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五行缺盐-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五行缺盐

    “呀,交涉失败。”冈崎梦美原地转起了圈圈,“真是无情的男人呢,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

    “哦,这样啊。”我不为所动,切换回本体当场把裤子脱了,“就这破牛仔裤外面一百块一条,你要是想要我送你一吨。”

    “……你穿上吧。”冈崎梦美翻着白眼,一副斗败了的母鸡的样子,所以说俗话说得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只要舍得我这张脸皮,我就可以百无禁忌上天入地,头戴原谅帽脚踩遥控器!“我只希望……”

    “不用说,并不想听。”我提起裤子,扭头就走了,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之前下来的那个洞口边上,有好多很不起眼的小坑,正适合往上爬,应该是冈崎梦美特意挖出来的,我往上爬了两步,又回头问她,“你是就真的不想见人了?今天可是宴会,你要留在这当地穴领主?”

    “算了吧,我也想轻松一下。”冈崎梦美考虑了一会儿得失,还是决定再去上面欢实一会儿,幻想乡的宴会,谁会想错过呢?

    擂台赛不了了之了,其实本来就是扯淡,星熊勇仪和圣白莲的影子不知何时也消失了,我们一群老不死的离开了那间练功房,回到了神社正面的欢天喜地之中,顺便一说,这次宴会的主体虽然在博丽神社,但是到了晚上,整个人之里都会开始举行祭典,到时候才好玩,虽然凭我一个人是不可能都玩过来,而且相比于直接参与,有时候我更想当一个旁观者,这样会体现出我的身份。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美铃今天难得转型,居然在一边唱起了中文歌,别说,这一首梦醒时分唱的还真不错,“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却回不了神,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激动的灵魂……”

    “别唱了!”我上去一把打断,“你串哪去了?前两句还是陈淑桦后两句变萧亚轩了,你这跨度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啊?”美铃废了三分多钟才反应过来,“哦,我串到最熟悉的陌生人上去了?啊失策失策,不过我也没办法,刚才那两首歌的音乐完美衔接,你说我能怎么办?”美铃随手拿出一副绿色的眼镜,“哦,跟上这节奏!”

    “好吧,你高兴就好。”宴会嘛,怎么样都可以,我正感叹着,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来袭,与此同时魔理沙那冒冒失失的声音传来,“他妈的,打偏了!小哥快闪开!”

    “半成品的终焉火花吗?”解析系统已经判断出了能量等级,但是,这种程度的攻击,不值得我躲!“崩溃吧!”脚步踩实,转身的同时转换为弓步,我抡圆了右拳一拳正中魔理沙的小魔炮,僵持了三秒之后,魔炮被我一拳打散,四散的魔力残渣掉到了周围不少人的衣领子里,烫的她们满地打滚,“别这么冒失,魔理沙,找个人少的地方再玩这种东西吧。”

    “诶嘿嘿。”魔理沙小拳头在太阳穴旁边一晃,同时吐了下舌头卖了个萌,我去,爱丽丝差点就流鼻血了,注意形象爱丽丝!注意你那像南极一般冰冷的高贵形象!“不好意思da☆ze。”

    “算了。”逛了一会儿,跟不少人喝了好几杯,又徒手打散了魔理沙一发魔炮,我的肚子也有点饿了,我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安心的吃了点东西。

    与此同时,博丽神社临时增设型厨房。

    “喂,蓝桑,好像没有盐了!”椛椛跑过来跟蓝汇报着紧急情况,这么大的宴会几乎是全民狂欢级别,要是菜里不放盐那还怎么吃?

    “盐是吗?没关系,我马上联系。”蓝启动通讯器,“秦大人,抱歉打扰了,厨房没有盐了,您能想想办法吗?”

    “盐?好,三分钟。”我本来还想问一句八云紫去哪了,为什么不找她,结果扭头一看,这个油咖喱正跟她那官配绯闻女友幽幽子在一边秀恩爱呢,那闪光弹放的,亮瞎了周围一群孤家寡吊行尸狗肉的氪金狗眼,我女朋友都不在身边,过去非倒霉不可,“咲夜,红魔馆有储备的盐吗?”

    “抱歉,已经全部用上了。”看来这次宴会的消耗超出了想象,红魔馆的盐也全都搭进去了,我家本来又没有多少盐,这样一来……“留琴,永远亭有储备的盐吗?”

    “有一些,怎么了?”留琴恢复了好消息,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不过总比没有强。

    “宴会的盐不够用了,我现在去取一些,告诉我在哪。”三分钟的时间,凭借流亡者的极限速度,想从博丽神社到永远亭跑个单程时间富裕,但是算上来回就明显不够,不过我还有穿梭次元呢,“盐的钱回头记在我账上。”

    “盐都在仓库里,仓库的入口在永琳大人的实验室的侧面,是里面的侧面。”永琳居然把仓库跟自己的实验室连在一起,天知道里面都放了什么致命材料,“需要我陪您一起吗?实验室门和仓库门都是上锁的。”

    “不用,开锁我也是专家。”我以前可是盗墓的,连锁都不会开盗什么墓啊,虽然说这两个没什么关系,不过不会开锁让同行笑话,我激活远程控制,让流亡者先飞到永远亭待命,然后发动能力,“穿梭次元,穿!”

    一闪之下,我就来到了永远亭,三两步跑到永琳的实验室门前,看了一会儿锁眼,从头上扥根儿头发就捅开了,推门进入,果然在侧面的墙上发现了一扇不起眼的门,我故技重施,用头发捅开了锁,冲进仓库开始翻找,很快,就找到了一大包盐,都是一小袋一小袋的,装在一个大袋子里。

    我抱起大袋子就往外走,却没想到在经过永琳的实验台的时候,袋子突然破裂,里面的袋装盐一部分落在了实验台上,一部分掉在了地上,时间紧迫,我七手八脚的将所有的盐都抱起来,装进了另一个袋子里,钻进流亡者就往回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