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点五章 D-88-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百九十七点五章 D-88

    伤口在瞬间就被拳击型光束剑那毁灭性的热能烧焦了,没有一丝血液流出,而且就像我想的一样,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痛楚,这才像是个兵器的样子,我正要继续进攻,却看到她的伤口突然一阵蠕动,居然在短短几秒钟内就自我再生了,我去,这可要比我高端多了啊。

    “修复完成,攻击继续!”她突然行动,这下换成了我没躲开,她手上的剑被我的拳击型光束剑带偏了一下,最终刺在了我的左臂装甲上,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流亡者的整条左臂都跟系统失去了联系,换句话说,整个左臂装甲连同上面装备的三联装高能光束炮和零式波动发生器全都当机了,内藏的纳米护盾也无法使用。

    “靠!”我立刻凭借速度优势拉开距离,“那把剑居然能阻碍电子信号?”我试图将左臂的机能重新激活,但是这需要时间,看来我的左臂暂时是赶不上了,“丰姬,给我些掩护!”

    “没问题!”就在朝我冲过来的小女孩儿的背后,突然绽开了一条空间连接通道,从里面飞出了一连串的能量球,正中她的后背,并将她的长发,背后的剑鞘连同整个后背一起炸了个稀烂,不过不出我所料的,十几秒之后她又再次愈合了,“呃,看来没什么用。”

    小女孩儿回头看向了自己身后,自然是什么都没发现,丰姬早就将通道关闭了,我也因此而发现了一件事情,她的骨翼并不是从背部而是从腰上延伸出来的,这也难怪她的骨翼没被一起炸掉,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来的发现。

    就在这一瞬间,我在她那因为长发被炸毁而变成了短发而暴露出来的后脖子上,看到了一个纹身,是一个编号:d-88,而在她那因为战斗服后背被炸开了洞而裸露出来的背上,还有另一个标志,那是归一神殿的标志,那标志我曾经也有一个,不同的是我没有脖子上的编号,而且那标志也早就被我弄掉了。

    “又是归一神殿制造的?除了扎库尔斯和我之外,归一神殿还有其他幸存者?但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我还记得d-88那一句‘目标确认,开始介入’,目标很明显就是我胸,而以归一神殿的黑科技力量,无论是扰乱空间还是制造英普莱扎又或者是红色金古桥都不在话下,这不禁让我的脑子里诞生了一个想法,“看来得抓住她,然后看看她的脑子里有没有相关的情报比较好吧。”

    我有一个有时候被称为缺点的优点,那就是我的身体往往动得比我的脑袋要更快,在我下定决心之前,我已经动手切掉了她的两片骨翼,并且看着她坠落下去,月球的重力跟地球不同,但是这里是月之都,重力是经过修改的,这直接导致她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坑,她很快爬了起来,试图再生骨翼,但却只再生出了一片。

    “能量不足,目标战斗力高于预期。”我落地的同时听到她的嘴里说出了这么一句,我当时就感觉不妙,立刻上前,但已经晚了,她转动了手腕上的一个手镯,身体立刻开始变得透明,最终消失,是空间转移系统。

    “啊,晚了一步。”我只差一步就能碰到她了,虽然即使碰到我也无法阻止她的传送,“这下搞清楚了,有其他的归一神殿幸存者设计了这一出闹剧,而且制造了跟我类似的生物兵器,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处于这个世界,而是躲在时空界里,有意思,看来有必要为此开个会了,幻想乡和月之都一起。”

    “她传送到了这个世界之外的空间,我连接不上。”丰姬从空间通道里走出来,摇了摇头,“这些人的科技力量绝对在月之都之上。”

    “不只是月之都,他们的水平甚至在我之上。”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打断了我的思考,我定睛观瞧,发现西斯特姆完全的执行了我的指令,英普莱扎跟红色金古桥居然一起爆炸了,这可需要不弱的操纵技术,毕竟英普莱扎本身的ai是不可能对抗金古桥这种装备有分离系统的高端机器人的,“西斯特姆,辛苦了。”

    “不,我觉得偶尔这样还是挺好玩的,sir。”西斯特姆倒是兴致勃勃的,仿佛觉醒了新的爱好,“八云紫有通讯进来,说是要讨论一下您之前对上的那只小萝莉的事情。”

    “靠,这个偷窥狂魔今天居然没睡觉?”八云紫这下真的惊到我了,要知道现在还是凌晨四点,难得她居然醒着,“告诉她,我回去之后立刻集结所有高层管理员和城管,包括月之都的,这件事要进行系统的计划。”

    “了解,sir,您什么时候回去?”西斯特姆回应。

    “一个小时之后吧。”事情是解决了,但是还有一件小事没了结,就是我想去见见月之都这位东方毒奶,稀神旭东,“丰姬,不介意带我去月之都的中心看看吧?”

    “你对毒奶有兴趣?”绵月丰姬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当然没问题,虽然这本来应该是月夜见尊的行为,不过我今天越俎代庖一下也无所谓。”

    月之都,月夜见的办公室。

    “呕!!”稀神旭东好吧,稀神探女一看见我就抱着垃圾桶开始呕吐,不一会儿一个垃圾桶就满了,她又立刻举起旁边的一个盆,“呕!!!”

    “我说,你还真的是一点都不能忍受地上人啊。”看她这个状态,我已经明白原因了,而丰姬的表情也证实了这一点。

    “不是那样的呕!!!!!”稀神探女嘴上说着不是,吐的却更厉害了,盆也满了,她又强忍着换了一个大水桶,“呕!!!”

    “行了,别吐了,我不是地上人,我是外星来的。”其实严格来说,月之都理论上的所谓‘污秽’我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我完全不是地球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