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泡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七章 泡汤

    我跟嫦娥交流得火热,很快就吸引了月夜见她们的注意力。

    “喂,我说,他一直这样吗?”月夜见越过永琳问正清洗翅膀的艾尔。

    “倒也不是,主人在家的时候倒是一般都还能保持下假正经的态度,不过主人一旦跟文文xiǎo jiě组了队,那差不多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了。”艾尔已经见怪不怪了,只不过是区区的黄段子而已,相比之下对她来说还是自己的羽毛护理更重要。

    “我去,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倒是臭味相投啊……”月夜见听着我跟嫦娥越来越露骨的言论脸色通红,“丰姬。”

    “啊?啊?”月夜见只是很普通的喊了一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丰姬的反应却好像是吓了一大跳,“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陪她玩的龟甲缚!”绵月丰姬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什么,而且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月夜见深深的觉得月之都没救了。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会离开月之都了吧。”永琳淡淡的搓着自己的手臂,“因为我已经很清楚学医救不了月之都了。”

    在我身边,铃仙已经将自己的四只耳朵全部封闭,即使如此还是面色泛红,而且明显不是因为水温导致的,唉,这只小兔子,还是这么容易害羞,明明都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很可惜,即使是我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啪啪啪的勇气,所以,为了转移注意力,我还是继续跟嫦娥扯皮的好,反正在我看来,嫦娥是个可交的朋友,尤其是在聊这方面的内容的情况下。

    “……对吧,就是这样,虽然说我现在有五个洞吧,可是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啊。”嫦娥说到这又跟我详细的解释了起来,“对了,别误会啊,我说的五个洞是膜的。”

    “啊?不是吧,那个齁贵齁贵的啊!”没看出来,嫦娥还是个有钱任性的人啊。

    “我他娘的是开始做了手术之后才知道的,原来处膜再生手术这么死贵,关键是居然还不能保险!”嫦娥说到伤心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原本以为医保能报销的,谁想到……唉!最关键是后来发现这玩意再生不再生根本就没区别,因为月之都人的脑子一个比一个死板,我连个fēi wén男友都找不着,相当于我花了自己一半的家产搞回来一个完全没卵用的东西,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这确实是有点过分,不过那玩意也不能说一点用都没有吧,至少还能在自宅发电的时候体会一把年轻时候的感觉,哪像我啊,变了身也根本没有那玩意,想体验都体验不了。”就因为那层膜不存在,以至于每次变了身我都感觉自己被某个男的给爆过了一样,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唉,罢了,你也不容易啊……”嫦娥眼看就洗干净了,站起来走向了池子,“这里有酒水gòng yīng的,一起喝两杯吧。”

    “行啊,反正是月夜见花钱。”放水冲掉了头的泡沫,我开始往身倒沐浴露,然后从屁股后面拿出一个钢丝球开始在全身下清理污垢。

    “永琳,我错了。”月夜见把脸埋在永琳的胸口,“我以为自己已经能看懂秦钺炀这个人了,没想到我看到的根本就是表面现象。”

    “你知足吧,现在这样这还是托他跟嫦娥不算熟的福,这要是在幻想乡里,让他跟公主大人或者狗仔文凑成一对儿,那就更翻天了,优昙华,你说是不是?”相比月夜见,永琳明显更加的了解我。

    “呃,虽然很想给秦大人留点面子,但是师匠说的话我也完全无法反驳。”铃仙以前不止一次的在我和文文营造出的黄段子领域之中因为大脑当机而倒下,随后就会被我捡尸然后啪啪啪,有时候还会玩一玩特殊的花样,“秦大人在这个方面的造诣确实……无人能及。”

    “明白了,看来我以前的理解都是误会,他只是个单纯的变态而已……”月夜见顿悟了,但是我也愈发的不爽了,本来我还想着就装作没听见算了,没想到这群人说起我来居然变本加厉,永琳,我有得罪过你吗?

    你得罪我的还少?永琳在我看不见的位置眼睛一眯嘴角一翘,笑的像是猥琐阿古茹一样。

    “好了,我们来这里可是公干,别忘了这一点。”事到如今,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我们来此的真正目的了,“咱们能不能别整的像是闺蜜聚会一样?”

    “不是你起得头吗?”依姬走过来拿我面前的洗发水,一捏,是空的,“我去,你用了多少啊这是?”

    “怎么叫我起的头?说话要有良心知道吗?”我扭头看着远处池子里的我的新战友,“嫦娥,你说,是咱们起的头吗?”

    “怎么可能,胡说!”伟大的黄段子之神让我们两个被神圣的2连接在一起,齐心协力,并肩作战。

    “看到没,依姬我还就这么跟你说,今天要是谁说自己听见是我起的头,我就死去!”这个,便宜话谁不会说啊。

    “我听见了。”丰姬淡定的举了下手,然后站起身也往池子的方向走。

    “哎呀你们打我了!”我装作受伤的样子往后面倒了下去,“有人管没人管啊!月夜见又打人了啊!”

    闹剧归闹剧,等洗干净了之后,我们还是得和睦的泡在一个池子里,然后聊点正事。

    “说实话,现在的月之都,我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当人泡浸热水里的时候,身体放松,大脑也会变得活跃,就会开始思考一些平时想不到的问题,“本来我们应该是什么都不缺的,但是最近,很多人反映说突然觉得日子越来越无聊了。”

    “那你就应该去找到底是缺了什么,而不是觉得你们什么都不缺。”月之都缺了什么我很清楚,永琳也很清楚,铃仙和艾尔都很清楚,只有月夜见她们自己不清楚,月之都绝对不能有污秽的出现,但是她们所缺的恰恰也就是污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