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索德布雷加和月之大贤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八十章 索德布雷加和月之大贤者

    “我去,冷死了!”妹红一把火将体表的冰碴子融化,这才缓过来,突然一下的寒冷刺激让她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你这把枪什么时候能冻人了?”

    “最近做了些改良,应用了琪露诺的能力,灵感来源于美妈的武器,不过具体内容完全不同,严格来说我只是设计了一种特殊的能量电池,这种电池装填后发射的光束弹就带有冰冻效果。”这只是个闲暇时候消遣出来的小玩意,不值一提,连只鸡都冻不死,“现在冷静点了吗?走吧,再去打一场,看看这一次我们各自会遇到什么东西。”

    “走,我正好发泄一下。”妹红把头发用手一散,那样子帅极了,真不愧是我们幻想乡五大纯爷们之一,另外四个分别是魔理沙,我,霖之助还有易者(八云紫:易者?那是什么东西?)。

    “西斯特姆,开始分别进行虚拟投影。”重新回到训练室,我再次开始下令,“我有预感,这次会是一个特殊的对手。”

    “了解,投影开始,正在计算数据,数据计算完成,投影完成。”西斯特姆话音刚落,我和妹红面前就各自出现了一个人影,而且这次的场景变化,很熟悉,我和妹红都非常熟悉的,就是迷途竹林,“sir,看来您的预感应验了,这次的投影单位是八意永琳和蓬莱山辉夜。”

    “啊,这样就好。”八意永琳,是个值得我用尽全力战斗的对手,而且,这个永琳是个完美的永琳,我也可以发挥完美的我。

    所谓完美,并不是说现在的我和永琳有什么问题,而是我们碍于交情和关系,即使动手也会各自留下两分力气,同时也不会使用一些伤害力巨大的招式进行攻击,但是这样一来,训练的效果也就没有了,而现在投影出的永琳,是个绝对冷酷无情的永琳,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而相对的,我也不用手下留情!

    “来吧,永琳,来死战吧!”已经没心情去关心妹红那边的辉夜投影了,我直接朝着对面的永琳投影冲了过去,我没有使用任何武器,没有那个必要。

    对面的永琳也动了,脚下的高跟鞋随着她快速的跑动留下了一串响声,我们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当只剩下两米远的时候,我们同时击出了拳头。

    ‘嘭!’我的右拳和永琳的左拳狠狠的撞在一起,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从我们的拳头位置扩散开来,一直到了精金制成的墙壁上,墙壁上出现了一道很不显眼的凹槽,永琳突然抬头,对我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右拳直朝我胸口袭来,我立刻举起左臂,永琳的拳头打在了我左小臂的外侧,我的脚都因为这一拳的力量在地上滑动了一小段。

    “!!”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发现永琳那正跟我的右拳对峙的左拳眨眼间变拳为掌,抓着我的右臂将我直接提到了半空,然后摔在地上,再提起来,再摔,我被像个锤子一样在训练室的墙上和地上反复摔打,精金都被我砸出了浅浅的人形凹槽。

    当她再一次将我举起来的时候,我在空中拧过身子一脚踢向她的脑袋,却被她抬起右臂挡住了,我这能踢穿钢装甲的一脚居然没能伤到她丝毫,我又是连续几脚,但换来的只是‘砰砰’的闷响,我是知道永琳很擅长硬气功之类的功夫但我没想到会到了这个程度,永琳现在的体质只怕比起我来都还要强,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我可是已经将自身强化到了极限,却依然比不上永琳。

    无法反击,我就只能先想办法挣脱,突破点就是她抓住我的那只左手,那只手的力量比头号大液压钳子还要巨大,箍着我的右手手腕没有一丝要松脱的迹象,那既然如此,就有意思了。

    “气符刚毅护甲!”符卡发动,我的身体顿时一沉,霸体效果自然不会让我再被轻易的来回来去的摔打,她试图松手,但我却反过来用两只手同时抓住了她的左臂,同时左腿高抬踩在她的腋下,用尽全力,拔!

    一整条纤细秀美的手臂被我直接从她肩膀上拆了下来,没有流血,这是自然的,毕竟是虚拟投影,这如果是真身,我根本不可能用这种拆零件的作战方式,虽然这样真的很好用,痛失一条手臂,她的脸上眉头一皱,随即又散开,举起剩下的右手对着我摆出了格斗姿态,真的永琳也许会感觉到疼,但是这个投影永琳不会,除非我们有一方倒下,否则无法阻止她的攻击**。

    “哈,这才像话!这才是战争!”我将那条手臂扔到一边化为光粒子消失,意气风发,好久没进行过这样的战争了,一个人的战争,以往在幻想乡经历的,那些只是战斗,不是战争,只有不择手段的以致对方于死地为目的的,才叫战争!“来啊!永琳!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

    她突然朝我一抬手,一个红色的光球朝我飞了过来,附带着强烈的毁灭气息,我迈步起跳一脚将光球踢到一边,光球撞在精金制造的墙壁上引爆,将墙壁炸碎了一层,虽然很薄,但是也足见这一招的威力,我的身板无论如何可都没有精金结实,不然我还要流亡者干什么。

    我确实踢开了光球,却也因此分了神,她则趁虚而入,当我发现不妙的时候,她已经靠近到我身前三米不到,为了训练我并不想频繁的使用左臂,所以我下意识的打出了右拳,却被她伸手接住了,她的手掌握着我的拳头顺势一拧,直接将大腿架了上来,腘窝夹住了我的右臂往外就是一拐,这个永琳可不会在意走光这种问题,她脑子里想的只有打死我,或者被我打死而已。

    我的右臂随着这一拐直接就弯到了奇怪的方向,这已经不是脱臼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肘关节位置的骨头完全碎了,再稍微细一点就是粉末性骨折,我用力将向外折的右臂掰了回来,这下骨头碎得更彻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