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愉悦的行程-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六章 愉悦的行程

    另一边,我们的旅程倒是轻松愉快。

    “啊,大浴池啊,好久没有上公共浴池去堂腻子了。”所以说这个gōng kuǎn出差就是好啊,吃喝卡拿要**fú wù,我说怎么谁都愿意当官呢,“月夜见,你信不信,今天要不是铃仙陪我一起来了,我敢在你这里。”

    “我信,不过很可惜,我这没这个fú wù。”月夜见说到这突然就停了,“遭,我好像忘了!”

    “怎么了?”我还不明白呢,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出。

    “月之都的清华池只对女性开放的,我忘了你是男的了。”月夜见一说,一行人都想起来了,她要是不说呢,这帮人也一个都想不起来,我说我的性别就那么模糊吗?

    “我去,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但是说实话这种问题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先过去,过去再说。”

    月之都清华池门口。

    “索德布雷加!”躲在没人的角落切换成了索德布雷加形态,我又出来跟一行人汇合,“怎么样?这下就行了吧?”

    “哦,好大!”嫦娥突然把手伸了过来,在我的胸前一阵乱摸,“居然比我的大!我看看,不是塑料的?你点了几层啊!”

    “老娘可不用那东西!”什么的可是咲夜的专利,嫦娥这话要是让她听见了绝对会告我侵权的,“不信等进了更衣室你再看。”

    更衣室。

    “对啊,这翅膀沾了水会变得很重啊……”tuō yī服的时候衣服挂在了翅膀上,让我想起这种羽翼一下水就完蛋的设定了,“试试能不能收起来吧。”放在以前,索德布雷加的翅膀是根本收不起来的,头上的头饰也是一样,但是当我同步了小八的记忆并且吞噬了255之后,似乎就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两个可是能自由控制收放的,“嗯……啊啊啊啊!”

    摆出一副便秘的表情努力了好半天,翅膀和头饰居然还真的被我收回了,只不过这个过程还是回家好好练练的好,我也总不可能每次到这样类似的场合都先花半天时间把零碎收起来吧。

    “哦,居然是真的……好大……”嫦娥看看永琳看看我,看看我看看永琳,看看永琳看看我,脑袋都快摇成拨浪鼓了,“小月月啊。”

    “啊?”我跟月夜见同时回头,“诶,你叫谁?”

    “呃,我叫月夜见呢。”嫦娥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可能不应该说,“你也叫小月月?”

    “是小钺钺,西瓜有时候会这么叫我。”我解释了一下就不再继续说了,我倒要看看嫦娥有什么事是非要在更衣室里跟月夜见说的。

    “小钺钺啊,你说你身为月之都的大总统,你的心胸怎么就是比不上人家呢?”嫦娥看着月夜见的胸前,眼中满是怜悯,凭胸而论,月夜见可不算小,估计跟八云紫差不多大,但是跟我和永琳比起来,差一个等级,这是以前经过蓝的精确测量得出的dá àn,不可能出错。

    “看看你自己吧,四季干扁豆!”月夜见霸气的反击,说得嫦娥哑口无言,说真的,嫦娥的体型跟灵梦差不多,原来羿也是个萝莉控啊,哈哈哈哈……“说起来为什么你还不tuō yī服?不敢啊?”

    “我……”嫦娥语塞,但是洗澡又不可能不tuō yī服,等她脱干净了我们才发现,原来嫦娥身上起红疹了,看起来倒不是传染性的,倒像是过敏。

    “你这是怎么回事?”嫦娥皮肤很白的,弄一堆红疹在上面看着就让人觉得别扭,“怎么这么严重?”

    “唉,别提了。”嫦娥打了个哆嗦,“这里怪冷的,进去再说吧。”

    推门进浴室,发现浴室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样,不错吧?我今天可是包了场了。”月夜见坐在凳子上开始冲洗身上,“哥几个来吧,别那么拘谨,尤其是你,永琳,明明以前你最喜欢上这来了。”

    “你说的是两千八百万年前的事情吧……”永琳在月夜见旁边的位置坐下,“我不是拘谨,只不过有个男的在这让我有点别扭。”永琳回头瞟了我一眼,“就算外表变得再女性化他本质上还是个男的,你就不在意吗?”

    “以前我可能也会在意,直到我认识了一个叫樱井智树的人。”

    月夜见跟永琳两个老战友聊上了,而在她们对面的位置上,我们也都各自坐下了,我的左边是铃仙,右边是嫦娥,铃仙再往左是依姬,依姬对面就是丰姬,丰姬旁边是艾尔,最后是永琳和月夜见。

    本来我悄悄地问了问铃仙要不要我帮她洗,只不过被她红着脸以大庭广众之下影响不好有伤风化什么的无聊理由拒绝了,唉,太遗憾了,本来还想给月夜见她们撒一把狗粮的,真是太遗憾了,太遗憾了啊!!!

    “对了,你这红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把头发打湿,挤了半瓶洗发水上去,然后用力的搓,搓了半天,完全没有泡沫,气得我又把剩下的半瓶挤了上去u,这下总算够用了,“别的不说,你这红疹怎么还是长条的?”

    “唉,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上次玩龟甲缚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过敏了。”嫦娥到了这里也放开了,开始大倒苦水。

    “哦,这样啊,肯定是绳子没选好,我跟你说,知道吗,玩龟甲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绳子的材料,尽量选择不会对皮肤造成强烈刺激的绳子比较好。”说到这方面,我可是专家,“还有,如果捆绑时间比较长的话建议还是事先用一些抗过敏药物。”

    “哦哦哦,受教受教。”嫦娥一脸敬佩,“我都没想过这么多,你也知道,像我这种情况的人一个人生活可是在各方面都很压抑的。”

    “啊,我懂我懂,这么长时间确实不好熬,有点爱好是应该的。”我可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下次你再想玩龟甲缚,我建议你用这几种材料的绳子,还有这个材料产地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