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吾对父王华丽的背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吾对父王华丽的背叛

    d-255原本的意识是完美的兵器意识,没有情感,只懂得逻辑度量,但因为融合我的意识,导致它的意识中出现了原本不存在的部分,就是通过这些部分,我的意识渐渐地反侵入了他的意识,归根结底,同样是不完美的意识,我的意识要更强大,这份强大,主要就体现在我那近乎bug的无限灵魂力之上。

    d-255的意识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黑暗之种依旧无法为我所用!”d-255的全身都被我缠满了束缚,语气十分愤怒,在试图同化我的意识之后,他也获得了生物的感情,这让他的意识不再是完美的兵器意识,“为什么你!”

    “我已经很清楚了。”我把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正是黑暗之种让我拥有了无限的灵魂力,它也是对抗混沌之光最大的武器,只不过我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想起来,但是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是过时的!你!”d-255出现了愤怒的情绪,然而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情绪,这让他越发的朝着野兽的方向发展。

    “没错,我是过时了,但还不是一无是处。”我确实老了,甚至有时候我都会觉得文文她们在为我浪费青春,但是现在,我终于发现,自己还是有点用处的,“**,只是容器而已,我的意识,并不是在索德布雷加这个身份诞生的时候出现的,而是在秦钺炀这个身份诞生的时候出现的。”

    索德布雷加,是被归一神殿为了对抗混沌之光而制造出来的终极生物兵器,但是,我的意识诞生,却要在更早之前,只不过,我把那些事情统统忘了,到现在都没有回忆起来。

    “我,是秦钺炀,是这个搭载了黑暗之种的大脑,我,是随着黑暗之种的诞生,而出现的适格者,所以,即使现在的他们用我的基因强化制造出了你,你也无法完美的兼容黑暗之种,因为**可以克隆,但是意识不能。”d-255试图吞噬我,但是黑暗之种却保护了我,让我的意识没有因为同化而消失,反而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依附于他的意识之中,蚕食,侵入。

    “所以我,一开始就无法跟你争夺黑暗之种?”d-255身上的束缚越发的加重了,“但是,跟我融为一体,你也出不去了!”

    “没错,但那又如何?我们这种东西都会下地狱的,只不过是谁先谁后罢了。”我确实出不去,但是在这里,我可以为所欲为,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无法阻止我,“我不打算出去了,我会消失,但是你也别想留下,跟我一样,你也无法离开,在这里,我想带走你,轻而易举。”

    “你想保护这里吗?但是很遗憾,就算我失败,主人还会再派遣更强大的‘我’过来,到时候这个地方一样要承受灭顶之灾!”d-255终究还是兵器,他依然不会恐惧,更不会畏惧死亡,“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错就错在你居然把黑暗之种用在防御上!”

    “你的主人不会有机会的,d-88会带着所有人找到他们,让他们灰飞烟灭。”我此时的心情十分愉快,终于,我算无遗策了一次,这次的计算,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紫,永琳,幽香,你以为你杀死了谁吗?别傻了,你谁都没干掉,你的一切都只是无聊的奢望而已,是你因为突然出现的情感而导致意识出错产生的紊乱而已。”

    “奢望?是吗?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我跟你也有相同的脑电波,在这种情况下,我能读取到你的意识,你自己不也是在奢求着有一天八云紫会不拿你再当条狗来看吗?”d-255的情绪越发的混乱,“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只是在互相利用罢了!那既然如此,你为何还如此奢求!回答我,d-zero!”

    “d-zero?”这听起来就像d-88和d-255一样是个编号,但是我并不记得我有这样的一个编号,“不解释一下?”

    “这是主人给你设立的编号,毕竟无论如何,你也算是我们的父亲。”d-255的身体上已经被我的束缚之链缠绕满了,只剩下头部,“不然你以为d-88的dni解除之后为什么会那么痛快的协助你?”

    “你让我想起了莫德雷德,可惜,我不是棉被王,而且,我懂人心,却看不穿人心。”无论如何我不会承认自己有这样的一个儿子,“至于你问我为什么要奢求,那很简单,我希望文文,铃仙,小恶魔,艾尔,小9,幽香,妹红,幻想乡里的所有人都能保持着这样的美妙生活,一直这样下去,而我和八云紫的对立必将毁掉这一切,你是不会理解的。”

    “没错,我不会理解的。”d-255的脸上显出一抹冷笑,这一次不是做出来的,他是真的在冷笑,随后他的脸就被束缚之链所彻底封死。

    “是时候说再见了。”我看着那一整坨仿佛木乃伊一样的d-255,“有件事我还是骗了你,会消失的只有你自己而已,我会跟所有人一起继续见证幻想乡的存在,因为,你是一个人,而我不是。”

    外面,文文早已将d-255的身体重新立了起来,而此时在d-255的对面,已经苏醒的d-88站在那里,单手按在了d-255的胸前。

    “我也曾经被作为假想执行者负责回收黑暗之种,所以,这并不困难,我的可怜老弟,你就安心的去吧,一个人。”d-88当即激活了回收程序,将我的大脑重新从d-255的身体中分离了出来,“又见面了,父亲。”

    “乖,不过我现在可没有礼物。”仅仅剩下一个大脑,我依然可以通过西斯特姆的通讯网络说话,“永琳,到你了,解决这一切吧!”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特意跑回月球的?”永琳的弓上搭着那支冰蓝色的箭,瞄准了d-255的头部,“秘术破晓之刹!”

    在文文和d-88带着我脱离攻击范围的瞬间,永琳发出了这一箭,终于,幻想乡出现了第三个雾之湖,虽然又是一个没有水的雾之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