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一场因澡堂引发的血案并未真正发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一章 一场因澡堂引发的血案并未真正发生

    “得了吧,你以为你自己身上的味比我好到哪去?赶紧的,跟你爸我洗澡去吧。”我捂着鼻子顺便占了点便宜,“反正我家快到了,还是说你是打算等到回自己家之后再处理?我很怀疑到那个时候经过这一路上的发酵和高温你会不会招苍蝇。”

    “你再说你妈我抽死你!”风见幽香可不是会轻易吃亏的人,这下好了,我成了我妈的爸爸,于是,一个悖论产生了,到底是我穿越了还是我妈穿越了?

    狼狈不堪的回到了彼岸居,幸好没人在,不然丢人丢大了,之前的陷阱和里面满满的呕吐物都没有处理,我跟幽香都打定了主意要找个机会把因幡帝那只笨兔子扔进去,让她也来一回酸爽的一日游,没错,一日游,游的时间不满一天不许出来。

    “闪开,这是我家,我要先洗!”然而,到家之后,更大的问题又来了,我家为了方便(主要是啪啪啪),只有一间浴室,本来还有好几间的,都被我改成单纯的厕所了,这种情况下顺序就很成问题,“你这种外来的恶客给我排到后面去!”

    “滚犊子吧,也不想想我为什么会变成这副鸟德行!还不是因为你他妈吐起来就没个完!要洗也是我先洗!你给我一边待着去!”风见幽香不干啊,她是个很横的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傲娇,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了傲的部分,娇的部分一点都没看出来。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

    “好了,别吵了!”一个暴怒的声音突然就响彻整间屋子,“干脆你们两个一起洗吧!你们两个现在已经把整个幻想乡所有的苍蝇都招来了,你们想让我怎么做清洁啊!脑子里有嗝吗?”西斯特姆直接用她的权限控制着一群流浪者把我们两个不由分说的推进了浴室里,然后从外面反锁了门,还罩上了一层能量护盾,看来是铁了心不想让我们出去了。

    “k,hatvr。”我耸耸肩膀,开始脱衣服,反正迟早都是要洗的,至于被看两眼,这种事情我早就习惯了,混沌道服早就自动清洁完成了,但是我身上的其他地方就馊的不行了,我把混沌道服放到一边的干净篮子里,开始解除身上剩下的武装,内衣内裤,秋衣秋裤,绒衣绒裤,毛衣毛裤,棉衣棉裤,皮衣皮裤,军大衣,皮大氅,狗皮褥子,小坎肩,小背心,全脱下来了,堆在一边跟山一样,从里到外透着那么馊,跟粪堆一个味儿的。

    “我就先不纠结你这光屁股的事情了。”幽香在后面都看傻眼了,“我就问你一件事,你大衣外面那小背心你怎么套进去的?你这太高科技了你,你们搞科学的是不是都喜欢这么穿衣服?我看那河童胸口也都鼓鼓囊囊的。”

    “少废话,少废话,你洗不洗?不洗别看。”我打开花洒,调整好水温,站在那扭屁股,这是我的业余爱好,洗澡的时候人就得放松,现在还是站着,等洗干净了上池子里泡着的时候那就更放松了,全身上下除了小伙伴不是软的剩下的地方全他妈是软的。

    “废话,你这让我怎么洗?”风见幽香试了好几次了,门根本打不开,连带着周围的墙都被护盾笼罩了,强行打穿会把整个浴室一起炸掉,到时候对所有人都没好处,“所以你还不快点解决!”

    “哦,对啊,你洗的时候也得脱衣服是吧。”我挖了挖耳朵,将掏出来的耳屎用水冲掉,“要不这样吧,你脱你的,我尽量不看,就是看了也尽量不告诉你,怎么样?”

    “我觉得我还是先打死你比较来得快。”浴室的狭小限制了能量的运用,所以幽香直接握着拳头朝我走了过来,满身的……馊气,“放心,我尽量不打死你,只是让你一段时间失去意识而已,不会疼的,反正就算疼你也能忍得住。”

    “哦,你随意。”我不慌不忙的往手上倒了一些洗发露,然后转过了身,正面面对幽香的来袭,直接导致幽香捂着脸败退,再怎么算,幽香还是个大姑娘呢,你指望她的保健体育课能学的有多好?这么说吧,虽然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但是该知道的统统不知道,“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嘞……”

    我的心里有一个计量表,记录着我和幽香两个人的抖s属性比,当我的数值完全压倒她的时候,那就是我胜利的时候,在此之前这个计量表几乎就没有动过,今天,终于在这种环境下,计量表开始缓缓改变了,我的抖s实力占据了上风,果然老话说得好,女王再威风,也干不过一个不要脸的面首,虽然我不是面首,但是原理是共通的。

    “对了,你最好快点做决定,再耽误下去,你身上的味道酝酿太久,可能就不是洗一次澡就能洗下去的程度了。”我不知道今天我是怎么了,但是我现在颇有一种想到大街上大喊:我要和女粉丝睡觉!的冲动,这种冲动直接被我转换为了战斗力,“来吧,做出决定吧。”

    “你!转过去!把眼睛闭上!然后蒙上!敢睁开你就死定了!”幽香没得选择了,身上的味道已经越来越重了,再这样下去,在浴室这种温暖潮湿的地方真的要发酵了,想想大肠刺身,哎呀,不行了,我又要吐了。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见好就收也是我的优点之一,对于幽香这种人,太过于得寸进尺也会导致反效果,所以要严格的把持好一个度,否则就会强奸不成反被插,我转过身,闭上眼,用毛巾把整张脸都蒙上,反正这里是我的地盘,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盗摄。

    “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啊……咳,他奶奶的,老是被你带沟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现在只要一转身我可能就会看到天堂,虽然紧接着到来的就会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