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崩溃的红魔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一十四章 崩溃的红魔馆

    当我成功的出现在空间扭曲内部的时候,一阵巨大的疲劳感瞬间席卷我的全身,我不由得单膝跪地,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啊……呃!啊!!”我强忍着这股并不是疼痛但是依然难以忍受的怪异感觉,试图站起身来,“西斯特姆!西斯特姆!这是怎么回事!回答我!西斯特姆!啊!!”

    “滋滋滋……”传来的只是杂音,就在这一刻,我知道完蛋了。

    外部。

    “文文小姐!我联系不上主人了!”西斯特姆也在同一时间发现自己的意识无法连接到我的生化计算机了,“应该是空间扭曲导致的干扰,虽然之前已经确定一般的通讯无法穿过,但没想到连我也不行!”

    “这……”文文一愣,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瞒着,“各位,坏消息,西斯特姆无法联系上秦钺炀,换句话说,我们跟里面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

    “不仅仅是联系,你自己看。”永琳指着空间扭曲,“视觉也被扭曲了,虽然看起来我们能看到内部,不过那只是假象,如果我们真的能看到,秦钺炀穿梭进去的时候我们应该都能看到。”

    “所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了。”幽香又试了几次,依然没能破开空间扭曲,“真不喜欢这种把未来交给别人的感觉。”

    “往好的方向想想吧,至少这个人是秦钺炀,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心里好接受一点了?”八云紫这种开导人的方式这辈子都当不成知心小姐姐了。

    “哼。”幽香只是哼了一声,“有时间跟我说这种话,不如赶快发布紧急事态,让所有人各自回家躲起来,别靠近这里。”

    “你以为我这个妖怪贤者是白当的?”八云紫嗤之以鼻,“你以为蓝为什么不在这里?”

    内部,我花了十几分钟才让自己感觉好一点,但是,当我注意到时间,发现现在比起我使用穿梭次元的时候居然晚了一个多小时,这代表,连时间都已经被这空间扭曲所扰乱了,已经是时空扭曲的程度,一个小时的时差,那可是从北京到东京的区别,同时,这也代表着我只剩下最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带这里的所有人出去。

    “怎么可能呢……”但是,这是不可能的,红魔馆里,有上百的妖精女仆,虽然平时这些妖精女仆都仿佛是背景一样的被忽略,但是,她们是活生生的,在生命的层级上,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我必须……赶快……就算是……至少……”

    轰!突然,红魔馆的钟楼整个炸开,巨响混杂着烟尘笼罩了那周围的一切,看来在这里,还发生了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情。

    红魔馆的院墙大门大开着,而原本应该在这里的美铃却不知去向,门口一片狼藉,明显是经过一场战斗,没办法,我穿过院子,走向红魔馆内馆。

    “姆?”刚一进门,我就看到帕秋莉倒在地上,身旁的地上躺着她那本从不离手的书,但是如今,那本书却被分成了两半,断口异常光滑,明显是被什么利器一击斩裂的,“姆!”

    “都说了……叫我帕琪也好,不要叫我姆啊!”在我的紧急抢救措施之下,帕秋莉一口气吐出来,悠悠转醒,不过她第一句居然是吐槽,啊……有必要吗?“88!88在这里!我不是她的对手!美铃把她引到别处了!”

    “好了!现在先告诉我!其他人都在什么地方!”这种时候最不能有的就是慌乱,如果连我都慌了,还指望谁来救我们?“蕾咪,芙兰,小小魔,还有所有的妖精女仆!都在哪?”

    “88来袭的时候,我让小小魔带着芙兰和所有的妖精女仆躲到图书馆的藏书室去了,蕾咪……糟了!美铃说她打算跟蕾咪一起对付88!”88的资料在这些熟人之间都是有所了解的,至少帕秋莉知道88的战斗力与现在的我不相上下,就算是美铃和蕾咪合作也未必就能打赢,而我刚才看到的爆炸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形成的。

    “好,我先带你去图书馆。”我抱起帕秋莉,左手一拳打中地板,瞬间将地板开了一个洞,“藏书室在哪里?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藏书室是我用来收藏一些特殊的书籍的地方,因为那些书都很危险,所以我将那里做了特别的强化,而且从来不跟任何人提起。”帕秋莉有气无力的解释,刚才的一阵惊蛰让她刚刚恢复了没多少的体力再次告罄,“那里放的都是像亡灵黑经死海文书一类的禁忌,但是也没有比那里更安全的了。”

    在帕秋莉的指引下,我找到了藏书室,并且成功用我的魔法阵知识解开了门锁,刚一开门,就看见一把烈焰构成的怪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把莱瓦汀收起来吧,芙兰,是我们。”我知道这把剑是什么,芙兰也能独当一面了,但是现在也不是欣慰的时候,我将帕秋莉放下,又把那本被切断的书放到她手里,“小小魔,照顾她,我会回来的。”

    “欧尼酱!”芙兰直接跳起来扑到我的胸口,“我们该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这里要交给你。”我伸出我已经有些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芙兰没戴帽子的小脑袋,“保护好这里的所有人,等我回来。”

    “嗯!”芙兰重重的点了头,“芙兰会遵守约定的,所以欧尼酱也要遵守约定。”

    “我保证。”我放下芙兰,“但是我有个问题,这里,有什么武器能用吗?”这次进来的匆忙,而且为了轻装上阵,我什么都没带,还在身上的只有波动军刀,光束手枪以及从不离身的亚空间超级仓库,可惜里面全是破烂,没有一种能在现在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就用这个吧。”芙兰突然再次召唤出了莱瓦汀,只见原本不规则的烈焰魔剑在芙兰的手中慢慢地缩小,凝固,最后变成了一把暗红色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