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月之都大萧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三章 月之都大萧条

    “这位就是嫦娥了,不用怀疑,就是地球二代人类登月第一人。”地球一代人类就是月夜见和永琳她们,除了死了的之外全体登月了,而且是一次性的,“膜拜吧,天朝最伟大的宇航员,登月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拿过一分钱的补给。”

    永琳介绍完了嫦娥,又把我拉了过去。

    “这个,这傻货,看见没,可乐吧,前两年才刚到幻想乡的,还是被这里的火炮一炮崩下去的。”永琳又扯我的黑历史,“总之也算是个高手高手高高手了吧,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上炕认识媳妇下炕认识鞋。”

    “哦,幸会。”我跟嫦娥握了下手,就在那一瞬间,我们两个同时一愣,在她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隐忍不发的浓郁的黄段子气息,而她在我身上感觉到的应该也差不多,“这次是真的幸会。”

    “我也是,嘿嘿嘿嘿。”嫦娥笑的有点奸诈,完全脱离了我们的想象,但是呢,这样反而更好,“你知道,如果表现出来的话我的下场不会比辉夜好上多少。”

    “当然,但是幻想乡没有这个限制,除非你还得按照规矩一辈子待在广寒宫里。”嫦娥确实是住在广寒宫里,但是广寒宫并不仅仅是居所,还是一座监狱,至少过去是这样。

    “这倒不会,我的服役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我躲在这里只是因为这里更安全而已。”嫦娥眼睛都眯起来了,眯眯眼都是怪物,“毕竟我的仇家嗅嗅,我闻到了毒奶味。”

    “我也闻到了。”一转身,月夜见,丰姬和依姬,再加上毒奶味的正体稀神旭东四个人挨个从墙头跳了进来,“月之都有规定,爬梯子fān qiáng头可是要被处以口头警告的。”

    “我知道啊。”月夜见完全不在意我的揶揄,“但是月之都还有一条规定,下属不可以啵上司嘴,所以,没人可以警告我们。”

    “那就好,那么现在既然人齐了,那就可以决定了吧。”我这次来可是作为外交大使,永琳则是外交大便,这样就牵扯到一个非常直观也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今天中午,哪里滴吃?”

    “吃?吃什么啊?”月夜见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饭滴,吃!”我用手做了个吃饭的动作,“明白了没有?”

    “好么,跑我这发洋财来了。”月夜见一招手,“走吧,月之都大酒店,旁边那削面。”

    削面馆。

    “伙计,给一人来三碗,剥一辫子蒜,让这几个幻想乡来的人多吃,去去身上的污,好好消消毒。”月夜见点完了餐,坐下掰开了筷子在那打磨着,“对了,说点正事吧,还记得上次英普莱扎入侵的那次吗?”

    “废话,那能忘得了吗?”我们一共九个人,拼了两张桌子,我左边是永琳,对面是月夜见,右边就是那毒奶,“那又怎么了?”

    “扎库尔斯针对那一次暴露出来的单兵火力不足的问题,将原本的量子轨道炮小型化设计出了一种量子火箭炮,即使是娇小体型的月都人也能独自使用,但是炮身强度不过关,故障率很高而且时不时的炸膛,你有什么办法没?”月夜见希望就wǔ qì改良的问题跟我进行讨论。

    “我也不知道你是心宽呢,还是没羞没臊。”我也打磨着筷子,“你就请我吃碗削面我就得帮你改良wǔ qì?那这wǔ qì是不是也太便宜了点?”

    “嘿,你说这话可要有点良心啊!”月夜见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我是光请你吃了一碗削面嘛?明明是三碗!还有一辫子蒜呢!”

    “行了你们两个!”永琳一巴掌在桌子上拍出一个手印,“喊这么大声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月夜见,你也是,你非得让最近你们财政部资金紧张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是不是?”

    “不是那样的。”稀神探女单手放在脸上,吐出了这么一句,然后,被她身边的绵月姐妹一阵暴打。

    “资金紧张?”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怎么回事?上次不还好好的吗?”

    “唉!”月夜见一叫板差点就开唱了,可惜就是缺个拉胡琴的,“只怪我上一次让她替我坐了一会儿办公椅,谁想到就变成了这样呢!”

    一段时间之前,稀神探女临时执政期间。

    “好的,那么稀神代统领大人,您能对月之都现在的国家状况进行一下评估吗?”月之都某知名新闻的记者正在采访稀神探女。

    “咳,嗯”稀神探女装了半天的腔,最后才开口,“月都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借外夷货物以通有无简单来说吧,就是说我们月之都的情况非常的好,是吧,这个,国库里的物资储备即使只出不入,万年之内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第二天,守卫国库的士兵发现国库里有动静,打开一看,原来是来了两只蝗虫,把月之都国库里的粮食全部都吃光了。

    “为此啊,我可是费心费力地周转了半天,才把局面安定下来。”月夜见说到这又是一声长叹,背后绵月姐妹下手打得更狠了,“为了渡过难关,我只能厚着脸皮跟八云紫求救,她借给了我们五斤棒子面,够我们吃上一两年了嘛。”

    “唉,节哀,这种毒奶就应该判终身监禁。”我站起来拍拍月夜见的肩膀,“不过好在八云紫还算大方,有了这五斤棒子面,你们以后就可以尽情的做窝头,蒸嘎嘎,你们熬粥都可以用棒子面了嘛。”

    “唉,也只能如此了。”月夜见都快哭了,幸好月之都的普通居民家里都有足够的粮食,国库的粮食空虚仅仅影响到了月夜见自己几个人的饮食问题,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还在这里吃削面,“怎么这面还没来?”

    “这好办。”我按住月夜见的头,往桌子上用力一嗑,‘啪!’,月夜见的脸就陷进桌面里了,“伙计,快点啊,饿晕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