不要相信别人告诉你的所谓大小不重要。”我的流亡者体积虽然较小,但是这主要是为了能在任何地形使用,但是如果仅仅是作为本土防御用,巨大化也不是什么问题,“怪兽不是一般大约五六十米高?我们就来做个一百米的!对,一百米!照着这个规格给我出设计图,然后我再修改细节部分。”

    “了解了,sir。”

    “内部设计有任何问题立刻通知我,我可不想凿出一个失败的作品。”我讨厌失败,因为失败很丢人,虽然有人跟自己一起失败(仅限于萌妹纸以及萌大妈)的感觉,但是一个人失败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请安心,sir,我会依照您所设定的流程进行工作。”

    “嗯,去吧。”静静的躺在热水中,我的双眼直视着天花板,浴室的灯光是特制的,完全不会让我感到晃眼,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思绪也渐渐地飞到了其他地方,“必须强化流亡者的能量供应,还有强化我自己”

    轻微的声音将我的思绪唤回,我降低视线,发现浴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条小缝,过了一会儿,铃仙裹着浴巾满面通红的闪了进来,“秦大人我那个”

    “铃仙?”我眼珠一转,差点掉出来,“商量个事情呗。”

    “哈依?”铃仙的头上冒出两个问号,“怎么了吗?”

    “不,只是过来让我舔你一口。”我朝铃仙伸出了手,我知道铃仙不可能也没办法拒绝,因为就在铃仙进门的时候,我听见浴室的门发出‘咔哒’一声,明显是从外面锁住了,而会干这种事的这间屋子里就只有一个人了,没想到我的大记者也会害羞,还找了个替死鬼来(笑)。

    “呜”铃仙脸上的蒸汽变得比浴室里的水汽还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