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妖忌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一十三章 妖忌斩

    “那些龙骨兵什么的我也听说了,真不知道都是从哪冒出来的,想做出那么多龙骨兵,首先就得有大量的黑龙骨骼啊”慧音皱起了眉头,这些龙骨兵明显不是自己出现的,而是被人召唤出来的,但是如果你想召唤用黑龙骨头做成的骷髅兵,那你至少也应该有黑龙骨头才行啊,然而在幻想乡里,别说黑龙,就连龙都没有,更不要说能囤积大量黑龙骨头的人了。

    “八云紫可能有,但是她怎么可能自己攻击幻想乡?她除非脑子进水银了才会干出这种事。”妹红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双手抓着脑袋不停地挠。

    “诶,来了。”加岛勇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上面是两碗面,“一份普通号一份双倍加量号,慢用。”

    “嗯算了!不想了!就凭我这脑容量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交给秦钺炀他们去头疼吧,吃饭吃饭!”妹红放弃了,毕竟她的脑容量真的不是很大,可能也就跟个正常人差不多。

    “不,有件事情我们还是想一下吧。”慧音却觉得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思考,“守矢神社在妖怪山上,我们怎么上去?”

    “诶?”

    与此同时,冥界,白玉楼。

    “呼”妖梦正在庭院之中进行着自己每日的必修课,挥剑天知道多少次,幽幽子这时候正在睡懒觉,因此妖梦可以放心的修炼,然而,今天,妖梦的表情却有着一丝凝重,“不行,这样的剑不行”

    事实上,在跟咲夜组队对付龙骨兵的时候,妖梦的战绩非常的差,当然咲夜其实也没好到什么地方去,因为那些龙骨兵实在太过于坚韧,身上又没有要害,使得这两个善用武器的妹子的实力大打折扣,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伐木场工人的帮助下将所有龙骨兵销毁,这让妖梦感到非常难以接受。

    妖梦一下一下的挥动着手中的剑,只不过她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挥剑之上,直到某一刻,她的身体突然一僵,在她的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身穿连兜帽长斗篷的身影,就是这个身影让妖梦一瞬间发生了失神。

    “你的剑还是太过于钝了啊,妖梦。”声音从兜帽下面传出,是个老人的声音。

    “爷爷”妖梦颤抖着转过了身子,看向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啊,妖梦,你看上去长大了不少啊”人影掀开了兜帽,露出了一张苍老但是生气十足的脸,正是妖梦那很久之前就失踪的师傅兼爷爷没错,先是师傅,然后才是爷爷的魂魄妖忌,大剑豪魂魄妖忌,“不过你的剑,虽然有了些变化,但是不像是你自己悟出来的,有其他人指导过你?”

    “是”妖梦讲述了过去曾经跟我切磋的往事,“在秦先生的帮助下,我修改了一些”

    “索德布雷加真是奇妙的他的剑很强,我能看得出来,但是他的剑也并不完全适合你,我的也一样,所以,虽然你在我的基础上加上了他的变化,但是终究没有自己的剑。”魂魄妖忌对于我这个素未谋面的怪人表现出了不加掩饰的赞赏,这是他单从剑上看出来的,“没想到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幻想乡居然又出了这样一位剑术大师,有机会真想一起讨教讨教嗯?看来有机会。”

    “的确有机会。”我今天本来是来白玉楼跟妖梦了解一下那些龙骨兵的问题,没想到刚一结束穿梭次元就看见白玉楼里多了一个人,识别信号跟妖梦的相似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足以证明这个人也是个半人半灵,而再从这个人的发型,声音以及体型入手,很容易就能得出一个结论,魂魄妖忌,传说中的星河剑圣大雾。

    “秦先生,贵安。”因为本人的身高比较矮,再加上妖梦的精神还处于动荡之中,直到魂魄妖忌开口并且侧过了半个身子妖梦才发现我。

    “早上好妖梦,本来我就是来谈正式的,不过就现在看来晚个几分钟也没关系对吧。”我今天没有装备流亡者,但是却带了波动战刀,目的原本是为了防止自己也突然遇上龙骨兵什么的,有武器在手自然不一样,“如何?”

    “呃”妖梦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同意。”幸好这有大辈,虽然按照辈分来说我比魂魄妖忌还大上好几百辈。

    “来啊。”我拔出波动战刀,“我觉得会有惊喜。”

    “的确会有惊喜。”魂魄妖忌也拔出了自己的剑,但是

    “木剑?”

    “就是木剑。”魂魄妖忌持着木剑朝我加速跑了过来,“别愣着了!”

    “愣着?不,我已经在动了。”在妖梦那略带担忧的目光中,我和魂魄妖忌的身影一闪而过,下一秒,我们已经出现在了相反的位置,背对着对方。

    “如何?”魂魄妖忌转过身,将木剑还鞘,“以索德布雷加的眼光来看,这样的剑术可还值得一看?”

    “这种比试毫无意义”我看了看手上的波动战刀,随手扔到一边,波动战刀落地的同时,刀身断成了两节,“你的剑比我的更强,我早该看出来了,真是非常漂亮的招式,总该有个名字吧,叫什么?”

    “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呢。”魂魄妖忌摇了摇头,“不过如果一定要我现在就给它命个名的话,我会叫它妖忌斩,因为,这就是我自己的剑。”

    “我的剑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折断了。”自从我索德布雷加之剑损坏的那一天,可以说我就已经失去自己的剑了,“本来我还想先谈谈龙骨兵的问题,不过再等两天也没什么关系,你说对吧,幽幽子。”

    “那些龙骨兵没有灵魂之火,不是一般的不死生物,我记得四季映姬也有类似的召唤能力,只不过你应该也见过,她所召唤出来的都只是稍微强一点的普通骷髅兵。”幽幽子自从我刚才出现之后就一直飘在走廊下了,一直在观看我们的对话,“如果你想自行调查,不如从这个方向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