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膜法阵联合系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三十九章 膜法阵联合系统

    眼看着幽幽子的肚子叫的跟清华池后面那锅炉一样,我也决定……先在白玉楼蹭顿饭再走,说实话如果就我一个人的话我还真是拉不下这脸来,不过好在,八云紫比我不要脸多了,所以我也得以找到了一个借口。

    当然,我的节操终究还是没有流失的那么彻底,知道单凭妖梦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我自作主张的钻进了厨房,帮妖梦解决了一半的工程量,当然,我的自作主张完全没有引起妖梦的反感,反而让她跟看上帝一样盯着我看了半天。

    妖梦的厨艺不错,都是被幽幽子那张嘴给逼出来的,我也得以混了一顿风味不同的午饭,饭后,告别了妖梦和还在继续吃起来没完的幽幽子,我抽着烟袋往红魔馆的方向移动,今天要帮帕秋莉把图书馆的膜法阵布置一下,好在不用我自备材料。

    膜法阵也分为两种的,一种是完成之后直接由膜法使进行魔力灌注,这种膜法阵构造简单,持续时间短,一般用于临时性的构成,另一种是在构造图中加入各种不同的材料让膜法阵自身形成一个魔力循环,结构上就非常复杂,但是除非被外力破坏,否则理论上是可以永久有效的。

    图书馆不是战场,当然是要用第二种膜法阵进行保护,而且说起来第一种膜法阵老子也干不了,要是遇到那种情况我也只能喊两嗓子以表悲壮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老子投八路。

    红魔馆门口,眼看着红魔馆的主体又被重新建立起来了,我很欣慰,这种建设速度很大原因上都是源自于我这些不知疲倦不用休息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的流浪者部队,感谢西斯特姆的辛勤工作以及三鹿牛奶对我们的资金赞助,喝三鹿,全民健康。

    “花吐艳香,终散落,我世何人,能长久……”走近了之后居然还能隐约听到有人唱歌,但是门口又看不见人,整的像是灵异事件一样,“……无常幽岩,今渡越,醉生梦死,莫再有……”

    “美铃?”我试着喊了一句,一般会在门口附近待着的也只有美铃了,但是为什么看不见呢?“你在哪呢?”

    “哟,秦大佬啊,又来调戏……咳,勤劳公务啊?”美铃保持着一记升龙拳的姿势从地底下钻出来,感情她之前一直在地底下埋着呢,我说歌声怎么时断时续的听着隐隐约约呢。

    “少废话,躲在地下干什么?以为自己是土行孙啊?”我走过去在美铃的身上一阵乱拍,全是土了,弄的美铃整个人看上去都是他妈屎huáng sè的,“不好好看门,小心咲夜又扣你工钱。”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欠红魔馆二百三十多年工资了。”美铃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至于躲在地下,我这是练习龟息来的,省得万一有哪天实在没钱了还可以装个死人收点份子钱什么的。”

    “你这样不好,知道吗?”我拿出一沓票子,看看周围没人塞进了美铃的胸口里,反正胸大也看不出来,“没钱了你直说啊,我有的是,记住别让别人看见,尤其是灵梦。”

    “哎呀伯伯!您这是救了我的小狗命了啊!”美铃感受着胸口那一沓子厚厚的票子都要哭了。

    “嘘,小声点,还嫌不够显眼是不是?”我摆摆手,径自走进了红魔馆,只要这笔钱不被发现,应该能让她的生活改善改善,唉,我还是这么心软。

    穿过花园,我来到了图书馆原本的位置,看起来帕秋莉还是打算在原来的位置把图书馆建立起来,而此时,帕秋莉,小恶魔,小小魔,咲夜四个人正围着一张桌子讨论着什么。

    “说什么呢,这么热闹?”我凑了上去,发现桌子上是一张图纸,而且还是图书馆的分解图,上面详细的记录了所有的膜法阵应该部署的位置,“图纸都好了还有必要争论吗?”

    “你不知道,单凭我和小恶魔两个人分工速度太慢,我们想分头行动,可是这样一来就需要助手。”帕秋莉解释,“我们有四个人正好两两一组,可是问题就在于小小魔的水平实在太差,连膜法阵材料都分不清,根本就没办法当助手。”

    “这简单,我就是来解决这问题的,我可是刚刚把所有的破事都处理完了。”我朝帕秋莉笑了笑,“你该不会是忘了我的膜法阵功底了吧,姆?”

    “都说了不许叫我姆!”帕秋莉吼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我负责左边,你去右边,小恶魔,你跟我一起,咲夜,帮他。”

    “没问题。”大图书馆其实是轴对称的,至少表面看起来是,所以从中轴线直接分开就很容易分工,“现在开始?”

    “等下。”小小魔举起了手,“那个,我干什么?”

    “你……搬东西。”我指着墙角堆着的装满膜法材料的xiāng zǐ,“搬东西。”

    “了解。”

    各自先搬着一箱膜法材料,我和咲夜来到了图书馆右侧墙壁的位置,墙壁只建造了一半,在我们完成膜法阵刻画的工作之后,剩下的一半墙壁才会被继续建造,将膜法阵包裹在中心,由我来进行主要的刻画和布置,咲夜则负责帮我打下手。

    “嗯,首先是……”我拿出帕秋莉刚刚给我的膜法阵清单,“首先是除尘膜法阵。”

    “除尘膜法阵?”咲夜楞了一下,“不是应该先从加固膜法阵开始吗?”

    “咲夜啊,你是图样图森破,来,跟着我的口型年,哥偶……苟!”我不知道帕秋莉以前都是怎么设定这些膜法阵的,但是我这种设定方式绝对是最为节省材料的。

    “哥偶……苟?”咲夜歪着脑袋不明所以。

    “对对对,来,跟着我念。”咲夜的思想已经被过去的思维定式所固化了,必须进行改造,“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年。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蛤蛤续一秒。”

    “呃,我们还是继续干活如何?”咲夜的表情迷之微妙,把膜法溶剂递了过来,这是描绘膜法阵的基础材料,“你到底想要怎么做呢?”

    “简单,加固膜法阵最后再做,先是除尘膜法阵,然后是除潮膜法阵,驱虫膜法阵……最后再是加固膜法阵。”我接过膜法溶剂,拿起毛笔在瓶子里沾了沾,开始在墙上画,凭借我对膜法阵刻画的精确度,仅仅十几秒钟就能完成一个膜法阵的基本构图,“凿子。”

    我朝后面一伸手,一把凿子放在了我手里,我右手握住凿子,左手作锤往上砸,很快,砸出了一个小坑,我又换了一个位置,开凿。

    “赤砂结晶五个。”开凿好了基座,我放下凿子,转身拿了五个赤砂结晶,“咲夜,胶水。”

    “给。”咲夜从xiāng zǐ里翻了翻,拿了一瓶子502胶水出来,我接过来喝了一小口尝了尝,嗯,有点甜,确实是真货。

    “一九三七年啊,鬼子就进了中原……”哼着小曲,我拿起一颗赤砂结晶往上面抹胶水,然后往一个基座里一按,再换第二个,继续如此,“先打开了卢沟桥后进了山海关啊……”

    五个赤砂结晶全被粘上了,我就这么说吧,别以为刻画膜法阵是个多复杂多高端的事情,该用胶水还得用胶水,有时候没有胶水了吐沫都得上,我见过最恶心的还有拿尿和完泥之后拿那个泥画膜法阵的,老有一些不实报道说什么膜法使都有钱,放屁!膜法使都是一群穷得底掉的货,整天搞研究又没有收入,哪就来那么多钱啊?

    “咲夜,四个地元素晶石矿。”我又往后伸手,我搬来的这个xiāng zǐ里没有是没有这东西的。

    “稍等。”咲夜又钻进xiāng zǐ里翻了半天,“没有,我这里也没有。”

    “来了来了!”所以说有时候巧合真的就不是巧合,小小魔正好抱着一摞xiāng zǐ跑了过来,往地上一放,又跑走了。

    “嗯,这下有了。”咲夜挨个打开xiāng zǐ,很快就找到了我要的东西。

    “好,继续。”我拿过四个地元素晶石矿,继续按照老样子上胶水,往开凿出来的基座里粘,“鬼子们就放大炮啊,八路军就拉大栓啊,瞄了一个准,piu”

    我刚唱到这,我身后的咲夜应声而倒,好半天才捂着脑袋爬起来,“不是我是吧?”

    总之呢,很快的,第一步的除尘膜法阵就被我完成了,但是这些膜法阵并不是一直线的排列在墙上,而是有的在上有的在下,排列的很诡异,而这正是我想要的,因为下一步的除潮膜法阵,就要从这里开始。

    “实话告诉你吧,咲夜,我要做的不是一堆独立的膜法阵,而是一个完整的膜法阵系统,用除尘膜法阵作为除潮膜法阵的膜法节点,再用除潮膜法阵作为驱虫膜法阵的膜法节点,一直到最后再完成加固膜法阵,能让所有的膜法阵联合为一体,效果更强而且消耗更低,反正图书馆的墙壁够大,足够我折腾了。”

    单一的膜法阵确实也能达成效果,但是我这种方式要更加的严谨,并且性价比更高,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一个膜法阵的某一个节点出了问题,整个膜法阵都是废的,而且没有修复可能,这就要求建造者必须能完全不出错误的完成整个膜法阵系统,需要大量的灵魂力消耗,通常必须要由十几个人联合操作,只有我这种怪胎才有可能独立完成。

    “但是帕秋莉大人那边应该是采用不了这种方式,这样一来时间一长两边的效果很出现很明显的差异啊。”咲夜一想到以后一进到这图书馆就跟进了阴阳界夹缝一样的场景就有点觉得好笑。

    “对啊,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然你以为我有这么好心?”我这句话已经重复了好几年了,我是个坏人,永远不要试图相信我。

    “好啊,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一本书飞过来正砸在我的头上,我回头一看,帕秋莉头上冒蒸汽的看着我这边,“我还在奇怪这种原本不需要你如此尽力的事情为什么会让你不辞辛苦的跑过来。”

    “冷静!冷静!姆!你必须冷静!你不能在这里把你一年的运动量全都浪费掉,不然……”我本来想说不然红魔馆的财政赤字就没法用赚外快的方式补上了,不过转念一想,相声四门功课,脱鞋就唱,也不限于一定要帕秋莉上场,这不是还有咲夜呢吗?“诶,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你动手吧。”

    “我懂什么手啊……”帕秋莉叹了口气,过来墙边欣赏我的大作,“老兄,你耽误了啊,你本能成为最伟大的膜法使,这种膜法阵联合系统我也就是想想。”

    帕秋莉自己也能制造膜法阵系统,但是她自己一次最多叠加几百个就顶天了,然而我这套系统包含了上千的膜法阵,而且类别上也包含了十几种不同的效果,虽然都是简单的效果,但是也不是她能做出来的,而这还不是我的极限,如果图书馆的墙壁再大一些,我能把这个图书馆彻底变成膜法堡垒。

    “天生如此,我也没法选择,所以上次听说我在失去意识后使用了膜法的事情的时候我激动的前列腺都崩溃了,虽然后来是空欢喜一场。”膜法,是我心中永远存在的一个坎,而我估计是迈不过去了。

    “好了,我决定放弃我那种散装的膜法阵了,我也来帮你吧,用你这种效果更好。”帕秋莉改变了主意,决定完全以我这种膜法阵系统为主,“咲夜,把小恶魔叫过来。”

    “不用了。”我左手食指和中指按住了自己的左太阳穴,传了话过去“小恶魔,到我这边来。”传话完毕,我放下左手,耸了耸肩膀,“你们是不是忘了现在小恶魔跟我之间有灵魂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