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探女探女快说话-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五章 探女探女快说话

    跟扎库尔斯的合作意外的合拍,可能是因为我们也算是师出同门,很快,这台疑似产生了自主意识的等离子离散炮就被我们修好了,只不过是控制器有些地方发生串联了而已,应该是上次进行改装实验的时候没有装好导致的。

    “呼,真不明白你们月之都的工人为什么也能出这种错误,你们从朝鲜聘请来的吗?还是说从印度聘来的?”如果不是实在太离谱,我甚至都要怀疑月夜见是不是请秩序之光过来帮她弄的wǔ qì,“好了,至少我能保证这万一以后绝对不会再自己开炮把你们的老家炸了。”

    “行了,我已经够难以启齿的了。”月夜见现在的表情完全就是‘捂脸jpg’的节奏,“扎库尔斯,把那个拿过来吧。”

    扎库尔斯拿来了正在试验中的量子火箭炮,这才是月夜见这次真正想拜托我帮忙搞一搞的东西。

    “嗯”不用试射,单凭解析系统我就能看出问题出在哪,在外形上,量子火箭炮的外形太小了,但是月夜见却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保证量子火箭炮的威力不能太低,这就直接导致了炮膛的强度不够,所以要解决也很简单,“两个办法,要么减小威力,要么更换使用材料。”

    “不能再减小威力了,不然这东西就太鸡肋了。”月夜见首先否决了减小威力的可能性,“除了这两种办法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吗?”要是说能看出这两个问题,那扎库尔斯也可以,完全没必要特意让我来看,唯一的解释就是月夜见想找到另一种方案,在既不减小威力又不改变材料的情况下完善整个wǔ qì,听起来有点不识抬举的意思,典型的既想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

    “好吧,我想想好了。”不过,其实对我来说,倒还真不是不能解决,既然两种方案都不想用,那就只有提高机械复杂度了,通过添加其他的组件来改变量子火箭炮在凝聚阶段和发射阶段的出力方向,减少对炮身的压力的同时还能提高wǔ qì的射速跟射程,还有在近距离的穿透力,只不过,这可不便宜,并不是我要价贵,而是组件量产所需要的资金太贵。

    “行了,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了。”月夜见何等的人物,一眼就看出我心里怎么想的了,“你就说吧,多少钱,虽说现在穷的底掉,不过我可以先搞一个,等以后有钱了再说量产的事。”

    “月夜见,我非常讨厌你这种过头的聪明,这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我有点下不来台,本来我还打算着自己宣布这种解决办法的,这个月夜见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知道吗?上次我跟八云紫讨论粮食赞助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形容你的。”

    “这不一样,如果连八云紫都能问住我,那我岂不是太掉价了?”我从生化计算机里点开了音乐播放器,打算开始干活了,“扎库尔斯,我需要”

    “我知道,这边。”扎库尔斯知道我需要什么,也省的我啰嗦了。

    最终,这种被称为定向冲击稳定器的新玩具在两个小时之后被我造出了样品,并且安装在了一个量子火箭炮的成品上,现在要做的就是进行实验看看最终效果了。

    “铃仙,拿着。”我把安装好的量子火箭炮放到铃仙手上,在射击场的试验区域,依姬和丰姬拉着被五花大绑的稀神探女走到了试验位置,然后将她留在了场上,扎库尔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放在了被捆成柱子完全不能动的探女头上,最后各自退开,“铃仙,看到没,朝那里打,一定要命中目标,但是呢,千万不要伤到苹果。”

    “呜呜呜呜!!!”稀神探女听到这句话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但是绑住她的可不是一般的绳子,而是月之都特产的绳子,“呜呜呜呜呜!!!!”

    “应该没问题了。”我退到安全距离外,给身边的七个人一人发了一副望远镜,“看看效果吧,铃仙,准备好就发射吧。”

    “了解。”铃仙戴上护目镜,瞄准目标,锁定,噗叽。

    首发攻击,正面命中目标,苹果完好无损,十分!

    “炮管没有撕裂迹象。”铃仙仔细检查了炮管,没有发现任何损伤,“还要继续吗?”

    “当然,看看是不是在持续的发射下也能保证安全。”即使是劣质wǔ qì,也很少有发射一次就炸膛的情况,通常都要在发射七八次之后才会发生炸膛,所以一定要多试验几次,我出品的东西,绝对不能允许有如此巨大的失误,“丰姬,把目标放好,然后把苹果拿回来,把这个放头上。”

    “可以。”丰姬跑了一次腿,把倒在地上的探女酱扶了起来摆放好,收回落在地上的苹果,然后把我给她的葡萄放在了探女酱的头上,又跑了回来,“苹果。”

    “谢谢。”我接过苹果咔嚓一口,“铃仙,可以了,老规矩,一定要打中,但是别伤到我的葡萄。”

    “了解。”

    一共试验了七十多次,没有发生任何故障,这代表我的设计是很成功的。

    “好了,皆大欢喜。”我把量子火箭炮扔给了月夜见,“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了。”

    “嗯,很好,走吧,累半天了,泡澡去。”月夜见将量子火箭炮交给了扎库尔斯,然后带着我们离开了wǔ qì工厂的范围,目标,月之都清华池。

    “我们是不是少了个人?”走到一半,永琳突然回头看了看,“我好像记得来的时候我们是九个人啊,现在怎么只剩下八个了?”

    “扎库尔斯不是留在wǔ qì工厂了吗。”月夜见头都没回,“少了他可不就是八个人吗?”

    “哦,这样啊。”永琳也没细想,就这么默认了。

    wǔ qì工厂的试验场。

    “呜呜呜呜呜!!!”探女酱依然是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满脸漆黑的躺在地上,大声呼喊着无声的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