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百分百透明度-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七十六章 百分百透明度

    “你,你做了什么?”天子完全可以说话,但是身体却变得不受控制,连带着脑袋也开始头晕目眩起来,“为什么我动不了了?”

    “虚之剑,是直接针对灵魂的攻击,我做了些修改,暂时剥夺了你对身体的控制权。”虚之剑曾经让鬼巫女都吃了亏,对付一个天子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这一招也多少对你的灵魂产生了震颤,你会感到头晕目眩,不过睡一觉就会没事了。”

    “如果你有这样的招式,谁会是你的对手?”天子觉得很可笑,如果我真的能直接剥夺对手对身体的控制权,那我就是天下无敌了,但实际上,我距离天下无敌还差得很远,“你到底做了什么!”

    “唉,为什么说实话都没人信呢。”我叹了口气,觉得很无奈,这年头说实话也没用,“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招只对于比我弱的人才是绝对成立的,至于比我强的,这招就很难奏效,就算成功了,也只能造成迟缓,想弄成像你这样可以玩时奸py的情况是不可能的。”

    “嘁,什么玩意”天子突然往地上吐了口痰,我去,这可是要罚款十块钱的啊!“真的以为会对我有用吗!”天子的身体突然再次恢复了活动能力,这让我大为吃惊,“真是不好意思,你的这招,我习惯了!”

    “装什么逼啊!你以为你是饿狼吗!”我一块砖头扔过去,正中天子面门,当时她的鼻血就下来了,“还习惯了,习惯了你怎么躲不开啊!”

    “这样都骗不到你?我服了”天子终于仰面栽倒,躺在地上不动了。

    “唉,终于打完了,紫。”我打算叫人来收尸体,不过叫了一声却没听见回应,“紫?”我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应,这才不得不抬头,发现她居然正跟海棠在一边交头接耳,摆明了是要搞个什么大新闻,这我能忍吗?让她们搞出大新闻,文文怎么办?“喂!收工啦!”

    我将扩音系统开到最大,直接在两人耳边大叫,海棠的手机屏幕都震碎了,两个人自然也毫无形象的捂着耳朵倒在地上开始口吐白沫。

    “别装死,起来!”我抓起八云紫在地上反复的摔打,直到将神社所有的完好的石砖地板全部砸成碎末,八云紫这才不继续装蒜,“哟,怎么不装了?”

    “废话,再装我这把小骨头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在我面前,八云紫完全没资格自称老骨头,所以就只能是小骨头了,“所以呢,什么事?”

    “神社又塌了,我一会儿会去想办法把地下的要石搞出来,不过之后神社怎么重建呢?天子就别指望了,她今天是动不了了应该。”天子确实是挣脱了一部分虚之剑的影响,但是我最后扔过去的那块砖头可是大有名堂的,附带百分之百的击晕效果,而且持续时间高达十个小时,是我精心设计的实验性武器,太可惜了,就这么用掉了,这是一次性武器,用完之后就会变回一块普通的砖头了。

    “没关系,我已经事先跟萃香谈好了,她会帮忙重建,而且河童那边我也早就打好招呼了,自从你上次说要我留意之后,我就已经想好后招了。”八云紫揉着自己的小蛮腰拍了拍我的屁股外面的装甲,“这次你干得不错,回头考虑给你加薪。”

    “得了吧,我从来就没看见过薪水。我在意的可不是当城管的那点钱,你知道的。”我在意的是幻想乡的稳定,我喜欢在这里偶尔过些平静的生活,这会让平时的战斗变得更加美味可口,两者一动一静,相辅相成,“这次结束之后暂时不要找我了,哦,对了,宴会除外。”

    “哼,少不了你的。”八云紫拉开一道隙间,又把我之前脱掉的混沌道服拿了过来,“拿着,来,我送你回去。”

    回到家,我先解除了流亡者,然后就脱光了衣服一头钻进了浴室,跟浴室里正洗澡洗了一半的妹红大眼瞪小眼看了半个钟头。

    “啊!!!!”两声惨叫,一声是妹红发出来的,一声是我喊出来的,我们同时捂住了自己身上的重要并且不可描述的部分,“你怎么会在这!”如果换个场合,我们可能会互相称赞对方和自己的默契,然而在现在这个场景下,我们只想搞清楚为什么对方会出现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的浴室,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我得首先解释清楚,我今天扮演的可不是痴汉角色,我只是想进来洗个澡而已。

    “我家里的供水系统出问题了,现在整个房间的水压低的根本用不了,所以我才过来借浴室,可是一进门发现没人在,我就自己用了。”妹红也觉得很倒霉,怎么就莫名其妙摊上这种事了?“可是我明明记得我锁门了啊!”

    “没有啊,明明我按了门把手一推门就开了。”我敢肯定刚才浴室的门绝对没锁,否则我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把门打开,至于家里又没有人这一点倒是好解释,文文去妖怪山跟她妈一起去了,铃仙和艾尔还在人之里负责治疗几位重病号,今天把小恶魔和琪露诺也叫过去了,说是人手不够,同时也需要琪露诺的能力来给那几个发烧的病人进行物理降温。

    “不可能啊,我明明上锁了。”妹红直接不信,双手捂着身子直接就从浴缸里走了出来,好在比较小,两只手就能遮得严严实实的,这要是换了小町噗。

    “你之前是不是往左边拧的?”我指着门把手上的锁,“这个锁往右边拧才有效好吧?”

    “靠,你不早说!”果然,妹红是把锁的方向拧反了,所以根本就没锁上。

    “那你也没问我啊。”我这可是冤了,我连妹红今天会来这件事都不知道,“就是我不在这,你不会问问西斯特姆啊?你搞得我们两个现在都保持着百分百的透明度一样的杵在这,干什么,洗个澡还不让黑箱操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