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美铃故事会-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四章 美铃故事会

    “如何,这下你平衡了吧!”我穿着永琳的那套明显在我身上短了一截的衣服,跟沙发上瘫着的幽香显摆,“你又把我库存的啤酒都喝完了?”

    “瞎说,我只喝了一点。”幽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了我半天,“嗯,这下不错,走,上宴会上耍耍去!”幽香搭着我的肩膀就把我往外面拽,脚步虚浮,颇有些凌波微步的精髓在里面。

    “呵呵。”我心说这傻货绝对喝多了,好么,就是啤酒喝四吨也绝对上头啊,啧,说起来还真没见过她喝醉酒,没想到居然变成这种性格,早知道应该洗澡之前先灌她……条件也不允许啊,哪有两个人全身馊了吧唧的坐一块喝酒的?“好好好,走,耍耍去。”

    宴会现场,这个号死后已经分成了好多小圈子,各自搞着各自的节目,比如爱丽丝和上海蓬莱的主仆组合就吸引了许多小baby,这次是货真价实的小baby,都喜欢看爱丽丝姐姐的人偶剧,爱丽丝身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面,神绮一脸潮红的看着爱丽丝,两个鼻孔直冒白烟,我就知道她没修炼成功。

    另一边,美铃居然搞了个小剧场讲故事,也吸引了不少人,蕾咪啦,芙兰啦,琪露诺啦,露米娅啦,反正就是假冒伪劣的孩子这一群。

    “哦,永琳你怎么……秦钺炀?你搞什么鬼?”月夜见和八云紫正一边谈着什么一边从另一条路走过来,月夜见首先看见了我的衣服,刚一张嘴就看见了正脸,再一看,幽香还穿着我老婆的衣服呢,“等下,我重新问,你们,搞什么鬼?换装py吗?”

    “你猜~”即使我是个五大三粗的抠脚大汉,卖个萌什么的也是毫无问题的。

    “……”月夜见不经意间回了下头,看见了穿着我的衣服正往神社这边走过来的永琳,“好吧,我觉得只是你们疯了而已。”

    “你应该习惯这一切。”与月夜见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处变不惊连表情都没有变化的八云紫了,“在经历了那么多让人奶疼的事情之后,这种状况仅仅是毛毛雨洒洒水而已。”

    “嗯,我还是回月球吧,地球太危险了。”月夜见捂着脸一副不想跟我们同流合污的样子,但是很遗憾,当她与我们签下联合防御协定的时候,她就已经‘污’了。

    由于幽香的脚步实在是太飘,所以我索性也来到美铃的故事会上坐一会儿,顺便听听美铃到底都在讲些什么,把幽香往椅子上一放,我挨着蕾咪坐了下来,并且不由分说的把她抱到了我的膝盖上,啊,能量恢复中。

    蕾咪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安静下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

    “呜,姐姐偏心眼。”芙兰爬上了我的肩膀,双手按着我的头,她口中的姐姐指的也不是蕾咪而是我,“这里就由芙兰占领咯!”

    “喂,杂鱼,你还挺受欢迎的啊。”一只巴掌拍到了我的后背上,拍的我虎躯一震,力量太大了,毫无疑问,就是幽香,除了她没人会下这么重的手,“嘁,明明只是个变态而已。”

    “闭嘴吧,小东西,安静听故事。”我直接反手抓住那只手,把幽香拽到了蕾咪原本的那张椅子上,“闭嘴,不许说话!”

    我们前面,美铃没有受到我们这里的小插曲的影响,依然在讲着故事,居然还是华夏国的老事情,也难怪,对于这些不安慰的山寨小baby,也只有这样的原创故事能吸引她们了,而此时,她正开讲一个新故事。

    “你们知道吗,在古时候的华夏国,在人类之中有一种很恐怖的事情,就是给女人裹小脚。”美铃换了一副恐怖的面孔,虽然看上去一点都不恐怖,“那时候甚至有一句老话,叫‘女子无脚便是德’!”

    “哎哎哎哎,注意点啊。”我插了句话,“那叫无才便是德!”

    “对啊,脚得裁(才)下去一块那才是德。”美铃这文化水平我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小学里上了十二年,反正肯定没毕业。

    “为什么要裁下去一块啊!”我是外星人来的,所以呢,我并不知道美铃说的这个事,但是我下意识地觉得很恐怖,别说是脚了,就是让我带个口罩我还觉得说话费劲呢。

    “好!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要裁下去!”美铃一拍桌上这醒木。

    “行,你说啊,为什么要裁下去?”我接了一句,有来言有去语,而且我真的要弄清楚这件事。

    “因为那时候的人们常常讲叫‘三寸金莲’,他们这个女人脚小,是从那个南唐后主李煜那里开始,李煜就非常的喜欢这个小脚!”美铃这样子活像是一个说书的,“李煜你知道吧?”

    “李煜我不知道。”华夏国古代人里我就知道一个秦始皇,毕竟跟我是本家。

    “我也不知道。”结果美铃自己也来了这么一句。

    “靠,不知道你说他干嘛呢?”我当然是不服啊,那谁都不知道谁知道是不是有这人呢,就是真有,谁知道他是不是喜欢小脚呢?

    “那好我们不提这个人了!”美铃要把这一页掀过去,“就说是曾经有人喜欢这个小脚!就是这么多年来流传下来,女人就要裹小脚!你看看!你看看!”美铃探过身子拉着我的手一阵乱摇晃。

    “哎呀这是手!手!”我用力把美铃的手挣开,我去劲儿还挺大,“哪他妈有裹小手的啊?有吗?”

    “小……用小手裹小脚嘛。”美铃强行找理由。

    “那大手也照样能裹小脚嘛!”我这一句话出口,蕾咪噗嗤一声喷了。

    “那没有小手裹得好嘛。”美铃似乎已经忘了她是在讲故事了。

    “大手才方便啊!”好在,我他妈也忘了我是过来听故事的了。

    “不是,秦大佬你吃过粽子没有?”美铃一拍桌子站起来了,“你看那个包粽子小手就很好嘛!”

    “这不是包粽子这他妈说的不是裹小脚嘛!”这次美铃是没说错,可是整个歪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