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随机型宴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五章 随机型宴会

    “汉子?可笑,世界上哪还有能让我看上眼的汉子?”(b响起: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风见幽香不屑一顾,指着远处在缆车前排队的人之里村民和大部分妖怪,毕竟能在妖怪山上飞行的非妖怪山人加起来也就这么几个,“你看看他们,和谐确实很好,但是也让他们失去了强化的机会,站在顶点的人可不会是从那种和谐的环境中诞生的。”

    “你把话题扯那么远也没有用。”幽香的话听起来很有大道理,但是其实如果没被她的套路所迷惑就能听出她根本就是在转移话题,“我上次去永远亭帮永琳她们控制毒的时候跟她商量了相亲大会的事,到时候你可得给我去参加,我会亲自压着你去的!”

    “客官不可以!”幽香傻眼了,“只有这个请您饶了我吧!”

    “幽香,梅蒂欣,早上好啊。”就在幽香正在向梅蒂欣求饶的时候,爱丽丝从后面赶了上来,“你们这是……”

    “啊,没什么。”幽香连忙再次岔开话题,“啊,还是只有上海,看来新人偶没能赶上啊。”

    “是啊,真可惜。”爱丽丝的肩膀上只坐着上海,这就代表爱丽丝的新型人偶没有完成,事实上,别找我帮忙了,爱丽丝目前连基础设计都没有完成,每次做出设计之后爱丽丝都觉得新人偶跟上海好像用了同一个模子,“上去吧?去缆车那里排个队,应该很快。”

    “不……我们……”幽香刚想她们用不着排队坐缆车,就被梅蒂欣偷偷踩了一脚。

    “好啊,一起吧。”梅蒂欣面不改色,丝毫没有做了动作的迹象,“上海,过来让我抱抱。”

    与此同时,守矢神社,我的团队和八云紫的团队是最先到的,当然,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是飞上来的,八云紫是被蓝抬上来的,据是昨天晚上睡觉姿势不对,早上一醒腰就动不了了,为此我正坐在八云紫身上给她正骨,听着身下八云紫杀猪一样的惨叫,我的心情愉♂悦了许多。

    “时间差不多了。”神奈子抬头看了看天,“这次的表世界主要是供我们传教用的,所以像你们这些没办法被洗脑的顽固分子,都给我到里世界待着吧。”

    之前也过了,这次宴会分为表层宴会与里层宴会,前者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后者则只允许非人类加入,当然这种法其实不够完善,按照更加势利一点的法就是,前者是可以被洗脑成信徒逇人参加的,后者则是像我这种已经信仰了别的教派(金钱教)的,风见幽香那样不信教的,还有像大栗旬之助这种马上就要走信了教也没用的。

    没错,大栗旬之助也在宴会的邀请名单之中,而且是少有的能进入里世界宴会的人类,除了他之外,能进入里世界宴会的人类只有像是铃阿求加岛勇加贺川千代纸这样的顽固派,或者是想魔理沙那样没人把她当人类看的不明生物。

    “请跟我来吧。”早苗就比神奈子有礼貌多了,果然大妈都是信不得的生物,“这边。”

    里世界宴会跟以往的宴会不同,由于守矢神社三人……三神都是从外界过来的,因此这次的宴会也很有外界风格,都是一张一张的大圆桌,而不像幻想乡传统的马蜂窝型宴会,处于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我跟八云紫坐到了同一张桌子边上,我看了一下,是十三号桌,再之后来的人好像就要靠抽签决定坐在哪一桌了。

    时间又过了一个时,人都差不多来齐了,遗憾的是,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文文她们居然去守矢神社其他地方参观了,还拉上了蓝和橙喵,这最终导致当她们回来的时候抽签没有一个抽到我们这十三号桌的,真是……一定有黑箱操作。

    “你好像对于幽幽子大人坐在这很不满啊!”幽幽子飘到了桌面上两眼直勾勾等着我,没错,来的不好好的不来,幽幽子居然抽到的是十三号签,此外在我们这一桌的还有自从坐下打过招呼之后就开始鼻子冒泡的美铃,从异世界外界来的倒霉孩子大栗旬之助,以及因为不能跟梅蒂欣一张桌子到现在还摆着一张诺基亚脸的幽香。

    “哟,瞧您的,我哪敢呢,回头您再把我吃了。”我毫不费力地把幽幽子推回到她自己的位置上去,亡灵就是这么轻,怪不得现在女鬼都不敢出来了,吊丝太多,女鬼出来分分钟就变了老婆,至于女鬼的杀伤力……拜托,你们没听过秽物辟邪吗?随便从垃圾桶里抓一把已经板结的卫生纸,你看哪个鬼敢近身?你看那《死神来了》里,哪次死的是吊丝?全都是他妈人生银家,死了也活该。

    “你一定是在敷衍我,不过幽幽子大人肚量大,不跟你一般见识……喂,饭呢!想饿死亡灵吗!!!”都大人不记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当然狄阁老肚子里能不能撑船我不知道,但是幽幽子肚子里肯定能盛下一艘船。

    “啊……”可怜的被加进了大佬群里的倒霉孩子大栗旬之助双手捂脸不忍直视。

    “怎么,觉得不能接受?”八云紫治好了腰就开始调戏正太,当年我刚来幻想乡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待遇?我也很年轻啊!(八云紫: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这话也不害臊?)

    “啊……哈哈……这个幻想乡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大栗旬之助不知道什么好,虽然八云紫那张伪善的面孔装得很逼真,但是风见幽香那张诺基亚脸还是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忍忍吧,等这次宴会结束就可以把你送回去了。”我已经从八云紫口中知道她已经找到对应的世界了,只差最后一步,“美铃,别睡了……吃饭了!”

    “啊?”美铃一下子惊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这才发现桌上什么都没有,“秦大佬你又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