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666-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六章 666

    “真是遗憾,如果你能不是这么小看我的承受能力的话,这一场战斗也许还会有点意思。”比那名居天子手持绯想之剑,趾高气扬的站着,“你的攻击打得很好,可是。”天子的脖子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歪着,这时终于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用力一推,只听‘咔嚓’一声,脖子正常了,“力量不够。”

    “原来如此,跟秦钺炀同一类型的吗?”风见幽香可能是在场的人之中最熟悉我的了(单从战斗方面),“那把剑好像确实能让人痛不欲生的样子,不过巫女的攻击力同样也是巨大的,换句话说双方应该是半斤八两,谁都不占优势,而你的巫女这么快落败只有一个原因,她疼得受不了了,而对面那个家伙还可以忍受。”

    “跟秦钺炀一样的疼痛耐受型,这还真不好对付,不过秦钺炀看起来是要动手了。”八云紫不喜欢我这样的对手,同样就不会喜欢天子这样的对手,我们对疼痛的忍受力都太高,打起来很没有成就感,你想,假如你在打人,结果你打了半天对方别说惨叫,连个表情都没有,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挫败?“如果这次处理的顺利,你以后岂不是多了一个沙包?”

    “那倒不会,我不觉得这世界上会有比秦钺炀更好用的沙包了。”幽香对我的评价颇高,当然,别指望我会为此高兴,你想把我当人肉沙包,我又何尝不想把你当充气娃娃呢,毕竟力的作用都是相对的。

    “听我说,我今天真的不想打架。”此时我手里什么武器都没有,而天子却有神器级别的绯想之剑和特殊道具要石,这让我怎么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人也打了,干脆就把天气撤销了如何,我保证不事后去找你的麻烦。”

    “你想的美。”然而天子并不打算就此罢休的样子,而是举着绯想之剑走了过来,“奉劝你让开,我这把绯想之剑上斩昏君下斩谗臣斩到你我可就不好意思了!”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是天子在我决定要不要躲开之前就把绯想之剑砍了过来,唉,我不想打架,是你逼我的。

    “欺人太甚。”我直接举起了手中的筷子,用筷子一下夹住了绯想之剑,“我不喜欢对妹子动手,但要是你还不收手,我会把你那对绝壁打到再也长不出葡萄来!”

    “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天子把剑一收,飞上了半空,“要石!”

    “没用的!”我结结实实的挨下了袭击,衣服上被染黑了不少,仅此而已,“最后机会。”

    “你自己留着用吧!”天子一看远程攻击没有作用,又举着绯想之剑俯冲下来,我则举着筷子迎了上去,天子砍哪里我就夹哪里,一夹一个准,天子一把好剑挥舞了半天,却连我的手都没碰到过,这让她大为恼火,天子其实还是个很自负的人呢。

    “天符!”终于,天子发了狠一剑削断了我手上的筷子,毕竟只是普通的一次性筷子而已,怎么能跟绯想之剑相提并论,“为了你的言行付出代价,给我痛不欲生吧混蛋!”暴怒的天子一剑刺入了我的右胸口,等待着我像灵梦一样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结果什么都没等到,不,严格来说她还是等到了一样东西的。

    “必杀技,随意殴打!”我左手一拳正中天子胸口,发出‘咚’的一声闷响,真不愧是有顶天的绝壁,这硬度,杠杠的,天子的身体在我这一拳之下倒飞出去,还插在我右胸口位置的绯想之剑也被一起带了出去,“如果你能不那么小看我的承受能力的话,也许还能让这场我本来并不想打的战斗变得稍微有趣一点。”

    “不许学我说话!”天子重新站定,又拿着绯想之剑冲了过来,看来她是铁了心想让我下不来台了,既然如此,那我也要作个小小的弊了,绯想之剑,再怎么神奇,它也依然是一把剑。

    “索德布雷加!”我瞬间切换形态,在面露惊愕的天子拿剑的手上一托,将绯想之剑从她手上解放,绯想之剑被我一下子弹到了半空,我一把握住,反手对着天子就是一阵剑舞连击,这一招还是我从游戏里学来的,虽然只是形似,但是凭借绯想之剑的‘痛不欲生’特性,威力并不小。

    经过我的一阵连续斩击,天子直接倒在了地上,全身都微微的颤抖着,在那之后很久我才知道,那时天子的颤抖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跟文文平时跟我啪啪啪的时候失禁一样的原因,换句话说,幻想乡又多了一个变态。

    “你……你怎么能……怎么能用绯想之剑!”天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号称只有天人才能使用的绯想之剑居然在我的手上绽放出了效果,而且比她自己用的时候威力还要强大,“你也是天人……不,绝对不是,你身上没有天人的感觉,也没有天人的气息,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索德布雷加,神剑勇者,天下一切剑刃都必须尊我为王!”我手握绯想之剑舞了一个剑花,最终向前指出,正对着天子的小鼻子,“我知道你肯定没听说过,不过我相信在看到现在的现状之后你能分辩出我说的是真是假。”

    “呜……我可是不会认输的,只不过是一点点疼而已!”天子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奇怪的气,这些气正随着天子的动作被不断吸入她的体内,就仿佛是这些气能做什么一样,“气符!”

    “不好!”一旁的观战队伍中,衣玖轻叫一声,“这招可以让她强行把攻击忍着不叫出声来,相当于变相的提高疼痛耐受力了。”

    “放心,没关系。”然而着急的只有她一个而已,“我们这边这位可是个不用依靠那种东西就能把这小丫头打下来的高手,要比对痛觉的忍耐力,他还没怕过谁呢。”幽香淡定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