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换装play-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三章 换装play

    “好了,凑合穿吧,我这可没有你的衣服,不过文文的衣服应该跟你的型号差不多。”风见幽香自己那身衣服已经完全没有清洗的必要了,就跟那些被我在浴室里脱掉的一样,内衣内裤,秋衣秋裤,绒衣绒裤,毛衣毛裤,棉衣棉裤,皮衣皮裤,军大衣,皮大氅,狗皮褥子,小坎肩,小背心……

    “哼,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连个澡都洗不安生!”风见幽香隔着门跟我发脾气,可惜了,我居然忘了在卧室里安装盗摄设备,不然现在正好直播,“喂,别的都可以,就是你给我的这个bra有点紧啊。”

    “忍忍吧,你是比文文大一点,不过也没超脱d的cup,别人的你更穿不上。”我一张嘴就是专业的数据,说真的,我能说出幻想乡所有人的cup,包括森近霖之助的!“穿好了没?穿好了赶紧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两个失踪了呢。”

    “着什么急,谁会以为我们失踪了?他们只会觉得我们肯定有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他们的思想就跟你一样龌龊,庸俗低俗恶俗。”又过了一会儿,风见幽香才把门打开,我一看,嗯,挺合适的,就是短了点,文文本来比幽香是要矮上一些的,上衣短一点倒是看不出来,可是下半身嘛,你们也知道,文文是穿超短裙的,再短一块可是看得很清楚,就是传说中的那啥小短裙。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幽香这威胁毫无震慑力,我的眼睛被挖出来又不是第一次了,她是不知道我原来的外号叫什么,当年我可是被某些恶意诽谤我的人称作眼q的!诶,你们说眼q要是眼睛里进了沙子是不是特别费眼药水啊?

    “你什么意思?啊?你不穿衣服不让我看,穿上衣服还不让我看,你到底想怎么样?”人一生出来就注定是要让别人看的,而不是给自己看的,哪有人一辈子什么都不干光照镜子玩儿的?“好,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等着。”

    我一口气跑回了永远亭,当然,这次没有再掉进陷阱里,永琳还在实验室里,继续研究着那一片骨翼,对于她这种研究人员来说,这种珍惜的样本比起宴会要来的更加吸引人,更何况,她本来就不太喜欢乱乱哄哄的气氛。

    “永琳,借我一套衣服!”我一脚踢开实验室的门,吓得永琳手上的试管当时就掉到了地上,啪的一声摔的稀碎,地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掉了一大片,永琳的鞋子上也溅上了一点,她立刻踢掉鞋子远远的甩了出去,看得我都愣了,“喂,你搞什么呢?”

    “你吓死我!”永琳在胸口一拍,一阵的汹涌澎湃,“我只是想试一试这骨翼在酸性条件下会产生什么反应而已。”

    “什么反应都不会有的。”我上次在变成腐蚀之湖的雾之湖里已经测试过了,“腐蚀性最多只能摧毁我的血肉,对骨骼是没什么作用的,如果她是克隆我的产物,那没必要把这种性能取消,像我们这种人,只要有骨头就还能动。”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进行测试。”永琳从附近的鞋柜里拿出一双新鞋,看起来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了,“事实证明一般的酸性环境对这骨翼根本没有卵用,所以我才会换成我最新研究出来的超强酸试剂,可惜啊,被你给搅和了。”

    “那就别去试了,反正也很无聊。”我伸出手,“拿来吧。”

    “什么啊?”永琳先是天然呆的问了一句,然后思考了十几秒,最后吐出一句,“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的?”

    “所以说借我一套衣服啊。”我又把来意解释了一遍,“别磨蹭,麻溜的。”

    “衣服?”永琳头一歪,“我的?”

    “废话!因幡帝的衣服我穿的进去吗?”

    “好吧,跟我来。”永琳拉着我的耳朵把我往外面拖,我的鞋跟在地上磨出两道凹槽,我去现在的女生是不是都这么暴力?我耳朵都快要断了,永琳,你给我轻点,你不是会读心术吗?那为什么听不到我在心中的呐喊!

    左转右拐,也不知道怎么我就被永琳拉到了一间我从来没到过的小房子门前,永琳从兜里掏出一把一米多长的钥匙,插进了锁眼里,往右边一拧,咔吧,钥匙断了。

    “哦,真不走运。”永琳把我拎到前面,“你,开门。”

    “你早该让我来的。”我从大钥匙孔里把断了的半截钥匙弄了出来,伸手从永琳头上拔了根头发,我的头发太短开不了这么大的锁,我把头发伸进了锁孔里,用手一提,一带,锁就开了,“好了,然后呢?”

    “然后在这等着。”永琳拉开门,里面一片漆黑,她自己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别看这房子看起来很老了,但是隔音效果确实好,以我的听力居然丝毫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没过多久,门被拉开了一道缝,一只手拿着一套还有温度的衣服伸了出来,“给你。”

    “哦。”我接过衣服,闻了一下,嗯,新鲜的,“为什么要直接脱?”

    “因为我就只有这一套衣服,你满意了吗?”永琳的手并没有缩回去,“现在,把你的衣服给我!”

    没办法,我总不能让永琳一直在里面光着,我切换成索德布雷加,然后把永琳的衣服往身上套,我的索德布雷加形态有一米八几,比永琳高了十几公分,永琳的衣服穿在我身上也短了一块,不过大小还是挺合适,就是胸口也有点紧,这下,就跟幽香穿文文衣服的感觉一样了,我看她还有什么话说,我把自己的衣服放到永琳手上,跟她说了一声,就又跑回彼岸居。

    “这叫什么事……”一分多钟之后,永琳穿着我的衣服从房间里再次走出来,活动了几下手脚,“柔韧性还不错,这就是外星系使用的材料?确实有趣,不过他要我的衣服到底想干什么?撸管吗?有人会对着自己撸管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