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天雷滚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天雷滚滚

    看见风见幽香这个和善的笑容,所有人下意识的后腿了十步,所以当风见幽香笑完了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后面一个人都木有了,“你们搞什么鬼?”

    “不是,你刚才那笑容太咳,太诡异了,让人看着心里发毛。”八云紫干咳了两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刚才肯定是回想起了秦钺炀的手感对吧,一定是这样吧!”

    “我承认他打起来的手感确实很好,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还是省省吧。”我的身体已经被我自己进化到了一个特殊的数值,相当于极限了,等同于将沙包里的沙换成了铁砂,一拳打上去,爽,“现在的他可跟过去不一样,一般的攻击,伤不到他不过说到打人,怎么你一副害怕你家上司赢了的样子?”

    “我?”衣玖刚才确实是喊了一句不好来着,这一点她无法否认,也不想否认,“所以说她也该受一次教训了,没准以后还会收敛一点,反正这次已经这样了,我只希望至少不要再有下次了,再让我成天挨家挨户的道歉我真就莫回头我跳楼自杀去了。”

    “好吧,这你可以放心,秦钺炀很讨厌麻烦事,但是比起麻烦事,他还是更讨厌输。”风见幽香‘啪啪’的拍着衣玖的肩膀头子,拍的衣玖脸颊抽搐不停,我甚至感觉红有三都比她温柔咳,还没出场的角色不多说,不多说,“幻想乡里能打赢他的不超过五个,我能肯定你那个一看就知道是抖m的变态上司肯定不在这五个人里面。”

    正如风见幽香所说的,现在在半空中,虽然天子已经数度强化自己(强行忍着不喊疼程度的能力),但是依然被我压着打,天子并不弱,全力爆发应该有个ss-接近ss的程度,但是她的问题就是太过于依赖道具的使用了,现在绯想之剑落到了我手里,要石的攻击又对我完全没什么作用,这对她来说就很尴尬了,就连引以为傲的疼痛耐受力,也完全比不过我,没错,抖s都是易碎的脆弱玻璃制品,但是像我和幽香这种,属于纳米防弹玻璃。

    “木大木大木大!”我将绯想之剑反手背在身后,任凭天子攻击也懒得还手,“你个绝壁还不认输,明明连胸围都比不过我这个男的,嘣哟”我用拳头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激起了一层波浪,天子的眼睛当时就红了。

    “宰了你啊!”天子又从帽子上揪下来一个桃子三两口啃干净,身上的伤势居然好得差不多了,而帽子上又‘啵’的一声冒出来一个桃,这是三国杀技能吗?

    “你随意啊。”我清楚的注意到,天子身上出现的那层莫名其妙的气又消散了,这代表她之前用的那张符卡的效果已经消失了,可她自己却没注意到,有好戏看了,我心中默念了一句,“气符刚毅护甲。”

    ‘砰!’天子一脚正中我的两腿之间,她好像忘了我现在是个女的,而且,刚毅护甲是没有死角的,我当时的身体进化也没有,所以,“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天子捂着脚在半空中开始打滚,虽然天子的皮靴很结实,但是里面的脚明显没有那么结实。

    “你搞什么呢。”我上前一拳锤在天子脑袋上,将她砸到了地上,随手把绯想之剑往下一扔,反正也扎不死人。

    ‘噗’的一声,天子被绯想之剑钉在了地上,满脸的潮红似乎又觉醒了什么新的爱好好吧怪我,我应该扔的准一点,往肚子上扔而不是往肚子下面,咳,幸好绯想之剑不会造成实际伤害哈。

    “哼,无聊。”风见幽香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看过的最无聊的战斗了,她转身坐下继续吃火锅,“秦钺炀,再拿点香菜出来!”

    “香菜没了,有钉宫要不?”我解除变身落回地上,转身往桌子的方向走,结果,被串糖葫芦了,“怎么还没完啊累死人了!”我左手一拍,将从胸口穿到前面来的绯想之剑拍出去,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我说咱明天再打行不?就让永琳多在大衣柜上坐一天也没什么对吧。”

    “不行!”我口袋里的那张永琳的昆特牌上的画像突然大喊了一句,吓了我一跳。

    “好吧,出来吧!”我是真的不想动了,所以就让别的东西来代替我就好了,“机关枪扫射拳!”

    天子还在愣神,她完全没明白我在这瞎**喊什么,不过下一秒她就明白了,因为流亡者的拳头已经在她的后背上打出了十几个拳印,把她重新埋进了地里,感受着泥土的芬芳哦,石砖,好吧,感受着蠹虫的芬芳。

    “是你自己不好,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我又打了个呵欠,把自己塞进了流亡者里面,“你都用了这么久的道具了,也该我用一次了吧,有顶天的绝壁桑”

    “气死偶咧!既然如此的话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正力量,三倍icecream!”天子用力将脑袋从一整块石砖里拔出来,仰天长啸,“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年!天若有情天亦老,接我七字真言!我!为!长!者!续!一!秒!”

    天子这七字真言一出,顿时乌云密布,天雷滚滚,巨大的灵威压得我呵欠连连,没办法,连神灵的威压我都能无视,这由人牵引的天地威压又能有什么作用?

    “接招吧你这铁疙瘩!诛天雷鸣击!”天子右手持剑高举,一声大喝,一道惊雷劈下,将天子雷了个外焦里嫩,差点就撒手人寰,“咳为为什么”

    “站那么高还举个避雷针,那天雷不劈你劈谁?”我的流亡者是做过特殊处理的,虽然都是金属结构,但是并不会吸引雷电,对于电子武器攻击也有强大抵抗能力,换句话说在天雷的眼中我就是一块大号的橡皮,而天子则是个举着避雷针的傻缺,你说天雷会劈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