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把棺打开,扶我起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二章 把棺打开,扶我起来

    月之都,在永琳的带领下,我们一路来到了上次永琳来借箭的那处别苑。

    “嗯,让我来看看。”别院的门楼上面挂着牌匾,但是字体非常的古老,我看了半天才看出来点端倪,“广场舞?”

    “你什么眼神啊!”永琳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给我看,“这是广寒宫好不好?除了一个广字你没有一个说对的!”

    “哦,广寒宫啊广寒宫?”我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去处了,说到广寒宫就不能不提起那件事了,而且也不能不想到那个人,所以我决定“嫦娥哟!你他娘的听见了吗!搁哪藏着捏!”

    “别叫了,你越这么叫她越不可能出来。”永琳上次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我们直接进去找她就行了。”

    “哦。”这就好办了,我上前推门,却发现门锁了,“锁住了,等下,我把它打开。”我拔下根头发正要开始撬锁,却被永琳拦住了。

    “这可不行,月之都有规定,未经允许溜门撬锁监禁一年。”永琳阻止我当然是有理由的,跟幻想乡不同,月之都可是有完整的法律条款和监狱设施的,我听说过那所监狱,叫活人墓,简直有趣到了极点。

    “好吧,那我们飞进去?”既然不能走门,那就只有从墙上飞过去了,很简单的逻辑。

    “更不行了,月之都有规定,未经允许飞入他人的院子监禁三年。”永琳又把我拦住了,这次罪过更大,“还是让我来吧,优昙华,去墙角那把那把梯子拿过来。”

    “哦。”铃仙一路小跑过去,在草丛里发现了一架梯子,搬了回来,“来了。”

    “嗯,这就行了。”永琳把梯子往墙上一靠,迈步就往上爬,“走吧,月之都规定,搬梯子爬墙进入他人院子不构成犯罪,处以口头警告。”

    “你们月之都的法律真他妈健全。”我跟着永琳爬上梯子,一抬头,你们猜怎么着?我看到内裤了,嗯,真不愧是八意永琳,这品味跟八云紫差不多啊。

    我正用批判性的眼光当借口去欣赏呢,一只高跟鞋踢在了我脸上,我带着无辜的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从梯子上摔落。

    “啊啊啊啊啊啪!”我掉在地上摔得一身的土,站起来拍拍,“太无情了吧永琳,我又不是没看过。”

    “闭嘴。”永琳此时已经爬上了墙头,“赶紧上来。”

    折腾了一通之后,我们通过梯子爬进了广寒宫的院墙,最后一个上来的艾尔将梯子放倒了下去,正应了那句老话,梯子不用时请横着放,不过记得有一次有人跟我抱怨说他把梯子横着放就被人打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把梯子放倒的时候,房上还有四个干活的泥瓦匠呢。

    “嗯,进来了,可你说的嫦娥在哪?”进了院子我四处观察着,连个人影都没找着,更没有找到传说中嫦娥的胡萝卜田,唉,看来童话里真的都是骗人的,我唯一找到的有些不太正常的东西,就是院子空地上停着的一口大棺材,话说月之都居然是土葬的吗?“那口棺材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前两天来还没有呢,至于嫦娥,你得容我找找。”永琳又去了上次嫦娥钻出来的那块地板砖下面查看,但下面是空的,根本没人,永琳无奈,只得又用上次的老办法,“嫦娥哟,你他娘的听见了吗!”

    永琳这一嗓子喊出,院子里那口棺材突然一震,永琳立刻走过去在棺材板上敲了几下,“嫦娥?你在里边吗?是我,是我啊,队长,别开枪,是我!”

    “哦,永琳啊,你吓死了我!”棺材里传出闷声闷气的声音,“我还以为又是我的仇家来找我寻仇了呢,来来来,把棺打开,扶我起来。”

    “你啊,胆子也太小了吧。”永琳伸手就去拉棺材盖,却没拉动,仔细一看,棺材盖居然已经被用钉子从外面钉上了,“喂,你都钻进去了,怎么从外面把棺材盖钉上的?”

    “别废话了,我已经在这里闷了三个小时了,给你五十块,赶快放我出去!”嫦娥好像有点受不了了。

    “我倒找你一百,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永琳那可是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主,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说服,身为一个研究者,最重要的就是好奇心和想象力,没有这两样的话研究一辈子也研究不出个什么东西,当然,光有这两样也不行,这是因为底蕴的强大,让研究者的想象有别于毫无规则的意*******人帮忙钉上不就行了吗?”嫦娥突然松口了,似乎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赚永琳这一百块钱,“好了,都告诉你了,现在,把棺打开,扶我起来!”

    永琳找我借了波动jun1 dāo,把钉子一个一个的撬了出来,最后拉开了棺材盖,嫦娥从里面钻出来趴在地上就开始大喘气。

    “日了毛子了!忘了在棺材上设计通风设备了,呼呼呼呼”好半天,嫦娥才把气喘匀,毕竟嘛,嫦娥只是个有点特殊的人,并不是什么大高手,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你让她当偶像拯救月都那肯定没问题,但你要是想让她打架,那还是省省吧。

    “好了吧?”永琳掏出一张一百面值的越南盾,还是一九九二年发行的呢,“给你,你的一百块。”

    “越南盾?”嫦娥都傻了,“你这样蒙我你很不道德知道吗?”

    “你只说了一百块,又没说是哪国的一百块。”永琳摆明了就是一副‘嫦娥可能被安拉剥夺了智能和理性’的表情,翻译过来就是:撒币,她撒币啊!正所谓,树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白痴,“好了,我来介绍一下吧。”

    嫦娥这才注意到在场的不是只有永琳一个人,这反射弧也是够长的,但是呢,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一个人守寡守了这么多年,确实是会变态的,你看这个,谁没有个仇家呢?对吧?所以说这个印度航母啊,它别起火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