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hé píng时代来之不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八章 hé píng时代来之不易

    “我当然去找了,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找到了dá àn,可是结果却是矛盾的。”月夜见去过幻想乡,要说她能理解所谓污秽的某些特异之处也并不难以理解,“如果选择了那种方式,一切就都乱套了。”

    “我只能说,当一个事物变得正反两面互不承让的时候,它就很难解释清楚,但是实际上,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这副德行。”就好像光与暗的两面性一样,光与暗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相辅相成的,没有光就谈不上暗,没了暗就不存在光,“还是那句老话,我们聚在一起也许可以给你tí gòng所有的选择,但是只有你自己可以决定到底要放弃什么。”

    “这”月夜见沉思许久,“不行,我还是无法下决定,我不知道,如果我做了这样的决定,对我的人来说是好是坏。”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决定呢?”月夜见是走入了一个误区,但是俗话说旁观者清,我现在连月夜见下面长了几根毛都能看清楚,更何况是这种政治问题了,“既然你无法为你的人作出决定,那就让他们自己来决定,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岂不更好?”

    “就是这样,月夜见,其实我想跟你说这话很久了。”永琳从热水区域游过来,姿势有点像狗刨,反正是就露出水面半个脑袋和半个屁股的姿势,“你花了太多的力气去粉饰太平,但是,月之都的人,不需要这种粉饰出来的太平,他们需要知道真相,这个月之都的真相,归根结底,粉饰出来的太平再怎么美好也只是虚假的太平,那是假的,是化学成分的,都是特技你知道吗?。”

    “好吧,也许回头我该召集我的智囊们开个会议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了。”月夜见还没能完全下定决心,不过至少态度已经转变了,这是个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对了,有件事你们知道吗?最近地球上过来的登月火箭又开始多起来了。”

    “人类永远不会放弃他们的求知和探索,尽管这会给他们招致灭亡,事实上,求知和探索没有错误,他们缺少的是敬畏之心,以及真正意义上的远见。”人类中有些人可以将目光放长远,看到几十年之后的发展,他们以为自己很有远见,“如果看不到几万年后的发展,不顾及几万年后的世界,那就根本算不上远见。”

    “瞧你说的,人类的寿命都到不了两个甲子。”嫦娥突然从水里冒出来,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这浴池里出了水鬼了呢。

    “但这不能作为借口。”确实,人类大部分都活不到两个甲子,但是这不能作为目光短浅的借口,“人类确实腐化了地球,再这样下去,一旦地球的生命走到尽头,幻想乡一样会毁灭,还有你们月之都,没了地球之后,月球的何去何从你们有考虑过吗?”

    “我想起了加米拉斯的游星炸弹。”永琳转头往回游,脑袋直接撞在了一个屁股上,“嫦娥,你干什么!”

    “拿酒啊。”嫦娥晃了晃手里的木头托盘,“你要一起吗?”

    讨论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享受生活的时间了。

    “呃”我放下酒杯,“永琳?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池水越来越热了?”

    “好像是有点,锅炉出问题了?”永琳能在热水区域畅游,自然不在意现在的温度提高,但是不在意不代表感觉不到,“月夜见,我记得这里是人工烧水的吧。”

    “对啊,手动锅炉怎么可能出问题?”月夜见也很奇怪,她伸手到水下‘噗’的一声拔了一根毛下来,“但是这个温度完全可以退毛了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毛都退掉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嫦娥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不行,再保持这个温度我就要要要尿出来了”

    “忍住,忍住,实在忍不住的话”我拿起装酒的小瓶,一口闷干净了,“用这个接着点,别直接在这里面排泄,这不是游泳池。”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艾尔直接从浴池里站了起来,迈步往外走,“再泡下去我翅膀上的毛都要掉光了!”

    “呜”我不知道兔子是怎么样的,反正铃仙在这种温度下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我游过去在她身后把她抱好,防止她睡着了呛水,不过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兔锅?

    浴室门口。

    “诶?”艾尔用力地拉动门把手,可是门却纹丝不动,“门被人锁了!”

    “哦?那看来这不是故障或者什么突发事件了,这是有预谋的!”眼看水温越来越高了,我不得已把铃仙抱出了浴池,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成兔锅了,“艾尔,实施暴力破门!”

    “了解!”艾尔将自己的右臂像是风车一样挥舞起来,“苍天之拳!”

    艾尔的一拳正中门锁,按理说这一拳就算是一吨铁矿也能一拳打飞,但是,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艾尔自己被反震的力道震得倒退了十几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但是门却毫发无伤。

    “月夜见?你们这浴室门都是太阳精金做的吗?”我当然知道这浴室门只不过是普通的木门,但是除了太阳精金之外不可能有任何东西制造的大门能抵抗艾尔的这一拳才对。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好吧!”月夜见自己也蒙圈了。

    “这你就蒙圈了?那你应该过来看看这个。”永琳将一个温度计从水里拿出来,“看到了没?”

    “水温两百多度?永琳你温度计是不是坏了?”谁都知道,水的沸点是一百度,想要改变这个数值除非改变气压,怎么可能出现两百多度的水?

    “姐姐!”就在这个时候,依姬那边又出事了,我们转头一看,丰姬居然扑街倒在地上,而依姬正努力把她拉起来。

    “又怎么了?”嫦娥也离开了浴池,两百多度那就不叫泡澡了,改杀猪了。

    “我想连接空间,但是居然失败了!”丰姬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手臂都在颤抖,能力反噬,“有某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正在阻止我发功!”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我们所有人心里一颤,同时想起了一个被我们所有人共同忽略的角色,“稀神旭东!”

    门外,稀神旭东的正体就坐在椅子上,看着门口,嘴里念念有词。

    “这个门啊,真是不结实,明显就是一拳就便当的货色,还有这个浴池里的水,不可能无限往上升温的嘛。”稀神探女旭东附体,大显神威,完全展示出了身为一个因果律wǔ qì该有的力量,“还有这个丰姬的能力简直太方便了,无论什么地方都能连接得到啊!马基雅巴库内蛤蛤蛤蛤蛤蛤”

    此时,浴室里,大量的水蒸气弥漫,极高的温度已经开始导致我们的体内出现脱水,当然,以我们在场所有人的体质倒是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再这么下去估计今天剩下的时间我们都得在补水的过程中度过了,这可不行,我们一个个可都是天天忙着日李万姬的,哪有时间浪费在纯粹的喝水上?

    “必须想办法出去,可是门也被封住了,这浴室里又没有窗户,怎么出去呢?”嫦娥急的抓耳挠腮的,在这种暧昧的温度下,她原本压制着的已经隐忍了四千多年的某些**又开始抬头了,“要不我们从通风口出去?”

    在浴室的一面墙上,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口,被金属栅栏封着,大小勉强可以容纳一个胸围不算大的妹子进出,但是像我和永琳,包括绵月姐妹和月夜见都是出不去的,更何况

    “你疯了?脑子被热水泡傻了?”永琳过去伸手摸了摸,“不烧啊,这通风口外面就是大街,你现在这副样子想整出**剧情吗?”别忘了,这里是浴室,八个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是他妈光着的,真要是从通风口出去,被人围观到了,那比死还要难看。

    “那你来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嫦娥也是病急乱投医,关键是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

    “等下,我们是不是走进了一个误区?”我抱着铃仙在浴室里踱步,一不小心脚踢在了一个凳子上,凳子被踢开了,这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只有门才可以出入呢?”

    “什么意思,主人?”艾尔揉着拳头huó dòng着肩膀,刚才的一拳让她的手臂有些发僵。

    “我的意思是,我们是不是被正常人的思维局限住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是这一次我敢说正常人的思维毫无卵用,“诚然,大门被封住了就出不去这件事,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这里,有正常人吗?我们为什么要拘泥于一扇门?”

    “对啊,而且,如果我们的思维产生了正常人的局限性,那稀神探女可能也会。”永琳突然走到门边以掌化刀用力一劈,瞄准的不是门而是门板旁边的墙壁,果不其然,在永琳的一掌之下坚硬的墙壁就像是豆腐一样被切开了,“我们常常被普通人的思维所局限,却早已忘了我们已经远远凌驾于普通人类。”

    墙壁被推倒,我们同时看到了已经满脸惊愕的从椅子上起来准备逃跑的探女酱,然后,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有些不堪入目,所以我在这里将之略过,反正是大把抓狗挠门,比齁都寒碜。

    眼看天色已晚,作为国际友好交流大使和大便,我们被月夜见安排在了月之都国际五星级快捷酒店,至于晚饭,当然,还是削面,还是中午那家面馆。

    “伙计,跟中午一样,每人三碗,大碗宽条,加两块钱肉!”作为晚宴,吃的当然就要丰盛一点,这是月夜见自己说的,一个人两块钱肉呢,月夜见对我们够大方的了。

    “哎呀,出事了。”刚从厕所回来的嫦娥脸色有点难看,而且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湿透了,“马桶爆了,水漫金山啊。”

    “你怎么上个厕所还能把人家的马桶用爆了?”月夜见觉得今天自己的脸已经丢得够多的了,没想到到了又来这么一出,“你到底多重啊!”

    “不是我用坏的,是我进去的时候已经坏了,厕所里水都到眉毛了。”嫦娥坐下就开始诉苦,这一坐下,我发现她的肚子好像比之前泡澡的时候大了一整圈,这么快怀孕了?有人在浴池子里撸管了?那也不能够啊,这是女浴专用,就连我都没摸着机会变回本体,“那我也不知道啊,进去之后反手就把门关上了,再想开可就开不开了。”

    厕所里水都到眉毛了,嫦娥从开门进去到反手关shàng mén居然一点水都没往外流,可想而知嫦娥这速度是有多快了。

    “不是,那你怎么出来的啊?”那么多水,想开门是根本不可能的,这里又不像浴室可以包场,厕所是人家的产业,也不能拆墙,这就让我有点奇怪了,“还有你这肚子是怎么回事?鼓成这样?怀孕了,谁的啊?是我哪个朋友的?”

    “你还说呢,那水那么多,我能怎么办?喝呗!”嫦娥这话一说出来我们所有人全找盆去了,吐啊,恶心啊,勾嗓子眼儿啊,厕所爆了的水啊!“我是一直喝到水位降到肚脐眼下面,才找着门把手,这不才出来嘛。”

    “停!”一边帮铃仙拍着后背,我挣扎着把脸从盆里抬起来,用字正腔圆的汉语朝她大喊了一句,“你瞅瞅你那个损塞!你离我远点!退!再退!退出五十步!”

    “哦,你会说汉语啊,我还以为哦,对,忘了,你是外星人。”嫦娥好像听见我的话才想起我的人物设定,“不过你敢骂我信不信我大耳刮子抽你!你瞅瞅你那个德行你龟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