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黑暗家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三十四章 黑暗家族

    “哦哦哦,这个我知道!”美铃也冒出来了,这一个个神出鬼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而且关键是她明明之前是被咲夜拖出去的,可是现在衣服也没换啊,那咲夜到底拉她出去干什么?“我们华夏国就有这样的老话,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杀气十足的眼神)姐姐讲那,过去的事情。”

    “喂你们华夏国的人听个故事也太可怕了吧!”小铃一听就坐不住了,“别的我都能理解,可为什呢么要坐在高高的骨灰旁边?”

    “好了不要说了。”美铃正不知道怎么回答小铃这个无厘头的问题,幸好八云紫(看在她也胸大的份上)替她解了围,“都听我讲,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那红雾异变的时候”

    就这样,八云紫从跟我交流城管计划开始说起了,早苗和一众妹子听得如此如醉,我和文文两个在旁边听得昏昏欲睡,没办法,这事情就是我们两个亲身经历过的,那八云紫说的再精彩那还能比我们亲自体验过的精彩?别的不说,就说我和美铃对打的那一段,八云紫就说的乱七八糟的,连什么叶问拳都出来了,当时哪有这些啊?

    “真够能胡扯的”美铃也是听了一会儿之后就自己退了出来,八云紫说书的水平真是让她不敢恭维,“秦大佬,你说她都怎么想到这些的?”

    “还能怎么想?瞎鸡o吹呗。”我这两句用的是地道的华夏国语,也就是中文,以防八云紫听到,反正美铃听得懂。

    “当时,秦钺炀由于不熟悉蕾米莉亚的攻击方式,被一枪穿了心!”八云紫一拍手里的醒木,“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八云紫正讲到我被蕾米莉亚一发神枪差点钉死(其实离死还远着,不过也因此而导致文文暴走,从而再次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严格来说,蕾米莉亚也算是我们的月老了),却在早苗兴致正浓的时候停了下来,这让周围很多人都很不满,“容我缓缓容我缓缓”八云紫拿起杯子大口灌水,“嗓子受不了了。”

    “哼”八云紫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看得我十分想笑,只能唱歌来缓解,又由于刚才想到了月老,我索性就唱上了月老,用的是中文,“夜深了,月牙出来了,人都说那月牙像月老,月老他教给我提着刀就把人杀啊”

    “嘿!秦钺炀!你别唱了!过来替我说!你这正主知道的肯定比我清楚!”然而我这一唱歌却也惹了祸害,居然把八云紫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这下不好跑了,早苗那眼神谁看了都得心虚。

    “好吧,我说就我说。”没办法,赶鸭子上架那也得硬着头皮上啊,就这么着,我代替了八云紫的位置继续讲了下去,“上回书说到,这个我被蕾米莉亚一枪穿了心,不过呢,都知道我是不死人,这点伤害是秒不了我的,不过说实话,我当时也没有现在这么皮实,那一枪直接把我扎休克了,现在想想都丢人”

    就在幻想乡阖家欢乐的时候,在魔界,神绮一脚踢开禁闭室的门提前出关了。

    “梦子!梦子!”神绮的语气有些急躁,大声的喊着自己贴身女仆的名字。

    “我在,神绮大人。”梦子很快出现了,“您这是已经成功了吗?”梦子还以为神绮那对于自己的锻炼成功了。

    “还没有,但是我也不得不出来了。”神绮还是没能克服对爱丽丝的变态思想和行动,但是无奈事态紧急,她也只能暂时中断修行了,“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侵袭幻想乡,绝对是神灵级别的力量,恐怕幻想乡还没人察觉得到,我无论如何不能让小爱自己在那里,我要过去,到幻想乡去,无论小爱怎么看我,我都必须跟她一起,梦子,你现在去找萨丽艾尔,告诉她暂时帮你处理魔界事务!快去吧。”

    “是。”梦子领命而去,留下神绮在原地皱眉,“如此强大的力量难道是魔神吗?”

    萨丽艾尔的死亡天使小屋。

    “萨丽艾尔桑,我进来了。”梦子轻轻推开了门,她知道萨丽艾尔一般没有锁门的习惯,反正在魔界也没几个人敢去招惹这位死亡天使,“萨丽艾尔桑?”

    梦子很快就看到了萨丽艾尔的身影,然而让她奇怪的是,萨丽艾尔虽然是死亡天使,但却是白翼,而眼前的这个背影,虽然看上去跟萨丽艾尔一模一样,但是翅膀确是黑色的。

    “萨丽艾尔桑,您把翅膀染色了?”梦子感到很奇怪,一般来说天使可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的翅膀染黑,很容易被误会的。

    “不,你认错人了。”背影转过了身,真的跟萨丽艾尔长的完全一样,只是翅膀变了颜色而已,“我是她的堂姐,来这里看她的,不过她好像没在家,对了,我叫做黑暗萨丽艾尔。”

    “哦,你好,我是梦子,是魔界神神绮大人的女仆。”梦子也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看见从二楼走下来好几个人。

    “这些都是我的兄弟。”黑暗萨丽艾尔介绍着,指着依次从楼梯上下来的四个人,“第一位是我大哥,黑暗扎基。”

    “你好,幸会。”黑暗扎基很随和的摆摆手。

    “然后是我的表弟,黑暗梅菲斯特,第三个是我最小的弟弟,黑暗浮士德,最后这个是我大侄子,叫黑暗路基艾尔。”黑暗萨丽艾尔将四个人依次介绍了个遍,梦子没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一丝谎言的气息,看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唯一让梦子觉得好笑的就是这几个人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像反派。

    “诶?梦子?堂姐还有堂哥?表哥?堂弟?大侄子?你们怎么都来了?”萨丽艾尔看上去是比黑暗梅菲斯特要小,所以对于黑暗萨丽艾尔而言作为表弟的黑暗梅菲斯特到萨丽艾尔这里就变成了表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