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就连贝老黑都压制不住我的邪恶之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一十章 就连贝老黑都压制不住我的邪恶之力

    游戏很快结束了,我的贝老黑终究没打过对面的兔子赛罗,但是,不是我军不给力,奈何对面有高达,我这边所有的操作反应都是迟钝的,无论是攻击,防御,技能,甚至形态转化都慢了不止一拍,本来差三秒就能进化成电弧贝利亚,结果挨了对面一发等离子火花斩直接gg了。

    “喂,荷取,搞什么鬼?我这里延迟大得吓死人啊!”摘掉游戏头盔,我是怒不可遏,输给铃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因为客观条件而导致无法好好的玩游戏这点才让我接受不了,“你故意坑我吗?”

    “呃,其实我找到原因了,你想听吗,盟友?”荷取手上拿着一份分析报告,看起来像是真的,所以我姑且就压下了愤怒,先听听她怎么说,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爆了她,“其实问题就出在这次的游戏角色无论是不是反派,本质上都是奥特曼的原因,他们下意识的就在压制你内心的邪恶力量,所以才会导致延迟。”

    “哦,贝老黑在压制我的邪恶力量,那这么说我应该用炎头了呗?”我怒掀茶几,拉着铃仙就离开了游戏室,今天要不是铃仙在这里,我非要把荷取爆了不可,如果我是反派,那幻想乡就是黑恶势力城堡了,“我们走,不玩了!”

    “慢走。”荷取依然笑得跟奸商一样,反正她是不会退钱的,而在角落里,妹红依然在孜孜不倦的用自己的泰罗挑战辉夜的赛迦,然后被秒,因为妹红每次都是上来就用奥特炸弹,然后被辉夜用瞬间移动躲开,接着轰!因为游戏性的问题,泰罗的奥特心脏好像被砍了。

    走在人之里的街道上,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了,而且周围的人也渐渐的变少了,魔理沙的焰火表演会在靠近博丽神社的一侧开始,所以大部分人都聚集到那边去了,而我们现在前往的是反方向等等,周围人烟稀少,这就代表诶,我突然想***了。

    “铃仙,来一发呗。”我是个有话直说的人,直来直去的性格就是我的风向标,而且,我可是个很难拒绝的人,比他喵的项少羽还难以拒绝。

    “啊?”铃仙都没反应过来,毕竟我这个说法方式太跳脱了,她一时都接受不了,“您您您您在说什么哈呜您在说什么呀!”花了三秒反应过来之后,铃仙的脸瞬间红的跟美铃的屁股一样(美铃: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大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您哥哥是猴子啊!),紧张得连舌头都咬了。

    “没关系啦,我草丛都找好了,年轻人,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嘛,你看着周围都没几个人了,只要我们保持安静,没人会知道的。”我现在理解为什么贝老黑抑制不住我的邪恶之力了,请称我这为恶魔的低语,哇哈哈哈哈咳咳咳“没关系,如果你实在害羞的话我们可以不把衣服全脱了。”

    ‘砰!’铃仙的头顶爆出一团白雾,大脑短路当机了,难得,我居然也有捡尸的一天,拉着有点坏掉的铃仙躲进了草丛,我要开始我的老司机治疗过程,让铃仙从有点坏掉转换为彻底坏掉,嘿嘿嘿嘿。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的火气发泄了很多,我提好裤子,背上铃仙,准备去和焰火现场的人群汇合了。

    “秦大人坏死了。”铃仙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的我是心花怒放,“这也太胡来了吧!”

    “腿都软了就别说这种话了,你不是也没反抗嘛。”我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什么表情,不过估计跟贝老黑差不多,“真要是不愿意你可以打我啊,插我眼踢我裆啊,用符卡把我打飞出去啊,你不是都没做吗。”

    “呜”铃仙又把脸埋在我后背上了,“秦大人欺负人”

    “我可是坏人,我记得我一千多年前就说过。”我用手一挑刘海,用飘杂,就是这么自信,“那么,即便如此,你还是到我这来了,这不是命运,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我就是要告诉你,你的这个选择,很富有挑战性。”

    一阵微风吹来,幻想乡夏日的夜晚一般并不算太过于炎热,暑气消散,偶尔有一丝风吹过还是挺凉快的,这不,铃仙就感觉裙子下面一凉,之前因为刚刚完整老司机治疗课程而有些迟钝的神经被立刻惊醒了,铃仙立刻把右手从我的脖子上拿了下去,往裙子下面摸了摸,摸到的只有自己的肉,还有些粘稠的东西。

    “!!”铃仙的表情都可以做成表情包了,“秦大人,我的内裤去哪了?”

    “哦?你才注意到啊。”内裤这种东西当然是要随身携带,所以,它现在就在我的口袋里,“今天不同于以往,没有清洁手段,直接穿上可是会弄脏的,内裤我拿来收藏了,兔兔你就忍了吧。”

    “”铃仙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第几次呆若木鸡了,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现在是被我被在背后,而一个人被背着的姿势,是臀部下沉,你知道那是什么风景吗?反正我已经派遣了三只乌鸦全程直播了,现在我的解析系统上显示的全都是铃仙的咳咳,下面的自行想象吧,“啊呜!”

    铃仙刚要大叫就被我堵住了嘴,她不知道周围没有人,但是我已经侦查过了,我才不舍得把我的兔兔让别人看到,但是,如果铃仙这一嗓子叫出来,那问题就不一样了,听见动静的村民肯定会赶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总不能把这些人都灭了口吧。

    “安静,相信我吧,只要你不大叫,周围就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我突然发动穿梭次元,带着铃仙回到了彼岸居,说归说,我怎么可能让铃仙带着满满一那啥的那啥真空的去看焰火?“好了,到家了。”我瞬间换手完成了公主抱的过程,从背到抱其实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转换过程,前提是臂力足够,“我会帮你把每一寸都洗干净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