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诡异的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二章 诡异的光

    “嗯,如果说这跟他们没关系,那也太过于巧合了,不过我不觉得会是比那名居一族的所有人一起犯的案,我更倾向于将这定义为个人行为。”听了小町的陈述我已经可以肯定这件事绝对跟比那名居一族有莫大的关系,但是要说她们一整个家族的人全部都闲着无聊跑来找死,那也不太现实,毕竟一个家族中出了一个变态的概率远远比一整个家族全都是变态要大得多。

    “那就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了。”小町伸了个懒腰,凸显出全幻想乡第一的上围,卧槽,太他妈的大了,跟琪露诺的脑袋差不多大,“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而且是很不一般,否则是无法在地狱拿到特殊权限的,所以我只会提供我知道的东西,剩下的,我不会去找不自在。”

    “如果让四季映姬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你绝对会很不自在,相信我。”小町又在偷懒这一点毋庸置疑,“你知道四季映姬为什么要一条腿白丝一条腿黑丝穿得那么个行吗?”

    “因为断罪即为如此,非黑即白。”小町回答着,如果她没加后面那一句的话我对她的评价还会再更高一点,“映姬大人自己是这么说的。”

    “也许,但是这个答案不对。”我的存在已经证明了世间万物并非是非黑即白的存在,暧昧的灰色不管在哪里都是存在的,“事实上,真理就存在于这黑白之间。”

    “黑白之间……噗……”小町突然喷了,这正是我想看到的效果,“你这黄段子讲的确实不怎么样。”

    “那就对了,给你的奖励不用太昂贵。”小町是属于那种内心很活泼的人,一个黄段子往往就能让她高兴半天,因为地狱严禁黄段子,至少这个四季映姬管辖的地狱严禁黄段子,“顺便,如果你今天的偷懒被发现了,那至少不会跟我有任何关系。”

    “这就够了,仁至义尽。”小町知道我的话的意思是我本身不会去告密,但是其他的事情我管不了。

    告别了小町之后,我呼叫了八云紫,通过隙间返回了依然暴雨滂沱的彼岸居。

    “看来你已经有结论了?”八云紫一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已经大概瞄准目标了。

    “你不也是一样吗?”然而八云紫的收获并不会比我少,这一点我也很清楚,“走吧,我们现在就出发去博丽神社,是时候让灵梦自己去报个仇了,这次她真的没错,是对方单方面的问题。”

    “的确如此。”八云紫拉开了隙间,“你们也一起,我需要更多的见证人,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必须有一个完美的合理解释才行。”

    “最关键的是这次的犯人可不好对付,就算是不良品,也是货真价实的,现在我们大部分的人手都被恶劣的天气所牵制,根本帮不上忙。”面对这种对手,人数自然是越多越好,“永琳这会儿估计还在大衣柜上坐着呢。”

    “你们找到犯人了?算我一个!”我家的房门突然被踢开,幽香打着阳伞冒着大雨走了进来,幽阳虽然是阳伞,但是也能兼顾雨伞的功能,可是在这种等级的大雨之下,雨伞有没有几乎是一样的,“该死的鬼天气,我的花田现在满满的霜冻!让我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我绝对把她的肠子都揪出来!”

    “那你来的正是时候。”我走到隙间边上,“现在我们就去找犯人。”

    博丽神社。

    “灵梦,你不打算去找犯人吗?”萃香依然是一副乐天的样子,喝着小酒摇摇晃晃的,“你干在这等着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正好相反。”灵梦的脸上一片睿智的表情,眼睛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外面已经因为异变而翻天了,秦钺炀和八云紫绝对不会无动于衷,有他们两个大智囊在,我这种脑子不怎么好使的自然就只需要等着命令下达就好了,犯不上费那么大的力气自己去找人,我很有自信我根本就找不到。”

    “第一次听见有人把自己的智障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萃香又喝了一口,露出惬意的表情,“不过这次神社塌了,咱们以后怎么办?”

    “哼,我告诉你,没事,知道吗?”然而,灵梦却对此显得异常的冷静,虽然语气中确实有着浓浓的不舍,“这辈子,咱挣的家当多了,要是都攒起来,装备一个军,那都有富余……”灵梦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唉……算了,钱财啊,乃是身外之物,这次异变,咱这家当都丢了,全埋在下面了。”

    “唉。”饶是萃香并不是悲观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叹气了,难道还能高兴吗?

    “唉……两门九二式步兵炮,没了!歪把子,捷克式,只剩下了三挺,穷的就剩个塞钱箱了,都要掉眼泪了。”灵梦说到这语气突然一变,“不就是点家当吗?没了咱们再挣,博丽云龙别的能耐没有,就他娘的会求,土豪有什么我就求什么,哈哈哈哈……”

    “哎哎,土豪来了。”萃香扯了扯灵梦的裙摆,指了指右边的空地上,一道隙间打开了,我们一群人就这么走了出来,“求吧。”

    “不着急,先看看他们是来干什么的。”灵梦嘴上说的大气,但是心里仍然恨不得把那个搞出地震震塌了自己神社的犯人揪出来大卸八块,不爱钱的灵梦,那还是灵梦吗?

    “哟,灵梦,看起来你已经准备好对付那个犯人了,是吧?”按照小町的说法,天人包括比那名居一族是住在天上,那个叫有顶天的地方,不过我们可不打算上去,我们要让她自己下来,“那么你一定想知道我带来的关于犯人的消息。”

    “当然,我等了很久了。”灵梦的表情当时就黑了,只剩下眼中那一丝诡异的光还依然在闪耀着,“我即使是死了,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我腐朽的眼睛发出诡异的光!”

    “那就抬头看看吧,犯人就在上面。”我抬头看向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