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乱套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四十五章 乱套了

    “啊,休息的够久了,铃仙,辛苦你了。”扭了扭脖子,我还是决定不再继续躺了,虽然脑子里感觉还是怪怪的,不过我也还没奢侈到闲的没事干的程度,“妹红,能请你现在把脸转过去吗?”

    “怎么,你短的不敢让我看吗?”妹红知道我没穿衣服,所以才敢这么调笑我,要是放在平时,你看她敢吗?

    “唉,世风日下,我把你们一个个都当兄弟,而你们呢,却想上我!”我很悲愤,非常悲愤,所以我直接撩开了被子,你不是想看吗,我就给你看看好了。

    “你赢了。”妹红转身出门了,小样还想跟我斗。

    花了几秒钟时间套上衣服,我这才有时间折腾一下我睡过去的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克拉肯的到来所带来的影响绝对不仅仅是大结界,幻想乡的顶尖战力有一大半都被击倒了,雾之湖的水几乎干涸,周围的地形地貌连同生态环境也受到了相当的破坏,连红魔馆都塌了一半,这可都不是一时半会儿所能修复的。

    “铃仙,其他人去哪了?”攘外必先安内,所以我得先知道家里其他人都跑去什么地方了,“妹红,你可以进来了。”

    “艾尔去雾之湖帮忙恢复生态了,她的光属性魔法多少帮得上忙,琪露诺去红魔馆帮助重建了,她可以用冰制造框架,加速建筑修复,是咲夜亲自来要人的,蕾米莉亚好像吓晕了,现在还没醒,文文在妖怪山照顾绝大人。”

    铃仙的话里透露出了很多东西,比如红魔馆的损坏程度已经严重到咲夜一个人搞不定了,又比如威严满满的蕾米莉亚因为红魔馆倒塌而晕过去了,这些都很有价值,非常有转换心情的价值。

    “还有,师匠全身粉末性骨折了,好像是因为之前想强行把断开的骨头接好,结果玩脱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从昨天西斯特姆叫我回来之后我就一直待在这。”

    “至于其他的,我觉得你也知道一下比较好。”妹红所说的就是关于其他人的情况了,“伊吹萃香的脖子断了,正在永远亭接受治疗,永琳也垮了,所以现在的治疗都是留琴在负责,也真难为她个机器人还得负责这么精细的工作,辉夜倒是很想帮忙,不过在她把海洛因当成吗啡给永琳注射了之后,永琳就禁止她接近病房了。”

    “真是见鬼,我现在也分不出什么人手了,我的部队几乎被打残了,所有的流浪者武装型全部报废了,工作型也损坏过半,四台突击型倒是还可以修复,不过现在能动用的也不过是在人之里负责警务的几十台外加我这里负责运作和后勤的一百多台工作型,哪边的都不能撤出来。”这一次对抗克拉肯,我这里损失惨重,原本满满一仓库的流浪者部队几乎只剩下了小猫两三只,“西斯特姆正在加紧生产,试图弥补处于空白状态的部队,但是这需要很长时间。”

    “sir,我回收了一部分还能够使用的量产型纳米核心,但是即便如此也无法将重建速度提高多少。”西斯特姆经过检测后确定,被克拉肯打坏的流浪者的量产型纳米核心还有一部分可以再利用,这可能是仅有的好消息,“武器和弹药方面也有回收价值。”

    “啊,继续吧,总比没有强。”我摊摊手,死马当活马医吧,“你看,妹红,我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况,还有其他的消息吗?”

    “有,大结界已经完成修复,不过八云紫消耗了巨大的妖力,预计一个星期之内都无法使用超过人类的力量,魅魔的灵体几乎被踩散了,如今在魔理沙的家里闭关,爱丽丝好像也去帮忙了,风见幽香她的情况很不妙,损失了大量的生命能量,可能要半个月以上才能恢复过来,不过这是正常的数据,我想就她那个特殊情况,应该三天就好了吧。”

    妹红掏出了一张时间表,上面是所有人大致所需要的恢复时间,“但是即使只有三天,也太久了,这是慧音整理出来的恢复表,你看看吧。”

    “所有主要的执行官阶层全部处于瘫痪状态,我不看都能猜到,你在担心自卫队。”没有了强者压制,天知道自卫队那群孙子会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虽说现在还能行动的人也不在少数,城管大队更是保证了绝大的战斗力,但是依然不能放松警惕,“联系守矢神社,让她们来帮忙,以让她们传播信仰为借口,她们会来的。”

    “嗯,灵梦那边我也让阿求去找了,这次事情闹得这么大,相信她不会拒绝,而且,阿求也有钱,总书记嘛。”妹红的脑子也很灵活,灵梦可能是直面克拉肯的人中唯一一个还保留着实力的人。

    “秦大人,打扰了。”蓝突然走了进来,看见妹红也是一愣,“啊,失礼了。”

    “没事,怎么了?”蓝的样子也很憔悴,看起来修复大结界消耗的不仅仅是八云紫的妖力,相比之下只是负责稳定大结界边缘的灵梦倒是保留了大部分的灵力,真是让人扼腕,“八云紫又出了什么幺蛾子?隙间打不开了就让你来传话,为什么不用远程通讯?”

    “这正是我来的目的之一。”蓝掏出两个通讯器,明显是报废了,“之前修复大结界的时候,完成的时候因为妖力震荡导致通讯器都坏掉了,紫大人让我来拿两个新的,另外,紫大人希望在今天晚上七点召开紧急会议,地点在人之里的城管管理处,也就是铃奈庵。”

    “今晚?这么急?”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满打满算不到四个小时的事件,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恢复,这时候召开会议有什么用?“克拉肯的到来让她产生危机感了?”

    “我觉得是这样。”蓝叹了口气,同意了我的说法,“虽然紫大人嘴上不说,但是我也能感觉得出来,毕竟这一次,如果不是运气好,幻想乡根本过不了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