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灾后重建(二)-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三十二章 灾后重建(二)

    我是把那些人隐藏地点的坐标跟八云紫说了一声,只不过没想到她的动作这么快,而且黑暗扎基也真够义气的。

    “好了,现在你没有问题了吧。”八云紫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明显还是对我脸的伤有反应,“今天下午去一趟人之里,我有事情跟你说,地点在稗田家。”

    “我不用去,对吧。”紫只提到了我,所以幽香觉得这件事应该跟自己没关系。

    “没错,不打扰你们了。”八云紫直接开隙间跑路了,搞得像是有什么阴谋一样。

    “嘁,这老东西搞什么鬼。”幽香拿出烟袋点火,嘬了一口,吐出一阵淡烟,“你知道吗?她让你去干什么?”

    “差不多吧。”我点点头,“一般的事情在哪里说都可以,没必要特定到人之里去讨论,而且还在阿求的地盘,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关于人之里的防务问题,毕竟,这次的情况也暴露出了人之里防御的很多漏洞。”

    人之里在幻想乡等同于一个安全区的概念,但是现在,安全区却变得不安全了,这就很容易造成一些负面影响,一旦处理不好,幻想乡就跟外界的那些国家没有什么区别了。

    “她想请你去做防御设计师?”这下幽香也猜到了八云紫的意图,“她的算盘打的倒是不错。”

    “你之前不是闹别扭了吗?”我直言不讳,在幽香又露出恼怒的表情之后伸手阻止了她发飙,“但是实际,八云紫的心里比你更别扭,这点你也猜得到吧,而且她跟你不同,她不能直接表现出来,因为她是最高决策者,喜怒都不能形于色……呃,至少在其他人面前的时候是这样。”

    “呵,这我到不否认。”紫在幻想乡其他人面前的时候就是个最高领导人的架势,唯有到了我们这群老东西面前的时候,才会变成不用隐藏内心的逗比,“之前我也不该发脾气,我没打过255也不是你的错。”

    “我已经习惯了,被你打两顿而已。”我是觉得幽香能明白就好,我是可以受点委屈,不过我不希望我受的委屈变得没有价值,那会让我很尴尬,到时候我可能一时不爽就会又把255放出来。

    没错,255确实已经成为过去式,但是我的意识里却也不可避免的融入了一部分255的意识,这并不会影响我的意识,但是在必要的情况下,我还是可以让自己的思维方式转换为255的,就好像我最早时候丢弃的多巴胺抑制器一样让我保持兵器化的思维,不过,255的思维方式效果要比那个东西好多了。

    “这样多让我过意不去。”幽香嘴里这么说,可是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诚意。

    “你要是真过意不去,那就下嫁给我呗。”既然她都开这种无聊的玩笑,那我也可以说点那个电视台不让播的,“知道什么叫下嫁吗?”

    “不知道,你想咋地?”幽香瞪着眼,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下架,就是不让卖了。”其实就像我和文文一样,我和幽香之间也有一种默契,只不过这种默契常常只在我们打架或者刚刚打完架的时候产生,“好了,你还是赶紧哄哄梅蒂欣吧,你一宿没出来,都快把她吓哭了,你这次这别扭闹得是有点过分。”

    “我承认,好吧?”幽香知道我说的过分不是她打我的过分,而是对梅蒂欣的态度的过分,“我会好好道歉的。”

    “那就行了,走了,我还得去红魔馆看看重建情况怎么样了。”蕾咪的伤口在小八那把怪剑的效果渐渐消退之后已经开始恢复了,只不过进度缓慢,说起来小八那把剑好像不知所踪了,可能是跟255一起被永琳那一箭毁掉了吧,就算是依协莉斯的黑翼之刃碎片,也不是无法毁灭的,否则当年黑翼之刃又怎么会破碎成残片的?

    在距离红魔馆不远的地方,我停了下来,这里正是在我家附近那个雾之湖三号没水出现之前形成的那个雾之湖二号依然没水,此时,十几台挖掘机正往大坑里面填装土石,试图将大坑填平,而执行者毫无疑问的就是荷取手下那一群绿帽子小妞。

    这些用来填坑的土石自然不可能是从附近挖来的,否则就成了拆了东墙补西墙,那是傻逼才干的事情,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几台扛着大量的土石从远处跑过来,荷取的这些因为材料依然太重,无法进行平稳地飞行,只能利用喷射背包进行短距离的冲刺。

    “嘿,这些土石都是从哪里运过来的?”我叫住了一个河童,问了下情况。

    “就是从西面的那块丘陵地带,听说您不是还去那里清缴过赤火蛮族吗?”河童解释着,“我们的从那边挖掘土石运回来,然后再由挖掘机填到坑里。”

    “嗯,知道了,荷取呢?”一般来说荷取都是会处于工业第一线,她可不是紫那样的甩手掌柜。

    “头儿负责迷途竹林那边的坑,她的似鸟号装备了更多的喷射口,可以长距离飞行,所以她负责更远距离的土石运送。”似鸟号是河童得量产的原型机,因为太过于复杂而无法广泛使用,性能自然要比量产型高一些。

    “好,知道了,辛苦你们。”我的流浪者已经被派到各处受损严重的地区进行重建了,比如人之里的房屋,红魔馆,迷途竹林的竹子,魔法森林的树木这些,所以在填坑反而帮不什么忙,听说守矢神社也受到了袭击,早苗好像还表现的很不错,不过我倒也不用急着去,如果我的推测正确,今天下午我就能看到她们了。

    告别了河童,我又前行了一阵子,老远就看到了我的一大堆流亡者正拿着红砖进行砌造,在幻想乡里,这些常规部队的战斗力严重不足,只能像这样做些后勤工作,而且好像还挺实用。

    我靠近了大门,美铃依然待在门外,不过她现在倒是既没有打瞌睡,也没有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