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泣之刃的力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泣之刃的力量

    “欺人太甚!”眼看已经有七八个假学死人倒在地上处于恢复状态,影狼发了狠,借着赤蛮奇的中二战术勉强顶住了剩下的几个假学死人的联合进攻,只不过由于情势危急,她们并没注意到,在场的假学死人少了一个,影狼直接将双手刺入一个假学死人的腹部,往外一拉来了一招手撕鬼子,但是她知道,过不了多久假学死人就会再次恢复正常,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一声惊叫。

    是那个消失的假学死人,他居然潜到了地下,越过了影狼的防线直接从若鹭姬附近冒了出来,而若鹭姬的水弹打在他身上就仿佛搔痒一般,毫无建树,从之前风见幽香的攻击就能看得出来,这些假学死人不仅仅是不死之身,而且对能量的抗性非常高,眼看假学死人的大拳头就要打中若鹭姬的脸。

    “出生的时候没人教给你五讲四美吗!打人别打脸啊!”拳头最终打在了一对交叉架起来的手斧上,赤蛮奇在最后一刻回防,既防死了内马尔同时另一边也没让梅西反越位成功,赤蛮奇两手一翻直接将假学死人的手臂卸了下来,然后一阵乱斧生生的将假学死人剁成了炸酱,“呼……呼……他奶奶的累死我了……”

    地上的炸酱动了一下,然后开始往一起组合。

    “靠!”影狼一时疏忽,防御的姿势只完成了一半,她感觉这一下自己的手骨都开裂了,眼看着另一只拳头在自己的视线中渐渐的放大,影狼甚至都不打算躲了,然而,拳头在最后一刻居然停在了影狼面前,紧接着,所有的假学死人身上都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不仅如此,空气的温度也骤然下降了几十度,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三人的身体依然冻僵了,而三人周围的竹子更是直接冻结爆开变成一地冰渣。

    “我闻到了笨蛋的气息。”赤蛮奇抽了抽鼻子,看向了假学死人背后的方向。

    “我建议你们立刻离开这里,然后站在屏障后方……咳,没什么。”艾尔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了过来,紧接着琪露诺就用最快的速度飞了过来上手拉起三个人就往外侧撤离。

    “喂,干什么这么着急?”影狼的手臂疼痛难耐,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离开。

    “冻住他们杀不死他们的,我要把他们周围所有的地方全都炸掉,彻底清除他们。”琪露诺没有说话,但是艾尔的声音再次传来了,奇怪的是,在竹林里因为竹子的反射,声音应该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可是艾尔的声音却似乎有着固定的方向,“别找了,我在你们头顶!”

    眼看着四个人脱离了攻击范围,艾尔双手向上高举,一个圆球从她的双掌之上浮现你,缓缓向上爬升,正是曾经我们费尽了心思都不想让她用出来的攻击范围足以跟雾之湖的大小相当的终极魔法,“天泣之刃!”

    上万条水桶粗的光束从圆球中像是不要钱一样的涌出,其能量完全注入了假学死人所在的土地,即使在攻击范围之外,巨大的气浪都让几个人感到窒息,柔韧的竹子连同它们扎根的土地被一起掀到半空,仿佛暗器一样的朝几个人袭击过来,琪露诺在四人面前凝结了一道冰墙,这才获得了一片安全地带。

    “天哪,幸好这里距离我的家足够远。”因为是三人集会,为了表示公平,她们特意选了一个对于三个人来说路程差不多的位置,也幸亏迷途竹林足够大,要不然,影狼的家可能会跟着这些那些假学死人一起化为飞灰,“但是这真的能干掉他们吗?我的弹幕对他们好像没有什么用。”

    “所以才需要先冰冻。”艾尔从半空中落下,而天上的圆球还在持续不停的轰炸,“先用冰冻削弱他们的对能量防御,然后再用天泣之刃进行灭绝,这是西斯特姆所推断出的对于我们两个来说唯一能彻底消灭那些假学死人的方式。”艾尔说着拿出了一份报告,“对了,看看这个吧,这是西斯特姆对那些东西的分析报告,他们貌似就是这种被称为假学死人的东西。”

    “有这个必要吗?不是已经干掉了?”若鹭姬还以为只有她们遇到了这些假学死人,但是如果真是那样那倒好办了。

    “你错了,现在幻想乡全境几乎都受到了这些来自其他空间的假学死人的袭击,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艾尔打破了若鹭姬的幻想,将报告递给三人,“西斯特姆已经将这些信息传给其他人了,不过你们似乎没收到。”

    “我们的通讯器都没带在身上,毕竟平时也没什么事会联系到我们。”影狼捂着手臂苦笑,谁会想到这就出了事呢?

    “别动。”艾尔伸出手握住了影狼的手臂,一丝丝白光浮现,然后渗了进去,“治愈术,应该能帮你愈合,我们得立刻赶往下一个位置。”

    “哪里?”赤蛮奇将手斧掖在披风里,她倒是没受什么大伤,只不过体力消耗也不小。

    “西斯特姆计算你们是最需要援助的,所以我们先过来了,主人现在还在昏迷,人手不够,所以我们下一步要去永远亭,辉夜姬的战斗力在我之上,就算赢不了也不至于输。”

    永远亭。

    “这些东西,不会衰老的吗?”再一次确定自己的须臾之力对这些假学死人毫无用处之后,辉夜就放弃了能力直接开始用她那百宝箱砸人了,她的宝具虽然比不上娘闪闪,但在幻想乡里也是首屈一指了,“粗俗的生物,如果你们也是兵器的话,就不能向秦钺炀学习一下礼仪礼貌吗?”

    “公主大人,请您注意一下,这些东西根本没有耳朵的。”留琴凭借手中的光束军刀正不停地把假学死人连续的分解,而永远亭也同样有一个战五渣的吉祥物,因幡帝,虽然手里举着大木槌,不过那种东西很明显对于这些拥有不死之身的假学死人毫无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