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暂时不会有地灵殿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三十八章 暂时不会有地灵殿了

    一道隙间闪过,我手里的牌子就不见了,就剩下一个把还在我手里握着。

    “你什么意思?”我淡定的转过身,把手里的半截木棍扔掉。

    “你什么意思?”八云紫脸都黑了,脑袋顶上翠绿翠绿的。

    “我只是在行使我的职责。”我又掏出另外一个牌子,重新写,反正这东西我身上多得是,“判定新出现的事物是否有害,然后进行处理就是我的职责。”

    “那你是怎么得出温泉有致幻作用这个结论的?”灵梦一直没说话,这时候却突然加入进来了,从她的眼睛里,我清楚的看到了的xìn hào,灵梦打算用这玩意来为自己收集资金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虽然我想说就以这个温泉的位置就算是正式开放了也不会有多少人来,因为妖怪山上同样也有温泉,而且被河童改造的非常高档,远远不是这种未经过任何处理的简陋温泉可以比拟的,不过谁都有做梦的权利,就好像前两天我跟255最后的对话一样,“八云紫居然会感觉自己变年轻了,这不是已经上升到精神毒品的程度了吗?”

    “嗯,有道理。”灵梦眼中的立刻消散,转身又拿锄头去了,“那我还是把温泉堵上好了,趁着现在面积还没扩大。”

    “嗯,这样更彻底,好,我也来帮忙吧。”我拿起了锄头旁边的铲子,打算客串一把秦一铲。

    “喂喂喂喂,球多麻袋!”八云紫着急忙慌的拦在了我们面前,“再考虑一下好吧?你们两个考虑清楚啊!真的把这个温泉堵上的话地灵殿就要延后了啊!”

    “你才要考虑清楚。”我拿出一本幻想乡旅行指南,翻开到地灵殿一节,指给八云紫看,“你自己看看,地灵殿可是发生在今年冬天啊!现在还不到秋天呢!你想让地灵殿现在就发生吗?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小五啊!地上的萝莉已经无法满足你的恶趣味了吗?你是有多饥渴啊!橙汁还不够吗?”

    “变态。”灵梦一脸看着萝莉控的表情看着八云紫,“死变态离我远点!话说我小时候你没对我做过什么吧!”

    “我看出来了,你们两个才是一伙的吧!”八云紫智商爆发,突然就看穿了一切。

    “你才看出来啊。”灵梦跟我一人拿锄一人拿铲,活脱脱一副要组团出门打丧尸的节奏,“幻想乡首发电视剧,行尸狗肉,热烈上映中!”

    “这种片子幻想乡广电局是不会让放出来的吧?”

    “幻想乡有广电局吗?”

    “没有吗?”

    啰啰嗦嗦的,为了这点破事我们折腾到中午,好不容易最后还是把温泉堵上了,等到了冬天再挖开,就可以以正常的时间线开启地灵殿任务了,嗯,我们简直太聪明了。

    博丽神社屋顶再往上,恋恋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她的身边还是那只成精的马来貘。

    “姐姐出不来了,炀还真是坏心眼,哦吼吼吼……”恋恋永远都是这样一副表情丰富的样子,但是说实话,她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就连我都看不穿,混元金斗的解析工作就有够慢,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解析,但是对恋恋的无意识的这种不知道算不算能力的能力的解析,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我甚至都在想,是不是应该先从她的姐姐小五身上找到突破口。

    “嗯。”马来貘深沉的应了一声,表示同意。

    这一次,由于关注点不同,我并没有发现恋恋的靠近,严格来说,凭借我现在的技术,如果恋恋不想让我发现她,我就绝对不可能发现她。

    守矢神社。

    “回来了?”早苗出门去采购了,现在守矢神社里只有看家的诹访子和刚刚从外面风尘仆仆一脸灰的跑回来的神奈子,“情况如何?”

    “交涉的还算顺利,如果她能完全的融合我所tí gòng的那个东西,那就很有可能让事情朝着我们的想象去发展,不过我也在想,这样做是不是会引起某些人的反感,毕竟无论是现在河童们用的太阳能电力资源还是秦钺炀的晶耀石能源,在安全系数上都要比这个强上很多,而且晶耀石能源可以说在各个方面都比我们这个要强。”

    虽然这个计划是早就确定下来的,不过神奈子还是觉得有点迟疑,而这迟疑的源头就是我所带来的晶耀石能源,在我的影响下,河童也开始使用一部分晶耀石能源,这对于她们的计划算是个意外的阻碍。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晶耀石能源不可能普及,你这大妈活了这么久,你有听说过晶耀石这种东西吗?”诹访子同样考虑过,但是却觉得晶耀石能源并不构成直接的威胁,“我更关心的是凭借地底的科技能不能做成完整的没有遗漏的设备出来,万一那玩意泄露了,那可就真不是闹着玩的了。”

    “就因为这个我才会把那东西给她的。”神奈子的表情有点奇怪,“不过我总觉得那个总设计师的眼神有点奇怪,地下也有河童吗?改天我应该问问。”

    白玉楼。

    “谢了。”我跟身后的隙间喊了一声,隙间关上了,我往前走了两步,妖梦正在院子里扫地呢,“妖梦,幽幽子呢?”

    “啊,秦大爷。”妖梦停下手里的扫把,揉了揉眼睛,“幽幽子大人还没起呢,我已经叫了三遍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是饿死了吧。”幽幽子是喜欢赖床,可是这都中午了,饿也该饿醒了啊,就是不饿醒,也该让尿憋醒了啊,然后就该闹唤饿了啊,这才是幽幽子的本色,像现在这样没动静,那十有就是挂了。

    “呃,死人也能饿死吗?”妖梦好像抱有反对意见,不过也不太确定的样子,“您有什么办法吗?”

    “当然有了。”叫上妖梦,我们两个一路走到了西行妖脚下,别说,这棵破树还真他奶奶的不小,这要是劈成柴得烧多少天啊,“妖梦,你去对面。”

    “啊,是。”妖梦也不知道我打算干什么,不过还是走到了树干对面,跟我对视着。

    “来,你拿那边。”我从屁股后面掏出一把大锯来,一头握在我自己手里,另外一头伸到妖梦那边,我又在西行妖上画了个,把锯齿对准了中心,“来,给我锯!”

    咔呲咔呲锯了没三秒钟,幽幽子从屋里顶着门就冲出来了。

    “哇!”幽幽子脑袋上顶着半截门板趴在西行妖旁边就嚎上了,“西行妖你死的好惨啊!好惨啊!!好惨啊!!!”

    没哭两声,西行妖上垂下来一根脑袋粗的树枝,直接把幽幽子抽一边去了,与此同时西行妖里传出一个声音,“哭什么丧啊!我还没死呢!”

    “诶?”幽幽子爬起来一脸的血啊,“咋个就说话了捏?”

    这一次,西行妖又没有动静了,似乎是不屑于继续跟幽幽子扯淡。

    “好了,幽幽子,我这次来是想了解一下上次假学死人入侵的时候,白玉楼这里的情况,我要做一下统计和整合,然后预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我是有听说幽幽子的死亡之力对于假学死人这种本来就不算是活着的东西几乎没有作用,但是事后这些假学死人也确实在白玉楼被清除了,这就是个很玄学的事情了,要么是幽幽子开挂了,要么就是妖梦开挂了,总之肯定有一个得封号的,“好了,现在,说说吧,幽幽子,当时到底怎么回事?”

    “嘛,这个啊,因为当时这个末日铁拳不是逃出去了吗?所以说当时这个温斯顿就去lán jié,但是后来呢,因为系统维护了所以后面我的我就没有看到。”幽幽子描述着当时的情况。

    “哦,所以说当时是妖梦用她新学的招数限制了大部分假学死人之后,再由你用灵力进行蒸发,是这样吧。”我将这一切都仔细的记录在了本上,“以你的灵力量,就算不能用死亡之力进行攻击,将一些无法抵抗的假学死人毁掉还是没问题的。”

    “对对对对对,就是这样,哎呀你这个概括能力很强啊。”幽幽子拍着巴掌一副崇拜的样子,一不小心,头上顶着的半截门板掉下来砸她脚上了,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一阵惨叫,“嗷嗷嗷!!!疼死宝宝了!!”

    “所以,妖梦,接下来的能请你继续讲吗?”我不为所动,我才不会天真的以为一个亡灵会因为被砸脚而疼成这样,我一个大活人都不会这么夸张,“刚才幽幽子说你用新学到的招数击倒了大部分假学死人,是妖忌教给你的那招?”

    我还记得当时妖忌的妖忌斩,一击就打断了我的波动战刀,而那之后妖梦为了训练连宴会都没有参加,应该就是为了能掌握这一招。

    “是的。”妖梦点头,“不过爷爷说这一招因为是他用所以才叫妖忌斩,如果是我用就不能叫妖忌斩,索性我就直接取了个名字叫妖梦斩了,虽然有点哗众取宠之嫌,不过……”

    “不过其实你很不擅长起名字,对吧。”妖梦的性格有点古板,起名这种事情常常会纠结半天,就好像佐佐木异三郎一样,取好名字的时候什么都晚了。

    “哈依。”妖梦也很尴尬,“您也知道这一招的威力,虽然我还无法发挥出爷爷那样的破坏力,不过也足以对付那些东西。”

    “嗯,好,我记下来了。”我收起了小本,“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了,来吧,让我看看你掌握到了你爷爷的几分功底,久违的来对练一局吧,八云紫,你也想看看吧,而且说实话我也想试一试新的玩具,或者说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玩具。”

    “你怎么总能知道我在附近?”八云紫从附近的房间里走出来,“我这次进来可是毫无动静的,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你个死变态。”

    “异性相吸嘛,毕竟,只是异性相吸而已。”我示意八云紫帮个忙,因为新玩具需要她的帮忙才能用,“妖梦,准备好,看看你的剑能不能劈开我这一招。”

    “好吧,好吧,每次你想玩我都得陪着,拿我当sān péi了?”八云紫伸出手掌对准了我,“梦境与现实的境界!”

    “好,来了!”我摆出了一个蓄力的姿势,跟255的末日粉碎的姿势一模一样,事实上,我这招就是融合了我原本的海帕奈奥基伽巴斯塔和255的末日粉碎之后的新玩具,所以我说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玩具,“末日终结者!”

    与255的任何发射方式都不同,我这招的发射方式是两只手以互不接触的状态直接往前推,也不用把手臂完全伸直,不然,多累啊。

    “妖梦……”妖梦拔出了楼观剑,不过并没有完全拔出来,只拔出了一半,“斩!”

    “好了,停!”紫直接用隙间将我们双方剩余的攻击都席卷一空,“感觉不错吧?”

    “嗯,差不多有妖忌一半的威力了。”我点点头,给出了我的评价,“还算不错。”

    “只有一半?”幽幽子复活了,在我们周围飘来飘去的,“我看不是挺厉害的了吗?”

    “威力是挺不错,但是你要考虑其他因素。”妖梦跟上次的妖忌有一点最根本的不同,就是在wǔ qì上,“妖梦用的是楼观剑,而上次妖忌打断我的波动战刀用的是木剑,你该不会算不出这之间的差别吧?”

    单论威力,妖梦这次发出的确实有当时妖忌的七成左右,但是考虑到楼观剑和木剑的差距,这个数据要往下降,如果使用相同的wǔ qì,妖梦现在的水平应该就是妖忌的一半左右。

    “这样啊……啊哈哈哈……我当然知道了。”幽幽子明显是根本没考虑到这一层,天然呆就是天然呆,只不过稍微黑了一点,不过她装大尾巴狼的技术实在有点不敢恭维。

    “好了,记录完成。”我把小本上那张纸撕下来递给八云紫,“我该去红魔馆帮忙了,话说……幽幽子,你不饿吗?”

    “咕噜噜!”雷声就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