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二十四章 弓

    “我希望你是在开玩笑,西斯特姆。”文文拳头一紧,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过很明显你没在开玩笑,秦钺炀还在睡吗?”

    “是,主人还处于昏迷状态。”西斯特姆回答。

    “真是大牌呢,真是过分的家伙。”文文转身对着蓝和咲夜,“我去想办法把秦钺炀叫起来,虽然不知道行不行,不过也只能试试了。”

    “你去吧,我们会先顶住这些怪胎。”假学死人依然还有很多,由于幽香被打飞到雾之湖,紫正跟d-255对峙,永琳却失踪了,这些假学死人只能由蓝和咲夜来应付。

    另一边。

    “那我也最后的回答你一次,你的话我只当是在放屁。”虽然惊异于d-255的力量,但是紫依然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幻巢飞光虫之巢!”

    “啊,我早知道你根本不会妥协了,食古不化的老顽固,就跟秦钺炀一样不知变通。”眼看攻击来临,d-255的样子却仿佛郊游,“知道吗穿梭次元是个好能力,连我都不会,不过我也做了些改良,请来看看吧,空洞装甲。”

    d-255举起了左手,在前面张开了手掌,掌心朝前,看上去就像是在照风俗照。

    一个漆黑的洞在d-255的掌心之前展开,紫的攻击弹幕居然不受控制的自己飞了进去,或者说是被吸了进去。

    “还你。”d-255将手往外侧一拧,空洞再次张开,一个聚集成一团的妖力球被吐了出来,很明显,这就是刚才那些被吞掉的弹幕,而现在,它们却成了d-255的忠实打手。

    妖力球飞到半途却突然爆炸,一支箭穿过了妖力球钉在了地上,是永琳,之前她的失踪其实是跑回家拿了一趟家伙,而此时,她站在距离d-255八百里咳,米开外的一座小山丘上,成功地拦截了妖力球。

    “哦,随缘箭,我最讨厌这东西了。”d-255转头看向永琳所在的方向,“就是因为所有人都不配合,所以才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呢,无所谓,既然不明白,那就去死呗。”

    “死的是你!”d-255非常强大,这让他变得很啰嗦并且喜欢浪费时间,而八云紫却可以借此机会准备反击的力量,“境界生与死的境界!”生与死的境界,这是八云紫平时根本不敢触碰的禁忌,它的强大之处就是可以逆转生死界限,一旦境界变更,活人将死,死人复活,违背了因果循环率的力量注定会招致世界树系统的排斥,会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但是如今,面对d-255这种惊异的对手,八云紫只有孤注一掷。

    “这是”d-255面露惊容,他的头渐渐低了下去,双手也从握拳的姿势改为张开手掌,垂在了身体两侧。

    “呃”八云紫捂住了头,天谴还未到来,但仅仅是发动能力改变生与死的境界就几乎让她无法承受。

    “不对!”然而,从八云紫的位置看不见,但是从永琳这边,凭借她的视力却可以清晰地看到,d-255那隐藏在阴影下的嘴,在笑,“老东西!快闪!”

    声音在空气中的速度大约是三百四十米每秒,这就代表永琳的声音从八百米外的地方传过去需要两秒多的时间,所以,晚了。

    “你很高兴吗?”d-255突然抬起头,“骗你的!哈哈哈,有趣吗?”d-255抬起双手手掌,他的双手掌心各安装着一个红色圆形的仿佛水晶一样的东西,“热炎炮!”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本就消耗巨大的八云紫毫无防备,d-255双手掌心喷出的热炎炮直接冲进了八云紫勉强打开的隙间,与此同时永琳的声音才刚刚到来。

    d-255左手保持着热炎炮的攻击,右手则朝着八云紫的隙间没有张开的位置打了过去,拳头挥至半途,突然转向右耳边,抓住了一支箭,随手捏碎,再回头时,八云紫却已经不见了。

    “嘁,跑了,真是不干脆的家伙。”d-255看着眼前被烧成焦土的地面,挠了挠头,一副很不爽的表情,“罢了,先后顺序无所谓,现在是你。”

    “你可以试试。”d-255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低沉,但是永琳确确实实的听在耳中了,永琳握紧了手中的弓,朝着d-255的方向张弓搭箭,永琳很清楚,我擅长剑术,而弓术则要差上一些,d-88也是剑术专精,所以d-255应该也是一样,而在这个距离,剑术几乎用不上,“前提是这一箭没有先打穿你的脑袋,秘术破晓之刹!”

    仿佛破晓时分的第一道曙光,永琳的箭尾带着金色的流光划过天际,这是永琳压箱子底的弓术,上一次用的时候可能八云紫还是个年轻人。

    “啊,朝阳的气息,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朝阳这种象征希望的东西了,我会让你们全都陷入绝望的。”d-255的手中居然也出现了一把弓,一把紫黑色的弓,没有箭,但是当他拉开弓的时候,弓弦上却自动生成了一支箭,与弓的式样相似,这支箭也是紫黑色的,散发着一种不祥之气,“另外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跟秦钺炀不同,我最擅长的,是弓术,而且在你之上哦,阴阳穿影!”

    金色流光与紫黑暗影在两人之间接触,时间似乎都陷入了停顿,两支箭就这么僵持在空中,不分胜负,仿佛就会永远这么僵持下去。

    许久,寂静的空气中突然传出‘咔’的一声脆响,永琳的箭上,出现了一道裂痕,这一下就仿佛信号一般,金色流光上的裂缝宛如皱纹一般显现,随后突然破碎,紫黑暗影,气势不减,直接穿过了永琳的前胸,从背后穿出,缓缓消散。

    “”永琳手里的弓跌落在地,她的双膝缓缓弯曲,最后跪倒在地,身体向后倒了下去,阴阳穿影准确的穿透了她的右心室,心肌断裂,供血在瞬间被阻断,“我当年真该吃了那颗蓬莱药的靠为什么要吐出来呢啊,对了,是为了能再一次变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