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为什么别的猪脚是越战越强,我却是卧病在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十九章 为什么别的猪脚是越战越强,我却是卧病在床

    。

    “你干什么去?”我把枕头拨开。

    “给你寻点药去,老实等着。”文文出门直奔人之里。

    “唉……”我打了个滚,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放纵西斯特姆了。

    人之里,八意制药。

    “铃仙,给我来些跌打药。”文文很快就到达了人之里。

    “文文桑?”铃仙有些奇怪,“你看上去没什么事啊。”

    “不是我,是秦钺炀,他快瘫痪了。”

    “啊?”

    “不过被我抢救回来了。”

    “哦……啊?”

    “别一惊一乍的了,拿药啊!”

    “哦哦。”铃仙从柜子里翻出一大堆,内服的,外用的,贴的,液体的,膏状的。

    “全拿上吧。”文文一把揽上去,但却抱不过来。

    “我也一起去!”铃仙抱起了剩下的,两个人一路狂奔到流亡者工厂。

    过了一会儿。

    “怎么搞成这样啊,秦大人。”铃仙拿着药和水杯递过来,“您不是去问风见幽香大人花店的事了吗?”

    “问?他跟一帖膏药贴在我腰上,弄得我差点把嘴里的药吐出去。

    “我看看。”铃仙接回水杯放下,摸了摸我的头,“不烧啊。”

    “可能是脑子的问题。”文文在我腰背上贴满了膏药,连缝里都糊满了药膏,“你有治脑子的药吗?”

    “好像有。”铃仙从身上掏出记录表,“有脑残片,不过没拿来。”

    “我脑子没问题!”我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小丫头了,我如此英明神武的大脑,怎么到她们这里就成了脑残了!“风见幽香先动的手,我不还手凭什么呀!再说了,我不是活着呢么。”

    “等你死了就晚了。”文文占据地利,往我的后背上拍巴掌,“我让你长点记性。”

    “随意。”文文的巴掌我还真不在乎,我的身体,杠杠的,不过我的肚子太不争气,被拍的直叫唤。

    “什么动静?”声音大的连一边整理药的铃仙都听见了,“文文桑,你听见了吗?”

    “好像是……他的肚子?”文文俯下身子在我的背上听了一阵,低头看我,“你,饿了?”

    “没有!”我马上否认“我只是没吃饭而已。”

    “那有什么区别?”文文跳下床,拉开冰箱,“怎么你冰箱里是空的?”

    “真的诶,空冰箱为什么还通电啊?”铃仙也凑上去看。

    “你们怎么知道冰箱的?”我记得幻想乡是没有冰箱的,至少我没见过。

    “月之都有冰箱啊。”铃仙的回答,“永远亭也有,公主一直在用呢。”

    “河童制造,妖怪山上很受欢迎的。”文文解释,“你这就一点吃的都没有吗?”

    “我吃的不放冰箱里。”我示意铃仙把冰箱上面的大碗拿过来,“我吃的在那里面。”

    “这什么啊?”铃仙看着大碗里紫黑色的东西。

    “我看看。”文文用手指头弄了一点放进嘴里,“呸呸呸,什么呀这是!又苦又涩的,难以下咽。”

    “观音土。”我接过大碗,“咽下去会有饱腹感,而且因为不消化,可以减少排泄,很节约时间的。”

    “这怎么行啊!”铃仙一把把碗抢过去,“这东西怎么能吃啊!脂肪和糖分摄入根本不够吧!您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脂肪和糖分?不都在那边吗?”我指指桌子上的色拉油和白砂糖,“我在以前去过的星球上学的,不行还有盐水呢。”

    “你特么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文文突然爆发,直接抢过观音土扔到窗外,“铃仙,没收那些东西,盯住他别让他乱动!搜刮整个工厂,连个渣也别留给他!”

    “了解!”铃仙敬了个礼,把我所有的存粮都收走了,“秦大人,您好好反思吧!”

    “西斯特姆,赶快阻止她们啊!”

    “sir,您给她们的权限太高了,我无能为力。”

    “我丢雷楼……”我突然反应过来她老母严格意义上就是我,用出了洪荒之力才把最后一个字咽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