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魔神三缺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四章 魔神三缺一

    破灭水晶的效果发挥得非常迅速,一如既往的好用,虽然克拉肯的身躯比起加曼多还要大出许多,而且也不像加曼多一样只有骨架,但是也算快的了,至少幽香给我留下的一个小时的时间根本没用完,差不多才半个小时左右克拉肯这大章鱼就翘了辫子了。

    “好了,收工。”我从克拉肯被破灭水晶侵蚀后遗留的尘埃之中钻出来,当然破灭水晶已经被我放回了盒子里装好,“有谁想吃章鱼烧吗?”

    一块石头正中我的脑门,我仰面栽倒,然后就有一个柔软的屁股压在了我的肚肚上,紧接着就是一顿毒打,至于这是谁打的……我不用说了吧,谁都知道能干出这事的人只有风见幽香,除了她谁敢呢。

    过了一阵子,宇宙的另一端,三位魔神正在这里打牌。

    “嗯?喂,有好玩的事情发生了。”地魔神泰坦的眼睛闪了闪,“克拉肯那家伙被人干掉了。”

    “活该,整天正事不干就知道添乱,我早就反对把那么一个滥竽充数的东西算到我们的四元素魔神的行列里。”风魔神乌拉修斯嘴上不留情,他本来就是相当的反感克拉肯,“死了也好,省的老跟我们惹事败坏我们的名声,真想不通你们以前怎么会同意把那家伙加进来的。”

    “反正缺一个,加进来就加了,不过,虽然他的死活跟我没半毛钱关系,他的实力好歹也能看得过眼,能干掉他的人可不简单,我姑且问一句吧,他怎么死的?”火魔神沙罗曼达是个自我中心的人,他对于克拉肯的死活完全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杀死克拉肯的人。

    “大地之灵告诉我,他好像去招惹神造之神了,结果被做成了章鱼烧。”泰坦回答着,“我也有点后悔当初把他加进来了,这智商明显不是一句脑子有病能解释的,虽然看情况他并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神造之神。”

    “招惹神造之神?那他死得一点都不冤。”沙罗曼达把手上的牌码好,“虽说神造之神的躯体并非由神完成而是由人类完成的,但是那些人类姑且也算得上神裔,更何况神造之神的精神可是包含了混沌之神剩余的全部力量,克拉肯……这个名字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提起的好。”

    “好了好了好了,打牌打牌。”乌拉修斯拍着桌子,示意安静,好好打牌。

    当天晚上,处理完了后续事宜的我疲惫的回到了家门前,神绮并没跟爱丽丝见面,据她自称是还没能完成修行,所以傍晚的时候就又走了,然后我又去了白玉楼,给幽幽子送了一些章鱼烧,结果发现妖忌正在收拾行李,说是明天也要离开了。

    当我离开雾之湖的时候,天空中的大结界还没有修好,但是我太累了,没心情去管那些了,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感觉整个神经都处于混沌状态,绝也不知道去哪了,艾尔又联系说今天和小9一起住在守矢神社,乱七八糟的赶到一起,让我的脑子几乎变成了浆糊。

    关于其他人的去向,我也仅仅是隐隐约约还有些印象,幽香打了我一顿实际也没怎么用力,那力道跟捶背差不多,打完之后也摇摇晃晃的回家了,永琳没动,说是要先把自己的骨头都接回去之后再走,萃香不声不响的消失了,魅魔则是拿回了之前扔的魔理沙手办之后才走,紫她们还在修理大结界。

    我疲惫的靠在了门上,连打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太正常,就算我再怎么疲惫也不会这样,我的身体,难道又出什么问题了?对了,破灭水晶,我一定是距离破灭水晶太近了,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到但还是受了影响,记得帕秋莉是说过她在长时间研究破灭水晶之后出现了虚弱的反应,当时我还以为是她太过于劳累,还说了她几句,没想到……

    意识渐渐远去,我不由自主的倒在了房门前的地上,我的左臂还能动,但是我的脑袋却发不出移动左手的指令,,或者说我的脑子已经停止运转了,什么指令都发不出来,啊,好讨厌的感觉啊,我不想回到那座监牢,不……

    记忆中最后的印象,是西斯特姆呼叫了铃仙,话说艾尔并没说铃仙也会留在守矢神社,吧……

    一片黑暗。

    “嗯……”意识渐渐恢复,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再次上线了,只是完全启动还需要点时间,之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连生化计算机都关机了,有可能是因为破灭水晶,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前的精神连续起伏过大,导致生化计算机过载,无论是哪个,反正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了。

    感应能力恢复,我现在能感受到身体周围的生物存在,在我的身侧很近的位置,有一个被我感应为威胁程度为负数的存在。

    视觉系统上线,我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身侧,此时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我的床边,铃仙正趴在那里,头上的耳朵一颤一颤的,让人想一口咬上去,当然不是真的用牙去咬,而是……嘿嘿嘿……

    “辛苦了。”我把右手轻轻地抚上铃仙的头,柔顺的长发在我的掌心划过,铃仙的眼睛颤了几下,还是没醒,“我也再睡一会儿好了……”时间看起来还早,看样子我只睡了一个晚上而已,闭上眼睛,我重新将心神沉浸入无尽黑暗之中,感受,宁静……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隐隐约约的,我听见了有人在说话,而且还提到了我的名字,我的感应能力立刻启动,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有两个威胁性都为负值的生物,我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耀眼的白发。

    “妹红?现在什么时候了?”我揉揉眼睛,试图从床上爬起来,不过刚坐起来就发现我居然是全裸的,索性又躺下了,“看来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太适合起来。”

    “昨天的克拉肯的事情我听说了,所以过来看看你而已,时间的话,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妹红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