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虚假的生命-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二十五章 虚假的生命

    “好,解决一个了,真是没有挑战性。”d-255将弓收起,扭了扭脖子,仿佛紫和永琳完全没能让他热身一般,“这地方都是这么弱的生物吗?好吧,看来只有神灵才有资格让我发挥力量了,唉”

    “别太目中无人了!”雾之湖的湖水突然炸开,两个全身湿漉漉的幽香同时从中跳了出来,落在了地上,举起了两把幽阳,“双重-湮符幻想火花!”

    “呵,你的能量还不错的样子。”d-255突然开始大笑,“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我收回我的话了,果然这里还是有些有趣的人在!”d-255突然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两只手臂在面前摆成了x型,没有握拳,右臂在前面,左臂在后,然后缓缓的举过了头顶,然后,左手突然握拳收回了腰间,右手臂却在右前方竖起,毁灭性的力量波就从这条手臂上爆发出去,“末日粉碎!”

    双重幻想火花带着庞大的气势,由于幽香的杀气导致连魔炮本身都变成了黑红色,而d-255的末日粉碎则是与之前的弓和箭同一款式的紫黑色光线,看起来毫无威胁,不过事实上,末日粉碎的威力在双重幻想火花之上,因为d-255的能量比幽香的更高,不仅仅是总量,还有一次性可以使用的数量。

    幻想火花坚持了几秒钟就被推了回去,d-255无视了幽香的分身直接打中了幽香的本体,幽香在最后关头身体歪了一下,末日粉碎擦过了她的右臂,仅仅这一下,就让幽香的右臂自根部往下全部蒸发,连带右肋也被伤到了一部分,都能看到里面的肋骨。

    “啊哈哈哈哈哈不错,很好很好!”d-255大笑着鼓掌,“你比刚才那两个要有意思多了,怎么样,还能再来吗?我有的是时间哦。”

    “别太过分了你这杂鱼!”幽香的愤怒几乎达到了极点,她现在甚至已经连疼痛都要感觉不到了,伤口完全坏死,也没有任何的血液流出,暴怒的她一口气召唤了十个分身,“你不是想看吗?那就看吧!十一重-湮符幻想火花!”

    “哦,真漂亮!”d-255再次摆出了之前那一套姿势,看起来那应该是为了蓄力而做的动作,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右臂没有竖着举起来,而是横在了胸前,“末日清算!”

    末日清算,跟姿势一样,自然是一道横向的光线,不过威力可不仅仅是换了个姿势那么简单,不知道为什么,采用这个姿势之后的末日清算,威力差不多有之前的末日粉碎的两倍左右。

    类似的攻击,类似的碰撞,结果也是类似的,只不过这一次双方的结果换了过来,威力提升了五倍有余的幻想火花这一次压过了末日清算结结实实的打在了d-255的正面,剧烈的爆炸甚至将不远处的咲夜的耳朵都震得暂时失去了听力,她立刻发动能力将蓝往肩膀上一扛,扭头便跑。

    一击之下,幻想乡出现了第二个雾之湖,一个没有水的雾之湖,红魔馆附近的假学死人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几个位于爆炸边缘的假学死人还剩下一小半的身体,正在缓缓在生着,随后就被蓝一个一个的宰掉。

    “咳咳咳咳咳”幽香剧烈地咳嗽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却咳了满手的血,幽香的双腿甚至都在打颤,不过骄傲的自尊心让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倒下去,就像当初第一次与我对打的时候一样,“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好看吗!”

    “挺不错的。”让幽香没想到的是,她真的听到了答复,随着烟尘渐渐散尽,完好无损的d-255浮现了出来,在他的身体周围,覆盖着一层锥型护盾,“好看的甚至都有些危险了,如果不是棱镜护盾我可能真的会受点伤呢,给你点九百八十一个赞,剩下的十八个以六六六的形式发给你哦亲”

    “闭嘴。”幽香的拳头都已经握不紧了,重伤加上灵魂力的大幅度消耗,她现在的情况不比之前的八云紫好上多少,可能唯一优势的就是她的身体素质了吧,“你不知道你很烦吗?”

    “我知道啊,但是我就是要证明,反派就算话多也不会死,而且我并不打算洗白。”d-255收起了大笑的脸,转而变得僵硬起来,“我是最强的兵器,也是最强的生物,虽然我现在还不完整,不过无所谓,很快我就要完整了,当然,你是看不到了。”

    d-255第三次摆出了那个蓄力姿势,但是这一次,却跟前两次都不一样,d-255的双手在头顶直接向前推了过去,左手按在了右手手背上,发射出去的也不再是面状的光线而是圆柱形的光炮。

    “提前告诉你哦,末日审判的威力是末日清算的一点五倍,品尝一下吧。”d-255的末日审判划过幽香所在的土地,当攻击散去,那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嗯,两个了,很好,很好,现在可以去找秦钺炀了,嗯,闻到了,在这边。”

    八云之家。

    “咳咳咳啊呃”八云紫捂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往前上撞,试图缓解疼痛,在她旁边的地板上,风见幽香静静的躺着,除了呼吸之外没有任何的动作,“啊啊啊!”八云紫连连撞头,墙壁都被她撞得开裂,“我只能救这一个!八意永琳!你可别让我失望!你可不会这么容易死吧!”

    满目疮痍的大地附近,d-255已经离开,而在八百米外的山丘上,八意永琳再次睁开了眼睛,她的生命里很顽强,即使心脏被打穿也能活个几分钟。

    “真亦假时假亦真”永琳挣扎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根针管,“真亦假时假一针啊!”永琳踌躇了一阵子,最后似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将针管的针头刺进了自己的脖子,并将其中的药剂全部都注射了进去,没过几秒钟,永琳就像没受伤一样站了起来,但是,她胸口上的巨大破洞依然还在,她的伤并没有恢复,“虚假的生命,至少别留下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