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过去的故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三十三章 过去的故事

    一阵折腾之后,我跟八云紫讲清楚了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听得她一愣一愣的,直呼自己走的不是时候,至于幽幽子到底去哪了呢?没人知道,而且现在也没人关心了,原因自然是因为八云紫又开始安利了,至于安利对象当然就是早苗了,毕竟老牌自机嘛(大雾)。

    “所以,我希望早苗你也加入城管的队伍,让我们的治安管理进一步强化,你意下如何?”我们早有将早苗纳入麾下的计划,只是没想到八云紫居然会在这种场合提出来,“城管的福利很好,工作又很轻松,天塌下来也有大阁领顶着,很不错哟。”

    “诶?我?”早苗早知道城管的存在了,毕竟也在幻想乡呆了一年了,可是让她自己也加入这种事她还真是没想过,“那个我本人当然是没问题,但是我想了解一下城管的事迹,以便寻找一个努力的方向!”

    早苗始终觉得自己有所不足,这样很好,能认识到自己不够强的人才能不断提高,就好像魔理沙一样,那张叫重身幻影的符卡就是证据,你再看灵梦,从我认识她到现在她就没出过什么像样的升级,仅有的几个新符卡还是照搬别人的符卡然后改的,简直是典型的反面教材。

    “当然没问题。”紫一把就把因为浑身不自在而摆着一张光棍脸的灵梦拉了过来,“灵梦可是幻想乡的老牌博丽技校精英,八心八箭白穷美,城管大队副扛把子以及人之里夜总会高级会员咳,最后这个没有,总之你有问题都可以问她,她可不敢不回答,对吧灵梦”

    紫转头看向灵梦,在一个除了灵梦之外谁都发现不了的角度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面孔,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呢,原因很简单,你想,屋里那么多人,怎么可能有一个角度让八云紫的脸只能让灵梦一个人看到?答案当然是我帮忙挡着来的,所以这一切我自然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嘛就算是吧”在八云紫的威压之下,灵梦只有妥协,可是即使她已经做出了(自认为)如此之大的牺牲,却也没猜到接下来的剧情。

    “我我想知道红雾异变时期的事情!”早苗突然掏出一份报纸,正是当年文文对于红雾异变的报道,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啊,红雾异变啊,还真是怀念呢。”蕾咪晃着手里的装满红酒牌葡萄汁的高脚杯,露出一副邪魅的微笑,不知情的人看到了肯定会高呼‘我的大小姐不可能这么威严!’,不过实际上呢,我们的威严酱只是把未来一百年的威严透支了而已,而就我所知道的,蕾咪到目前为止已经透支了超过两千七百年的威严,眼看就要到底线了,威严贷款好像只能贷款到未来三千年而已,“当时还真是被秦钺炀狠狠的骂了一顿呢,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们现在才能跟芙兰如此和睦的待在一起,你说是吧,咲夜。”

    “是,大小姐。”不知何时已经回来的咲夜站在蕾咪旁边低着头露出一抹微笑,“您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们那次都被秦先生再教育了,原来我们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都只是在钻牛角尖而已。”

    “是啊”蕾米莉亚放下杯子,抬头透过之前被闪电劈开的屋顶看着那碧蓝的天际,又看了看附近正跟露米娅闹成一团的芙兰,笑容变得更加显而易见,“来幻想乡还真是来对了呢。”在连咲夜都没能注意到的千分之一秒中,蕾咪隐蔽的用眼角瞥了我一下,连我都没有注意到,如果有你这样一个那倒也不错。

    “嗯?”虽然没注意到眼神,但是我还是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当我转头看向蕾咪那里的时候,当然是什么都没发现,但我更清楚我刚才的感觉绝对不是错觉,联想到早苗所说出的红雾异变,我当场就猜了个**不离十,在怀念过去吗蕾咪你摆脱不了我的,叫过一声欧尼酱,我这一生都是你欧尼酱。

    “红雾异变呢,真是当时我还是个jk,哪像现在”文文也想起了那个时候,当时我们还没正式确定(**)关系呢,“你真是个邪恶的家伙,我就这么被你带坏了。”

    “天地良心,到底是谁带坏的谁?”这我就不能忍了,当初也不知道是谁乱拍照片结果被我脱了内裤堵在嘴里来的,当时我们谁也没想到我们日后会是这种关系了,没错,日后,俗话说得好,饭不吃了,改日吧(注:这里的‘日’和上白沢慧音中的‘上’一样都是动词大雾)。

    然而问题来了,虽然早苗提起的红雾异变勾起了我们很多人的美好回忆,但是,对于灵梦来说这就很尴尬了,因为红雾异变的时候压根没她什么事,无论是过程也好结果也罢,她知道的不比文文在报纸上写的多出多少。

    “咳红雾异变啊,这个”灵梦的脸上开始冒汗了,我站的位置离她太远,她连求援都做不到,幸好灵梦还是很聪明的,她一眼就看到了身边正打算看好戏的油咖喱,“那件事我没亲身参与,所以还是请八云紫给你讲吧,我先出去透透气。”

    灵梦在八云紫反应过来之前冲出了屋子来到了走廊上,无视了院子里正一边背道德经一边抄大藏经一边跳八意健身操的诹访子和在旁边一边监督一边喝酒的萃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早苗的目光直看向八云紫,如此认真的眼神即使以八云紫的脸皮也禁不住脸上冒汗,“紫大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就请您一定仔细讲讲吧!”

    “好吧,那就我来讲。”八云紫没办法,再不挽回形象自己这‘妖怪闲者’又要威严扫地了,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幻想乡有头有脸的人的面威严扫地,那可是暴击伤害了,“想听的都过来,听紫姐姐给你们讲述过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