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越是和睦,越是不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零八章 越是和睦,越是不安

    宴会转眼就到了傍晚,晚上可就不是博丽神社一家之宴了,整个人之里都会开启祭典模式,魔理沙为我们提供了海量的烟花爆竹,都是平时搞炼金做废了的炸弹,我真怕她哪天一不留神把自己炸了,回头我再去她家没人开门了,砸开门一看里面就剩下一个屁股,那多不好啊。

    “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腰中枉挂三尺剑”靠在树荫底下,我抽着烟袋哼着小曲那叫一个悠哉,“不能报却父母冤”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我头上的树叶子里冒出一个脑袋,文文就这么倒挂着问了我一句,头上还带着伪装用的树叶子,“本来我以为你这么火急火燎的人根本就不喜欢听戏曲的。”

    “我确实不喜欢,但是听多了偶尔来两句也不错,我也不是什么好嗓子,唱着玩呗。”我一口白烟吐在她脸上,呛得她连连咳嗽,“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得本宫喜心间,站立宫啊门叫小番!!!!咳咳咳咳”完蛋,没唱上去。

    “行了行了,别显摆了,我都在树上监视你半个小时了。”文文从树上跳下来,翻了个身安然落地,“我来是想问问,你今天晚上打算跟谁一起?”

    “一起什么啊?”我叼着烟袋,两只手伸到背后挠起了痒痒,“你还是直说吧。”

    “祭典啊,你不会打算四个人一起吧?”文文拿着相机‘咣咣’砸我脑门,“说说吧,今天你想选谁?”

    “我也很想知道。”一块圆形的还长着草的泥土被从我脚边顶了起来,泥土下面是小恶魔的脑袋,“呼,我为了在这潜伏可都努力一个多小时了,这挖隧道还挺累人。”

    “咳咳”我正惊奇着呢,这两个小丫头的出场一个比一个奇葩,就听见我身后的那棵树咳嗽了两声,紧接着,树干上开了个门,铃仙从里面走了出来,“呼,闷死了,在这树干里一呆一下午真有点受不了。”

    “”我这时候的表情就跟刺蛇一样,“你们你们三个是来耍我的吗?”

    “呃,虽然很巧合,不过我们确实没有提前商量,呃,你会信的对吧?”文文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脸都在抽搐,很明显就连她自己都觉得难以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所以,我当然会相信,然后选择原谅她们。

    “这里有个问题,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不过就针对今天晚上的活动,简言之就是我会选择谁作为今晚的约会对象的问题,我感觉她们搞错了主次,“不是我想要选择谁吧?应该是你们哪位愿意跟我共度今晚的良宵才对吧,我怎么会有选择权,我又不是皇上,三宫六院六个媳妇随便挑。”

    “不对啊,你不识数了?三宫六院,这光加起来就有九个了,你怎么算出六个来的?”文文伸出手指头倒腾了半天,最后发现她没算错,所以她觉得是我算错了,“说啊,给个解释啊?”

    “你看,你们不懂了吧,三宫六院,有三个是公(宫)的,就剩下六个是愿(院)意的,所以就六个。”算法不同,就会导致结果出现差异,就好像这个递归如果搞错了,你编出来的那个程序绝对过不了老师那一关,“相比之下地主就幸福一点了,三妻四妾二十五个媳妇。”

    “三七(妻)二十一,加上四妾二十五个对吧。”小恶魔古灵精怪的,算这个倒是一算一个准,“就你这种计算方式,知道了谁都会算。”

    “好,那就这么定了!”文文突然一拍手,吓了我们一跳,“铃仙,今晚让你了。”

    “诶?”铃仙一愣。

    “我跟他的时间够长了,不差这一个晚上。”文文在铃仙头上一拍,虽然她跟铃仙差不多高,不过谁让人家脚底下是高跷呢,“所以,我退出竞争,更何况,我还有拍摄任务,今天大新闻肯定不少,刚才我看见风见幽香在那边看郭德纲,笑的跟个傻逼似的,这可都是绝版新闻,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文文飞走了,留下我们三个。

    “我也退出,如果是我的话,我更希望再去梦境里约个会什么的。”小恶魔则是在玩了一次伊瑟拉之后就开始上瘾了,天知道她上瘾的是单纯的梦境旅行还是那不可描述的灵魂交融,“我去看看小小魔有没有把帕秋莉大人的健康食谱坚持下去,如果没有,那就哈哈哈哈。”

    小恶魔也飞走了,留下我们两个,顺便为小小魔和帕秋莉祈祷一下,在投入我的旗下之后,小恶魔可没有原来那么好打发了,别的不说,现在小恶魔经过刻苦的修炼也有a级的战斗力了,跟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擅长火焰魔法,fff团后继有人啊。

    不过说实话,她们两个主动让位让我感到十分的惊讶,虽然我一直宣扬和平主义,但是我是真的没想到我家能达到这么和平,这样很好,对吧,多这么搞一搞就好,我这可是模范家庭,你们各位再看神绮她们家,见天鸡飞狗跳的,尤其听说黑暗扎基在拿到了我给的机械制成的香扎基翅膀之后真的又去找诺亚的麻烦了,而且还达成了一生中第一次平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样一来,我反而有点含糊了,最早的时候我并没有把小恶魔算在三个人的名额里,我们原本没有什么交集,只不过缘分总是意外到来,而且常常到来的让我们措手不及,我原本是想,第三个人应该是当然现在我也在往那个方向努力,但是同时我也在想,我真的应该继续下去吗?她的加入很可能导致我家这脆弱的和睦关系的全面崩盘,到时候可不是我消失就能解决的问题了,除非把她们的记忆都洗掉,可是,那也是绝对的禁忌,那么做了之后,我也就不能被称为人了。

    算了,顺其自然吧,我都未必活的到追到她的那一天,幻想乡还满是内忧外患,我也是堕落了才会把这种事情拿出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