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斗法-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七章 斗法

    一顿火锅吃掉了四十多份鲜羊肉片和肥牛,外加八十多样青菜,我们一行五个人满意的捂着肚子走出了火锅集中营,据说灵梦居然就打算把这个火锅集中营一直开下去捞钱了,简直是太丧心病狂了,谁会为了他妈吃顿火锅特意跑到这么冷清的博丽神社来?也就只有宴会的时候这里才会有客源。

    好运的是,由于吃饱了,幽香终于离开了那个椅子,自己起来走路了,顺便还帮我抱了芙兰,我就说她是个萝莉控吧,她自己还死不承认,这样嘴硬的人可是要送去杨永信那里电疗的啊!

    “呼……”我抽着新到手的烟袋,满足的呼了一口气,俗话说得好,饭后一袋烟,赛过活神仙,虽然我们的年龄要比很多所谓的毛头神仙还大上好几倍,不过终究我们并不在那个神仙的世界观里面,“怎么说呢幽香,这烟袋的烟嘴给我一种……怎么说呢,有一种淡淡的香味。”

    “啊?”幽香立刻抬手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烟袋,又看了看我的,脸色当时就变了,“靠,拿错了!我手里这个是新的!把我自己以前用的那个给你了!”

    “哦,也就是说我们这也算是间接接吻了对吧。”我不为所动,这烟袋是用过的还是没用过的,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我会在用坏了之前一直用下去,而按照幽香的说法,这玩意是用不坏的。

    “闭嘴,敢说出去你就死定了!”幽香恨恨的嘬了一口,警告我别打算乱说话,否则死啦死啦滴干活!

    “你这话就不应该对我说,你还是想想怎么付这三位的封口费吧。”我是肯定不会出去乱说的,就算是说了也没事,反正现在幻想乡里是个人就知道我跟幽香梅蒂欣这一家三口的关系了,反倒是周围这三位,这次我可不会出封口费了。

    最终,幽香用了两只拳头当作封口费,算是把这件事掩盖过去了,只不过啊,这个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想怎么说,我们也是管不了滴。

    “哟,看看你们两个,像什么样子?”就在美铃回自己的地盘继续讲故事之后,我们迎头就碰上了一个很不友好的人物,谁呢,长者的化身,洩矢诹访子,“一人抱着个孩子,一块玩着变装play,还叼着情侣烟袋,你们是生怕有人不知道你们之间那点猫腻是不是?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活了?”

    “单身狗个屁啊,你不是结过婚吗?”我毫不在意的用指甲挑着烟灰,感觉自己也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了,“早苗不就是你的私生女吗?”

    “都跟你说过了我们只是远房亲戚啊!早苗不是我的直系血亲啊!老娘别说结婚就连男朋友都谈崩了十好几个了啊!”诹访子帽子上的眼睛都快要瞪出血了,只见她一手挥舞着单身狗保护协会的木牌子,另一只手拿着乾坤圈就朝我扑了过来,我不慌不忙,反手一甩,一坨烟灰正中她的面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幽香拿起烟袋在诹访子的帽子上连嗑三下,直接把诹访子砸进了帽子里。

    “……”看着只剩下帽子露着的诹访子,我跟幽香沉默许久,然后各自蹲下捂着脸,“一不小心就打配合了……”

    “乖,乖,不哭,不哭。”蕾咪芙兰同时伸出小手在我们的头上摸着,天哪,这一幕要是被人拍下来发到网上,我们的一世英名就要全都毁于一旦了,文文是没有威胁的,但是姬海棠嘛,好像不在这附近,呦西,这下好办了。

    “你们心里是不是在想什么邪恶的事情?”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帽子里传出来,以前我就见识过,诹访子可以把全身都蜷缩进自己的帽子里,天知道她的身体到底是有多柔软,反正文文铃仙小恶魔都做不到,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每天晚上努力耕耘……咳,努力试验出来的,“居然敢如此对待神明,你们还真是胆大包天了!看我法宝!神奈子!护驾!”

    “嘭!”神奈子从半空中落下,闪亮登场,虽然落地的时候明显是把腰闪了,但是那一下露出来的大腿很漂亮所以我就不做追究了。

    “啊啊疼疼疼疼……”神奈子装了半分钟不到的蒜就开始全身痉挛,似乎全身都已经疼的无以复加了,“啊啦啦啦全身所有的主要关节好像全都报销了。”突然,她啪叽一声倒地上了,拉着我们两个的腿就不松手了,“赔五百万吧!”

    “你说说你啊神奈子,不是我说你,你真的就觉得自己这么廉价吗?”我知道这是遇上碰瓷的了,但是对于这种人,我有特别的应对技巧,“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就你这个身份地位,最起码也得是宾利撞死的!”

    “宾利……撞死的?”神奈子楞了一下,想了半天没明白什么意思,“能解释一下吗?我没怎么听懂。”

    “就是比如说吧。”这种事情当然是举个栗子说起来才更容易明白了,“假如说你今天出门上大马路了,过来一个夏利,‘咣!’给你撞出去了,给你撞得一身的血啊,绝不倒知道吗?绝不倒,等宾利!”

    “哦,呦西。”神奈子眼睛一亮,好像找着新的发家致富的办法了,她站起来,从兜里掏了五千块钱递给我,一鞠躬,“多谢老师赐教!”

    “嗯,好好努力,总能碰上宾利。”我把钱揣好了,抱好蕾咪,跟幽香转身走了,留下神奈子在原地憧憬未来,还有诹访子在那暴跳如雷,别说宾利了,就幻想乡这里面,连个夏利……连个黄大发(天津华利与日本大发合资生产面包车品牌,天津卫曾经的记忆)也找不着啊。

    “这些神明简直闲着没事干,早苗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不然能轮到她们两个出来撒野?”我真不明白了,明明信仰都已经低的不行了,这两个货还有时间在这搞怪碰瓷,有这个功夫去传传教不好吗?真打算等到白莲神子她们出来之后再搞三方会战?感情你们两个都姓俄罗斯姓氏不插不舒服斯基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