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文文的第一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七章 文文的第一次

    我回到了流亡者工厂,我温暖的家,文文还在做着排版。

    “还没睡?”我脱下流亡者零式改,倒了杯热水放在文文的桌上,“熬夜伤神,小心长皱纹。”

    “你有资格说我吗?”文文停了手,把双手握在水杯上,“自从我来了之后,你练觉都不怎么睡了吧。”

    “你没把自己的床带来,我的床归你了,我自然要找别的地方睡觉,你只是没看见,不代表我不睡觉。”流亡者工厂地上的空间其实并不大,放不开两张床,所以文文睡了我的床,我就得跑地下室去睡,我觉得这很正常。

    “唉,说是来照顾你的,结果好像给你添麻烦了?”

    “想什么呢?”我揉着文文的头,“今天要不是你在家,灵梦就惨了,我得谢谢你,她得给你钱。”

    “别别别……我还想多活两年。”灵梦的死要钱看来已经幻想乡皆知了。

    “排版还要多久?”

    “已经好了。”文文喝了口水,“滚去地下室待着,我要洗澡了。”

    “一起吧。”我搂着文文肩膀就往浴室走。

    “一起你大爷。”文文一扇子把我扇到了墙上,然后我像相片一样滑落到地上,早知道不脱机甲了。

    “我摔倒了,要文文亲亲……噗。”我台词还没念完,文文一脚踩在我肚子上差点把我胃酸踹出来。

    “老是这一句你不烦我都嫌烦。”文文把脚收回去,“下次还敢不敢了?”

    “……”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一介长老一般。

    “说话啊。”文文又踢了我一下。

    “……”没有回应,如同一介长老一般。

    “……喂……你……”文文觉得不对,俯下身子拍我的脸。

    “……”毫无反应,如同一具尸体一般。

    “不是吧!”文文慌了,趴在我身上试图听听我的心脏有没有罢工。

    “捕捉成功!”我突然暴起,一把搂住文文,然后一不小心,真的是一不小心亲在了她的嘴上,然后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我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

    “呜呜……”文文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就感觉嘴里多了什么东西,她下意识的想咬下去,但那东西已经和自己的舌头搅在了一起,牙齿再也咬不下去,她只能试图把头后仰。

    然而,如此难得的机会,可能我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了,我怎么可能放过,我按住了她的头,不让她离开。

    文文的抵抗渐渐的软了,喘息也开始变得粗重,我知道该停了,不然就真出事了,没看我的小伙伴都开始红色警报了嘛。

    “你想停就停?你算老几啊!”文文突然发飙了,双臂勒着我的脖子不让我离开,我能感觉到我的颈椎都在悲鸣。

    然而文文的舌吻技术太差了,之前是我带着,现在我一停工,她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搞了,不过这反而让我的理性再次超越了感性,我用了些左手的力量把文文推开一点。

    “你……该不会是第一次接吻吧。”我试着问了一句。

    “废话!”文文被我推开,也缓过来一点,用力地拧着我的耳朵,“你是第一个敢这么碰我的男人!”

    “可你不都一千多岁了?”幻想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一千多岁的人还没接过吻什么鬼。

    “一千多岁怎么了!”文文放开了我的耳朵,改为拎着我的领子,“八云紫都那么大岁数了不也还是处女吗!”

    文文的话音未落,我就知道要遭,果然,一道隙间突然在文文背后打开,紧接着一块路标飞了出来,尖锐的尖端正刺向文文后背。

    “闪开!”来不及细想,我左臂重重的一推,把文文扔到了我右边的床上,然后左臂往回一抓,将路标牢牢地抓在手中,用力的扔回了隙间之中,几乎就在同时,隙间消失了,“你没事吧!”

    “幸好你反应快……”文文突遭此大劫,正是惊魂未定的时候,“虽然对于你强吻我的事很不爽,但现在……谢谢,我们算扯平了。”

    “扯平?想什么呢!”我当时就不干了,“亲你一次就得救你一次才能扯平?那下次再亲我拿什么扯平啊!”

    “你还想有下次!”文文翅膀上的羽毛都炸起来了,”我看你敢!“

    “我不敢?世界上就没有我不敢的事!”我在文文反应过来之前抱起她,又在她嘴上亲了一口,“你看我敢不敢!”

    “你!你到底想干嘛?”文文被我的气势惊着了。

    “想!”我斩钉截铁地回答,这种问题不这么答还是男人嘛?

    “啊?”文文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会儿,脸突然就红了,“你个流氓!”

    “我流氓?刚才是谁在我要停下的时候勒着我脖子不让我停的?”我是绅士,说了多少遍了,“不然你到外面问问,看看在其他人眼里是你这只狗仔文流氓还是我这个老好人流氓?”

    “你!我!你……”文文的声音卡了几下,突然趴在床上开始哭。

    众所周知我是个绅士,最害怕女孩子哭了,于是,我如同大绅士一般扑通一声跪下了:“别哭了好不好,我给你跪下,要我唱首歌吗?”

    “噗……”文文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指着我哈哈大笑,“白痴吗你!”

    “敢骗我。”我说是这么说,却没从地上起来,“同意了吗?”

    “同意什么?”文文的反射弧明显跟不上我。

    “当我女朋友啊。”我提醒她。

    “要点脸行不?”文文一脸鄙夷,“铃仙那么喜欢你,你好意思来找我吗?”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跪在地上掏着耳朵,“我又没打算让她失望。”

    “你真够贪心的你。”文文的鄙夷更严重了,“不怕遭雷劈吗你。”

    “遭雷劈?”我笑了,“要是遭雷劈就能得两个极品女朋友,谁在乎被雷劈一下呢?”

    “……你,真喜欢我吗?”文文不再试图唤醒我的良知了,改为问询更实际的问题,即我为什么要选她。

    我喜欢文文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