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剧毒,比我的毒更毒-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二十七章 剧毒,比我的毒更毒

    “还有一半儿吧”我一直在用生化计算机发送生物电来制止自己身体的动作,但是也越来越无效了,“据西斯特姆的报告说,露娜萨她们已经全都被洗脑了,现在连音乐都是录音机在放!”

    西斯特姆并没有受到影响,看来诹访大舞的威力对于人工智能这种没有身体的存在无效,这也正常,我们这些人也只是感觉身体不听指令,而不是脑思维上出现了被控制的问题,看来诹访大舞只会作用于身体,而拜此所赐,西斯特姆布置在守矢神社上空用来放防止意外事件的高空摄像机依然还在忠实的工作着。

    “我快撑不住了”八云紫脸都憋紫了,双腿不住的颤抖就跟快要漏尿了一样,但是我很清楚,她只是在尽力让自己的双腿不要乱动而已,“要是我听不见就好了!诶?有声与无声的境界!”八云紫利用自己的(那迟来的)智慧,当时就解除了自己的危机,所以说会动脑子的人就用不着那么累了。

    “对啊!我怎么也忘了!”我也突然反应过来其实我根本不用如此忍耐,可能是诹访大舞的音乐出现的太过于突然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有想到,不过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反正诹访大舞的曲子至少还有五分之二呢,“生化计算机,关闭听觉系统!”

    智商上线之后,我的耳边瞬间清净了,我情不自禁的开始眯起眼睛哼小曲,然后被打了,“啊!风见幽香!你居然敢打我!连我丈母娘都没有打过我!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家,要么法庭上见!”

    风见幽香传来的回答是另一只威力更大的拳头,正中我的前胸,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再一次的被强化到了继续进化就会迎来毁灭的究极程度,这一拳少不得要把我打成个五内俱焚,但是风见幽香并没有就此打住,她一把把我推倒在地上,坐在我腰上就对着我上半身一通暴打,无奈之下我只能暂时用双臂挡住脸,但也因此失去了视线,又因为关闭了听觉,我完全不知道风见幽香是否在说话,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够了!”即使是铁打的身体也禁不住风见幽香这样宛如橡胶机关枪一样的拳头,真不知道她的拳法是不是跟特么叶问学的,不过别说她这半吊子的伪寸拳,就是真叶问来了我也未必会在擂台上输给他,打不过怕什么,架不住我禁揍啊,就这样,我一手一个将风见幽香两只小拳拳全都包了圆,“还敢学别人小拳拳捶我胸口?差点就把我锤死了你造吗?”

    我双手一拉,一记头槌砸在了幽香额头上将她从我腰上撞了出去,然后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而幽香也正好在这时候从地上起来,当时我捂着脑袋捂着脸,撅着屁股就跟她打起来了,就是这么有骨气!

    诹访子(长者模式)语:秦钺炀,你这不像是打人的姿势,你这像挨打的姿势。

    我:挨打我都能说的这么荡气回肠霸气侧漏,你们做得到吗?其他人做得到吗?(颜艺脸)

    我跟风见幽香一直战斗到诹访大舞的音乐结束(诹访子:你不是在挨打吗?我:你知道无敌的炎头为什么总是倒下吗?),一屋子人几乎也在同时全都散了架,到最后,其实只剩下我们三个(我,紫加上跟我打起来的幽香(诹访子:你明明就是在挨打吧。我:咱能不提这件事了吗?))还没有被诹访大舞那强大的傀儡术所控制,所以,当音乐结束之后,连永琳她们都倒在了地上,诹访大舞真不愧是幻想乡第一生化武器。

    “呼,发挥完美啊早苗,这样一来很快就会恢复到鼎盛时期了吧。”神奈子跟早苗有说有笑的走进来,刚一进门就被上百双杀气腾腾的眼睛盯住了,把早苗吓得直接躲到了神奈子身后,至于诹访子从音乐结束的一刻就躲进帽子里死活都不出来了,“怎么了你们?怎么一个个看着跟中了心灵终结仪一样啊?”

    “你还有脸问!”近乎暴走的动静,幻想乡还从来没有如此的团结过。

    十分钟后。

    “诹访子我记得我有说过,不能在这堆人面前传教吧!”神奈子看着面前的帽子(诹访子躲在里面装死),“还不赶紧出来道歉!这间屋子原本设置好的隔音板也是被你拆掉了吧!”

    “”诹访子的帽子没有任何动静,宛如一介长者一般。

    “算了看她这样子今天是不打算出来了。”我装作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的样子,暗中朝紫使了个眼色,紫立刻会意,从隙间里掏出一大盆岩浆,“那就把这顶帽子扔到岩浆里烧掉以示处罚吧!”我突然举起帽子,做出要扔的样子,诹访子下一秒就从帽子里钻了出来,看见没,这一招百试百灵。

    “你自求多福。”神奈子拉着一脸不忍的早苗退后到了墙边,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明年清明节和七月十五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

    “你说我们怎么处理她呢?”萃香举着伊吹瓢靠在我腰上,“知道你鬼点子多,虽然有不少都是馊的,不过今天”萃香环视四周的愤怒群众,“今天我们不怕馊。”

    “简单,她不是喜欢传教吗,不是喜欢跳诹访大舞吗?”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掏出法宝来,“那就罚她一边背道德经一边抄大藏经一边跳八意健身操!”

    注:诹访大舞经常用八意健身操开头,而且二者腿部动作较为相似,所以导致很多人误以为诹访大舞就是八意健身操,但其实二者完全是不同的东西,诹访大舞乃是守矢神社用来传播神道教所用之仪式,八意健身操则是永远亭及月之都为了推广拜月神教(大雾)而出品的套路。

    “那还是让我跳岩浆吧!”诹访子悲愤的冲到岩浆盆旁边,作势欲跳,“别拦着我!都别拦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