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西斯特姆艹蛋的助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六十九章 西斯特姆艹蛋的助攻

    “你跟我过来,先别亲了!”永琳突然拉住我的胳膊,直接把我从被子里拉出来了。

    “松手你个死变态,我还没穿衣服呢!”她抓的是我的右臂,我完全挣不开。

    “我都不介意看,你还BB上了!”永琳一点没有松手的意思,“闭嘴,跟我走就是了。”

    永琳拉着我来到了隔壁的小黑屋里,别想歪了,永琳怎么可能看上我。

    “什么事啊到底?”我随便找了块垫子挡住小伙伴。

    “你什么时候又跟这乌鸦好上了?”八意永琳身为医生,**什么的早看习惯了。

    “就这几天的事,怎么,堂堂的月之贤者也开始八卦了?”我有些不以为然,八意永琳是个八卦的人吗?怎么可能。

    “我没空跟你废话,我就问你一句,你打算把优昙华怎么办。”然而八意永琳似乎真的打算进入八卦行业了。

    “你管的太宽了吧,啊?”我跟谁拍拖是我的私生活,就算她活了八亿岁也没资格管我。

    “优昙华是我的弟子,你说我该不该管?”八意永琳不知道从哪把弓都掏出来了,她的内裤也是亚空间科技的吗?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呢?”八意永琳强,我也不是吃干饭的,“你想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

    “你到底喜欢谁?打算娶谁?乌鸦还是优昙华?”永琳拉弓搭箭,瞄准我的眉心。

    “我特么两个都娶你管得着吗?”我右手拉着垫子,左手蓄势待发。

    “你还能再不要脸点吗?”永琳连气息都锁定了我,我能感觉到她的杀气。

    “能!我还打算娶第三个你管得着吗?”但我什么时候怂过,在对抗之中,你的怂只会让对手变本加厉。

    “那如果我让你只能选一个呢!你选谁!”永琳的箭矢到了爆发的边缘。

    “我?我会选择一枪崩了你!然后再娶三个!”

    “还行。”八意永琳突然收了弓箭,杀气也消散于无形,“回答的不错,优昙华可以交给你。”

    “哼,考验我……”我也收起了拳头,“有必要这样吗?”

    “当然有,我的弟子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如果你的回答我不满意,我会强制性的让你离她远点。”八意永琳其实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冷漠,只是她对人的关心是无法捉摸的。

    “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如果你穿着你的盔甲,很难,风见幽香都干不掉你,我就更不可能,但你现在是裸奔……噗……没错,是裸奔。”八意永琳突然的一笑看得我一愣,我几乎没见过八意永琳笑过,而且是以这种方式,怎么说呢,挺萌的(笑)。

    出了小黑屋,文文和铃仙还等在外面,不过铃仙一看见我脸又红了,谁让我没穿衣服呢。

    “他没事了,不用再躺着了。”永琳说完就出了屋子。

    “我……我去给你拿件衣服来。”文文则回流亡者工厂给我拿衣服,屋里就剩下我和铃仙了。

    “怎么,你也想来一口?”不知为什么一看到铃仙脸红就想调戏她,软软的兔耳娘什么的太特么萌了!

    “诶?”铃仙下意识的点头,但又马上否决,“才……才没有!”

    “那你刚才还看得那么起劲,在我亲文文的时候……”我装模作样的把脸凑过去。

    “诶诶诶诶……”铃仙的脸散发着浓浓的热气,甚至都扑到我的脸上了。

    “永琳同意了哦,我追你的事。”我没真的亲上去,而是凑到她耳边吐出这么一句。

    “追追追……追我什么的,那种事情我怎么不……”铃仙的大脑几乎当机了。

    “原来你不同意啊,真可惜,好不容易才让永琳答应的,结果是自作多情啊……”我故意不让她看到我的表情,不然就以我现在暴漫一样的表情铁定露陷。

    “并……并不是不同意啊!只是从没听说过啊!”我的反应让铃仙急眼了。

    “那……愿意吗?”我继续在她耳边吐字,“同意让我追你了吗?”

    “啊啊啊……哈伊!”铃仙猛一点头,然后风一样的捂着脸跑了。

    “呼……”我长舒一口气,“爽……”

    然后,在文文回来之前,我花了几秒的时间让小伙伴沉寂下去。

    折腾了一溜够,我跟文文终于回到了流亡者工厂,文文还有些内疚,但我暂时还不能安慰她,因为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西斯特姆这个狗娘养的……诶她妈好像也是我?总之这个臭不要脸的人工智能教训一顿。

    “西斯特姆,在我把你从系统中清除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说?”

    “sir,我不需要解释,您跟文文小姐的关系突飞猛进,而且还得到了铃仙小姐的正式追求权,更何况还是在她已经知道你和文文小姐关系的情况下。”西斯特姆表示自己只是在助攻。

    “你这都特么跟谁学的损招啊你!”我一想发现结果还确实如此,但西斯特姆这招使的实在是太艹蛋了,即使吃了永琳的药祛除了主要症状,但我现在还有点关节发僵。

    “sir,我的数据库来源都是您,因此,任何我的行为准则都是基于您的行为方式来编排的。”

    “给我说人话!”

    “也就是说我能想出这么损的招完全是得益于您性格上的阴损狡猾,sir。”

    “你咋不说我阴险狡诈呢!”

    “那当然是为了给您留点面子,sir。”

    ……

    最终,我还是没能下定决心把西斯特姆拆了,只是因为那样战斗会很不方便,绝不会是因为她那蛋疼的助攻的原因,没错,绝对不是。

    之后,我花了一会儿时间,给文文洗脑,让她相信我趴下只是因为西斯特姆的错,跟她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也没想到文文在这种事情上不是一般的固执,直到我拿出最后王牌:她再提这件事我就再裸奔出去躺一夜。好不容易才把文文哄睡着,我则抱着文文睡了一夜,又什么都没干,我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了,多少牛人都是先上车后补票,我这算不算有色心没色胆呢,呵,人渣也有人渣的原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