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花开一次成熟,而我不会错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三十六章 花开一次成熟,而我不会错过

    “只有这一点……呃……有点困难。”幻想乡的战斗力很多也很强,但是分散的也太过于广泛了,就像这次,大部分人都被堵在家里根本出不来,而且偏偏还有一些人现在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比如蕾蒂,日罗院儚,还有我那丈母娘,“人之里本身的战斗力稀少这一点很难改变,现往出生也来不及了啊,人类怀胎还得三个月呢。”

    “等会儿,三个月?”妹红总是在我讲到最关键的时候插嘴,这个习惯可是不好,“那孩子是他的吗?这头上都绿得发亮了。”

    “那些都是细节,不要在意,我的是一种……现象!”别人绿不绿不关我的事,我只要保证自己不绿了就行,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不介意去把别人给绿了,“句实在话,妖怪怀孕的周期可比人类长得多,而且还不好怀上呢,我努力这么久了,连个受精卵都没见到。”

    “嘿,你该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吧?”妹红又来,这么严肃的会议上她就不能收敛一点?

    “你才有问题呢,我是人造生物,你好歹原来还是人呢,你不也没让慧音怀上吗?”五十步笑百步的东西,你怀疑我有问题,我还怀疑你有问题呢,“所以我想的是,关于扩充战斗力这一点我们暂时还无法解决,所以我们最好先把这个问题保留,等到以后有能力解决的时候再拿出来谈。”

    “好吧,那就取保候审,下次再议。”阿求明显是用错了词,不过我也不想去纠正她了,“那么下一个问题,关于这个粮食……”

    这场会呜哩哇啦的一直开到了夜里十点半,但是其实有好多问题其实是不用拿到这个场合来的,这一点我也跟八云紫提了,可是她美其名曰什么学习外国先进经验,还给我举了个例子。

    “诶,你知道吧,当初那是两千零一年的时候,美国出事了,就在九月十一号,他的那个百货大楼啊,让人拿飞机给怼了,当时把布什给急的,那去火的药三十斤五十斤的吃啊,人家作为头头,都能做到这个程度,我怎么能落后呢,这次幻想乡遇到的也算是恐怖袭击了吧!”

    八云紫就是这么跟我的,不过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内中的缘由同样耐人寻味,至于911到底是不是美国自导自演出来的为了入侵阿富汗的闹剧,这就不是我能出来的了,我们只谈风月,不谈政治,幻想乡可没有政客,所以我也没再反对,跟着一起把会议开到了夜里十点半。

    夜里十一点,我晃晃悠悠的回了家,感觉胃部一阵抽搐,太饿了,现在要是给我三十斤去huǒ yào,我他妈也能吃下去,还不带打嗝的,今夜里还有护墙和避难所的设计图要搞出来,明下午就得交货,唉,真是忙起来就没个完。

    脑子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应该不会是永琳没给我接好,应该是别的什么原因,我打开房门,本想找点什么吃了之后就继续干活,但是却发现厨房的位置有味道冒出来。

    “哦,主人,回来了?”恶魔端着一碗面从厨房走出来,“我也刚回来,饿得不行,要一起吗?”

    “嗯,很好,很好。”果然家里有人就是比一个人混日子强多了。

    五分钟后,吃了个半饱的我放下筷子,开始跟恶魔闲聊。

    “怎么你也回来这么晚?”家里现在看起来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因为所有的卧室门都是开着的,证明没人在屋里睡觉,而且浴室的灯也是黑的,最关键的是,西斯特姆告诉我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等等,让我猜一下,你下午去红魔馆了?”

    “居然猜到了,主人你果然够坏。”恶魔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我还是在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魔实在忙不过来,就让我过去了,哦对了,文文回妖怪山帮忙了,铃仙去永远亭修房子了,艾尔带着琪露诺去幻想乡各处查看,怕有漏网之鱼,所以今晚上都不会回来了。”

    “果然,红魔馆怎么样了?”我中午从红魔馆回来的时候,恶魔还没在那里,这代表,恶魔正好跟我走蹭了,“我中午倒是去了一趟,不过没待太久。”

    “除了重建之外,剩下的倒是很顺利。”恶魔扭了扭自己的肩膀,“主体重建倒是很简单,但是问题在于图书馆的重建,图书馆里是有很多魔法阵的,这些没办法靠流浪者搞定,魔刚来不久也没那个水平,除了帕秋莉大人之外就只有我可以帮忙设定了,啊,胳膊晃了一下午,累死了。”

    “魔法阵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不过我还得先把人之里的改造设计图先完成。”三两口将剩下的面汤也倒进嘴里,我抹了抹嘴,“不过在那之前,肩膀酸痛我倒是有办法解决。”我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过来,我帮你捏捏。”

    “你还有这套手艺呢?”恶魔走过来,“我还是第一次听。”

    “开玩笑,骨科大夫,专业的!”把恶魔拉到我的腿上坐好,我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我要是不干城管了找个地方开个医馆,赚的比现在多。”想当初驴鞭老师的父亲有个外号叫朝鲜冷面shā shǒu,我现在也有个外号,叫德国骨科大夫。

    我的手法绝对没的,没过五分钟恶魔直接坐我身上睡着了。

    俗话得好,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就难免心猿意马,就算是高雅如我也难以免俗,原本揉着肩膀的手呢,就不由自主的往下落了一拃长,但是作为骨科大夫,我是专业的,虽然位置变了,但是该揉还是要揉,当然,因为位置变了,揉的力道自然也要减轻一些,适应不同的位置嘛,专业的,就是这么敬业!

    恶魔还没醒,不过呼吸明显粗重了不少,嗯,没有反对,那我还是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