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粪哪里发,我要涂墙-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章 粪哪里发,我要涂墙

    于是,在小恶魔到来的三十秒时间内,我被打了,罪名是公然撒狗粮,虽然我自己觉得冤枉,但是在场的主审,复审,协审根本是穿一条裤子,所以最后,我被打了。

    完成所有的膜法阵足足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本来是用不了这么多的,不过因为帕秋莉说不希望以后再发生魔理沙打破墙壁进来抢书(没错,已经不是偷了,而是抢)这样的突发事件,所以又请我在原有的膜法阵系统上又增加了一种新的膜法阵,效果是反弹矢量冲击,换句话说下一次魔理沙要是再想要一炮轰开图书馆外墙,那一炮最后会轰到她自己脸上,不过魔理沙的脸比原来的图书馆墙壁结实得多,所以不用在意后果。

    在那之后我又花了几天时间在红魔馆的重建上,毕竟也算是我惹出来的事情,我来帮忙处理也是应该的,这一不留神,就立秋了,许久没出现过的秋静叶和秋穰子两姐妹要乐死了,说起来也好久没去妖怪山上看看了,不知道她们和雏过的都怎么样。

    回想起当初,我跟她们三个认识的可算是很早的,还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我半躺在自家的沙发上,拿下嘴里的烟袋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烟灰,地下室隐约传来震动,那是琪露诺在进行训练,这小家伙居然也开始发愤图强了。

    说起来,这还要拜那些假学死人所赐,在与它们的战斗中,这原本又回到了蜜汁自信状态的小笨蛋又受到了打击,使得她又开始对于自己‘最强’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多可笑,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吗?她什么时候都不是最强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几天连续不断的训练好像还真的起到了一些作用,我最近反正是感觉琪露诺所能制造出的寒气温度越来越低了,这样下去,她有可能真的能完成那一招,虽然说那一招只是我从理论上提出的东西,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科学根据,但是在幻想乡里,你怎么能讲科学呢?

    慵懒的换了个姿势,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继续翻看着手里的报纸,百年不变的文文新闻,我老婆写的新闻,我却完全做不了主,不过根据报纸上所说,人之里的村民们已经通过了关于修建外部护墙和中心避难所的文件,河童们的工程机械已经开进了人之里,预计这两天材料一就位就要开始建造了。

    “啊,真是hé píng啊”满足的拿起桌上的无糖柠檬汁喝了一口,感觉那酸度可以将我的牙齿溶解,我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又喝了一口,“影狼她们的损失也补回来了,各处的灾后重建工作也都完成了,蕾咪也都好的差不多了。”

    翻过报纸,我开始查看报纸的背版,在重建工作全都完成之后,日子就这样突然的又变无聊了,所以说贱人就是矫情,闲着的时候想找事干,忙着的时候又想要闲下来,归根结底,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位置不同要求不同,就好像华夏国的军迷的梦想可能只是有一支合法的fǎng zhēn枪,而美丽奸的军迷的愿望却是能搞到一艘合法的战列舰。

    背后的新闻说实话也不怎么吸引人,毕竟幻想乡没什么花边新闻,而且翻来覆去就那点事情,自从跟我在一起之后,文文也收敛了不少,一些fēi wén类的新闻被她取消掉了,不然万一人家一生气跑过来把她绿了怎么办?

    找来找去,我发现了一条消息,这条消息我已经有过耳闻只不过当时没往心里去,说是莉格露,没错,就是那只萌萌哒的伪郎虫姬莉格露-奈特巴格,居然也跟笨蛋小9一样开始每日修炼了,我当时没往心里去的原因是我还以为她只是闹着玩,没想到居然还真的付诸行动了。

    莉格露开始修炼的契机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上次假学死人入侵的时候,有一只假学死人被传送到了四小只附近,自诩为四人中主力的莉格露自告奋勇的接下了对抗的任务,可结果却是被假学死人打得满地找牙,但是假学死人却被师承风见幽香的大妖精以自创符卡:风灵瞬间移动螺旋火花一击打成了碎块,最后被小露米娅吃下去消化掉了,为此莉格露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好不容易恢复之后就开始修炼了。

    不过呢,跟琪露诺可以说立竿见影的训练成果不同,莉格露有没有成果达成我就不知道了,相反倒是大妖精的战斗力现在很是值得一提,如果将魔理沙作为幻想乡的战斗力衡量单位的话,大妖精现在应该有零点八个魔理沙的战斗力,不算琪露诺的话绝对可以说是最强大的妖精了。

    听说在魔法森林里还住着其他的妖精,只不过我去魔法森林的时候不多,因此也从来没见过,但是偶尔从米斯琪的口中听到过一些关于那被称为‘三月精’什么的妖精们的事迹,貌似是几个喜欢恶作剧的小捣蛋鬼,典型的妖精特征,相反,像大妖精这样人妻型的妖精反而是凤毛麟角,甚至可以说是亘古罕有,天下绝伦。

    喝完杯子里的柠檬汁,我放下报纸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正打算出门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行情,却突然接到了永琳的来电。

    “喂,永琳?”我感到很奇怪,因为铃仙已经去永远亭找她上课了,这个时候她应该在老老实实的传道授业解惑,而不是打diàn huà过来跟我打情骂俏,“搞毛?”

    “八云紫说,鉴于我们已经跟月之都正式建交,所以理应每过一段时间就进行一次友好访问,她选的人就是我。”永琳说明意图。

    “哦,也就是说你现在成了幻想乡的形象大便了呗?”这是好事没错,不过听起来似乎跟我没关系。

    “大便你妹啊,我这叫形象大使(屎)!”永琳说完,突然沉默了,过了好久才继续说话,“你是不是又把我绕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