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谁都别想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六章 谁都别想死

    天都已经黑了,我离开了永远亭,打算先去博丽神社看看,身上的疲劳已经完全消失,但那种被法则所伤的感觉让我依然觉得不寒而栗,如果下次不是在安全环境,而是在战斗中被人以法则所伤呢,我还会这么好运的只是睡一觉就能解决了吗,混元金斗,我必须得到,虽然知道异变很烦人,但我却有些迫不及待异变的到来了,归根结底,我也是个自私的人,八云紫说是在夏天,快到了吧,那就快点开始吧,然后,让我像碾虫子一样的解决了吧……

    以我的速度飞到博丽神社只需要很短的时间,虽然幻想乡也是个不小的地盘了,但相比宇宙,怎么能比较呢……

    “灵梦,你怎么样。”灵梦还是想我走时一样一样躺在被子里,但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文文和铃仙呢?”

    “我没什么事,就让她们回去了。”灵梦坐起来,“不过你还真够多管闲事的。”

    “我管不管闲事,还用得着你同意?”我随意的在茶几旁坐下来,拿着桌上的仙贝啃着,“你算老几啊。“

    “……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因为我不擅长感激别人。”

    “我也不是为了被人感激才管闲事的。”

    “……朋友,是吧。”

    “啊。”

    我跟灵梦的交情一直都很平淡,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平淡的人,俗话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我是绅士,她是妹子,但意思都是一样的。

    “怎么会吃坏肚子的。”我自己倒了杯茶,一喝,什么味都没有,“这茶泡了几天了?”

    “剩菜扔了太浪费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灵梦蠕动过来,“有的喝就不错了,拿开水冲一下还能再喝两天。”

    “那你还不如直接喝开水。”幸好茶虽然没味了,但还没馊,虽然馊了我也无所谓,我的胃经过特殊的锻炼,很难出现胃部不适。

    “那样茶叶不就浪费了。”灵梦也打算喝,被我拦住了,她病情刚好,不能喝这么刺激的冷茶,“不把茶叶彻底泡成树叶子味我不甘心。”

    “何必呢,我给你的金子呢?”我用被子把灵梦裹得像只蠕虫,“我走的时候留下那么多呢。”

    “花光了。”我裹得太结实了,灵梦一挣没挣开,干脆直接在榻榻米上打滚,“我做了个纯金的赛钱箱……”

    “胡扯,我怎么没看见呢!”

    “两天前被人偷了……”

    “八云紫干的?”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谁会这么无聊。

    “十之**,虽然她死活不承认。”灵梦也知道谁会这么无聊。

    “没揍她一顿?”以灵梦死要钱的性格怎么会吃哑巴亏?

    “找不着她,就是找着了,也追不上她。”灵梦摆出泪流满面的样子,“给点钱吧。”

    “你还有什么理由找我要钱?”我蹿到了屋顶上的大梁上,“或者说你还有什么能卖给我的?”

    “我把魔理沙卖给你。”

    “鬼才要啊!”

    “那我把八云紫卖给你?”

    “天地良心,我还想多活几年,比起她我宁可要风见幽香,至少死的时候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那我就只好卖铃仙和文文了。”

    “那特么本来就是我的!”

    “诶,啥时候的事?”

    “昨天……什么特么昨天呢!我预定的!”

    “那就只有卖我自己了,你肯买么?”

    “你除了添乱还会干什么?”我这才从房梁上下来,“排除性别限制,有什么是你能****干不了的?”

    “……我会死。”灵梦想了半天就想出这么一件,“博丽的巫女都是短命,而且都死的莫名其妙。”

    “那还真不凑巧了!不死人从来也是不得善终!”我表示不死人也会死,而且死的比博丽的巫女还莫名其妙。

    本来死亡是个沉重的话题,可在我们两个人嘴里跟特么吃饭一样。

    “在幻想乡里,你很难死的……”灵梦表示幻想乡对我来说生存SoEasy。

    “只要我还活着,不会让你莫名其妙的挂掉的。”我则表示我活着就不会让她死。

    “真会说大话,你知道四季映姬吗?”灵梦搬出阎魔来压我。

    “阎魔嘛,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主持幻想乡地狱事物的最高裁判长,说教狂魔。”四季映姬很萌,也很可怕,但我真心不在乎,“有罪,无罪,黑,白,她能搞定这一切,但世上的事情并非只是非黑即白,还有灰色,而我,就是灰色,她无法审判我!”

    “你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灵梦表示我说了一大堆,她没怎么听懂。

    “我也不知道,你提到四季映姬的时候,这段话突然出现在我脑子里。”我知道这十有**又是过去的记忆碎片,就像上次听到月夜见的时候一样,“你也知道我的失忆,有时候听到关键字就能让我想起一些记忆碎片,就像现在这样。”

    “那么,买不买?”灵梦还在推销,“专属巫女很难找的。”

    “多少钱?”我没打算买,不过听听也无妨,“你先说个价啊。”

    “我还没想好。”结果灵梦也是心血来潮。

    “那就别想了!”我一记迷之手刀打在灵梦头上,“乖乖睡觉,省得让人担心。”我把灵梦抱回毯子上,别忘了她现在还是被我用被子裹住的灵梦卷呢。

    “钱……”灵梦继续用求包养的眼神看着我,“没钱……会死人的……”

    “唉……”我还能说什么呢,孽缘啊,“省着点花。”我拿出一箱金块放在桌子上,“再被偷了别找我要!”

    “那我要是再找你要呢?”

    “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再给一次了……”我熄灭了灯,离开了神社,“好好休息。”

    “小心……”

    “啊。”我不知道灵梦是让我小心什么,但还是应下了。

    我离开了,博丽神社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如果……也许……阿妈的覆辙……不再重蹈……”灵梦自言自语着,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如果我当时还在,也许会去调查关于灵梦阿妈的问题,不过由于一时的错过,使得一切都变得复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