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稀神探女的灾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四章 稀神探女的灾难

    眼看真的饿晕了一个,伙计手忙脚乱的跑到后厨催去了。

    “这招不错,以后我也学着用用。”月夜见的脸还埋在桌子里,不过声音倒是还能传的出来,“就是刚才忘了跟他说了,给我那三碗加两块钱肉。”

    “你能不能不丢人?”永琳都看不下去了,“我说你今天不会连削面的钱都付不起吧?”

    “那不可能。”月夜见还没发话,稀神探女先开口了,然后又是一顿暴打,“我错了错了错了要死要死要死”

    “还不知悔改是吧?”绵月姐妹身上的火都要把房子烧了,毕竟这个稀神探女的话总要倒过来理解。

    “面来了!”就在这时,伙计喊了一声,端着一个托盘跑了过来,上面是三碗面,“先来三碗,剩下的二十四碗马上就好!”

    “依姬,撑开她嘴巴!”丰姬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眼看依姬将稀神探女的嘴巴撑开,丰姬直接连接了空间将三碗面一滴不剩的倒进了稀神探女的嘴里,“好了,帮你吃完了,烫不烫啊?敢说烫打死你!”

    “不不不不烫”稀神探女嘴里都烫的快要爆炸了,但还要说自己不烫,刚说了一声,嘴里就真的炸了,这个毒奶啊,终究还是把自己奶死了,“啊啊啊啊啊!!!!”

    “决定了,今天就让她来付钱。”月夜见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果不其然,因为刚才的一句毒奶,自己身上仅有的零钱全都不见了,一分不剩,月夜见站起身来,走到嘴肿的跟东邪吸毒一样的探女酱旁边,“好不好啊?”

    “材路料类!才不要嘞!”稀神探女一不注意又奶了自己一口,于是事情皆大欢喜的解决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一人三碗,吃完了削面,我们离开面馆走到了大街上。

    “好吧,看你都这德性了,我也不跟你要价了。”我又心软了,唉,以前我可没这么心软的,都是幻想乡的锅,“我可以帮你看看wǔ qì,不过能不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我可不保证。”

    “行,那也比设么都没有强。”月夜见正说着,突然,半空中亮起了红色的星星点点,而且直朝着这边落了下来,周围的很多月之民都被吓到了,四散而逃,“等等,这是”

    “等离子离散炮?”我却已经认出了这攻击的来源,“防御起来!这东西的攻击范围很广!保护平民!”

    “让我来。”月夜见拔出了随身携带的起司剑,朝着天空一剑挥出,“次元断!”

    月夜见的这一剑很有威力,但是,等离子离散炮的攻击范围实在是太广了,她的一剑并没能完全消除来袭的等离子炮弹,还剩下一半左右。

    “还有我呢!”绵月依姬一步上前,拔出了自己的爱丽莎,剑刃上已经漆黑一片,这代表这把剑的蓄能已经是全满的了,“正好就让我试验一下这自带能力的威力吧,爱丽莎爆裂!”

    剩下的等离子炮弹被一击全灭,这一击的威力甚至连天空都切出了一个大口子,过了好久才恢复。

    “我勒个去”无论是爱丽莎现在的主人依姬还是爱丽莎过去的主人我,都被爱丽莎满蓄力的这一击惊呆了,尤其是依姬,连使用这招后的身体疲劳都被她选择性忽视了,“这把剑还是改名叫巴克西姆比较好吧”

    独角超兽巴克西姆,能把天空像玻璃一样打碎,倒是跟这把剑刚才的威力非常应景,只不过,这终究只是一句玩笑话,并不能真的就把这把剑的名字改了。

    “等离子离散炮,为什么在月之都的街道上我们也会被攻击?”爱丽莎的威力确实惊世骇俗,但这不能消除我的疑惑,“我们又做错了什么?值得拿炮轰?枪毙五十分钟还不够吗!”

    “稍等,我正在调查。”丰姬似乎在跟什么人联络,估计是wǔ qì部门的负责人,等离子离散炮本来是月之都的制式远程打击wǔ qì,用来毁灭聚集在一起的敌军部队用的,怎么会朝自己人开炮的?“什么?等离子离散炮自己启动而且开火了?你当我是傻逼吗?”

    过了一会儿,丰姬跟那边的联络才停止。

    “好像是一台经过改良的实验性等离子离散炮发生了故障,但我还是觉得难以相信。”丰姬解释着,“火炮会自己瞄准开火什么的我可不会相信。”

    “不一定,带我去看看,也许能发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既然是实验性的wǔ qì,那出什么问题都算是正常,就好像那个朝鲜的火箭一样,那不掉下来能叫朝鲜的火箭吗?

    “啊,跟我来吧,今天丢人丢大了,都是这毒奶惹的祸!”稀神探女,是月之都的高管,但在月之都总头子月夜见的埋怨之下,也只能乖乖当孙子,“这年头啊,唉干什么都不顺啊”

    “行了,我懂。”以前我是很讨厌月夜见的,因为铃仙的原因,但是后来改观了,而在我的记忆恢复了一部分之后,我更是发现原来我们两个才是旧相识,比我跟八云紫认识的还早,“什么人都有,总有人唱反调,你跟他说工作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说品味,你跟他说品味他跟你说文化,你跟他说文化他跟你讲孔子,你跟他讲孔子他跟你讲老子,你跟他讲老子他跟你装孙子,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月之都wǔ qì试验场,一群人正围在一台等离子离散炮周围进行抢修,不过看那个样子是完全没有什么进展,因为等离子离散炮还是在不停的开火,只不过被试验场上空的能量护盾挡住了,没有继续射到街道上而已。

    “到你了老兄。”月夜见遣散了那些工人,只留下了扎库尔斯,然后拍了拍我,“今天兄弟我也是丢人丢大了,多少给我留下点脸面吧。”

    “我尽量,不过你这自称得改改,你这样自称跟妹红属性重复了。”明明是女人却喜欢自称兄弟我这种事,我还以为只有妹红干得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