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D-255-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一十二章 D-255

    我在下午就把衣服换回自己的便服了,毕竟不跟幽香组队了,我也不能老是一副索德布雷加的样子,不然真的要成变态了,但是永琳并不知道,还依然穿着我的混沌道服,嗯,说实话还挺有些异域风情,跟八云紫的气质完全不同。

    “我是跟你借了,但我也不能总是穿着吧。”我又叼上了烟袋,美滋滋的嘬着,幽香的烟草味道真的不一般,“你的衣服我放在我家里了,回头你去一趟好了,不过记得把我的混沌道服也还给我,这可是蓝送给我的。”

    “耶耶耶,瞧你那小气的样子。”永琳差点没一箭把我给续了,“小老婆都给你了,就算跟你要点彩礼也是他娘的应该的!”

    “嘿嘿嘿,文明点,别他妈瞎骂人,敢骂我信不信我抽你!”我烟袋一甩,甩出去一小撮烟灰,直朝着永琳盖了过去,“别以为你岁数大我就不打你,比你大的我打了好几个了!”

    阖家欢乐,很好,但是即使是这种情况下,世界依然不太平。

    时空界夹缝,明显是黑科技的人造平台,一间明显是高级管理员使用的办公室。

    “准备的怎么样了?”一个长得跟陆仁贾一样的人穿着一身白大褂,问着另外一个人,“都完成了吗?”

    “是的,如您所愿,88在上一次战斗中所收集到的数据已经全部输入255的系统之中,下一次行动的时候您就能见识到他的威力了。”那个被问话的长得像泡辉已的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傻逼回复,“回收黑暗之种的计划势在必得。”

    “这就好,黑暗之种可是夺天地之造化的神圣之物,绝对不能落在秦钺炀那种残次品的手上!”陆仁贾一拍桌子,“早在几亿年前我就反对让生物兵器拥有自由的意志!生物兵器确实要有意识,但那必须处在我们的控制之下!可笑的是那些混蛋居然反驳我的提议,害得我还得大费周章的调开秦钺炀再引来混沌之光灭了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周折,现在,黑暗之种终于还是要落在我的手里!”

    “我还是不明白,黑暗之种到底是什么?”泡辉已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只要能完全激活黑暗之种的力量,别说是对抗混沌之光,就算在这个位面称王也不是空口白话!可笑那些白痴居然只想用它来自保,真是死有余辜,如果你不能为所欲为你要力量有什么用?”如果我能听见这段对话,我就会发现这句话以前也有一个人对我说过,然后我就能猜到一切了,可惜我没听见,对,我得装作没听见。

    “报告!”就在这时,又跑来了一个人,长得跟刘忙饼一样,“255已经激活,可以下达指令了。”

    “我们现在就去。”陆仁贾站起身来,三个人一起往外走。

    一间明显是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停放着大量的生物舱,大部分生物舱中的个体都已经死亡,处于黑暗状态,但是有两个是亮着的,其中一个编号88的生物舱之中泡着的正是88,此时她似乎已经修复了损伤,而另一个亮着的就是最后一个生物舱,编号255。

    “255。”陆仁贾走到了255号生物舱前,“睁开眼睛。”

    “早上好,主人,有何吩咐?”255睁开眼睛,咧开嘴露出一嘴锋利的仿佛野兽一般的牙齿,而在他的身上,有不少地方都覆盖了黑色的甲壳和角质层,以及一部分机械构成的躯体,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个人形异形一般,给人带来的感觉只有恐怖和丑恶。

    “知道为什么我给了你一副与秦钺炀相似的身姿吗?”就如同这个陆仁贾所说的,此时泡在生物舱之中的这个255,长了一张跟我极其相似的,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一样的脸,而且如果不计算那些异形化和机械构成的肢体,他的身体各方面数据也与我十分相似。

    “当然,主人,因为我将取代他,成为最强的秦钺炀。”255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击败我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没错!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我给了你他所没有的东西!”相反,陆仁贾倒是突然变得十分激动,手舞足蹈的大叫着,“你就是秦钺炀所封闭的本性,也是他的末路!你是现在这个残次品完全解封内心的恶魔而觉醒为半神的存在!但是!你一天没有夺走黑暗之种,你就不能成为最强的秦钺炀!”

    “长官,有一些小问题。”泡辉已举着一台笔电走了过来,“因为幻想乡所覆盖的结界的影响,如果我们直接往幻想乡里传送单位,在幻想乡里会先出现空间扭曲的异象,这样很可能导致计划提前暴露,而且255的能量层级太高了,想要让这么巨大的能量个体穿越时空界需要长时间的引导,这需要时间。”

    “那就让88去争取时间,反正也没用了,就让她发挥余热吧。”陆仁贾的命令毫不留情,不愧是反派,“最终数据计算需要到什么时候?”

    “三天。”刘忙饼回答,“从传送完88之后到255也完成传送需要几个小时的间隔,不过我想88的性能足以支撑这段时间。”

    “好,三天之后,夺回黑暗之种!”陆仁贾发出一阵冷笑,“秦钺炀逍遥的太久了。”

    然而此时,正在幻想乡里的我们还是毫不知情,一心享受着宴会,享受着焰火,享受着魔理沙的劣质焰火爆炸后的刺鼻气味以及一些没在空中爆炸而是直接掉下来的焰火爆弹。

    “其实,再过个三四天,我就要回老家结婚了。”永琳突然开口,语出惊人,把铃仙又吓傻了,“月夜见在月之都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得先回去了,也不知道质量怎么样。”

    “难得啊,你居然会同意相亲,不过说起来,我也打算过个几天之后张罗个婚礼什么的,也算是有个正式的说法。”谁能没点私心呢?反正我是打算过几天办个小婚礼,算是做个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