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gōng kuǎn吃喝要不得啊-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四十九章 gōng kuǎn吃喝要不得啊

    吃完这顿浓情惬意的晚餐,我们就各回各屋各找各家了,当然,月夜见还不能走,她得先去给我们开房,没错,就是之前说的那家月之都国际五星级快捷酒店。

    “开房!”月夜见一走到柜台边上就跟着酒店老板大喊,“要最贵的房间!我要招待幻想乡大使!”

    “呃,是是是是……”酒店老板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他哪能知道月夜见今天因为稀神探女丢了大人,心火都顶到嗓子眼了,“四十九。”

    “还有更便宜的吗!”月夜见继续大喊。

    “我们这就一种房间,四十九。”酒店老板经历了三秒钟的惊愕之后直接就习惯了,反正月之都说白了也跟幻想乡差不多,怪事天天有,任谁都变得心大了,不然早被吓死了。

    “哼!”月夜见狠狠甩出一张五十的,扔在柜台上,“找钱!”

    “好。”老板拿起钱对着光看了看,嗯,不是jiǎ bì,“好,这是您几位的钥匙,地下二零七房。”

    开完了房,月夜见带着我们四个往地下室走,这走廊里连个灯都没有,阴森森的,吓得铃仙抱着我胳膊就不松手了,不得已,我启动了左眼的探照灯,没错,我的左眼里也安装了探照灯的功能,是上次打完d-255之后检修的时候加上去的,跟古鹰的左眼探照灯是同一型号,启动之后可以大幅度的吸引目标火力尤其是美丽奸的火力,附加了强力照明系统,能让方圆三万公里照如白昼。

    “啊啊啊啊!”探照灯刚一启动,艾尔就捂着眼睛开始惨叫了,“狗眼瞎了!!!”

    “咳……”永琳沉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大兄弟?没人跟你说过面对面开远光很不道德吗?”

    “啊,抱歉,第一次用,没设定好。”其实我也不想把光线亮度弄到这么高,但是这是出厂设置,总得有这么一次,就这光线强度,我估计加坦杰厄来了能直接被我照死。

    调低了光线的亮度输出,总算是让周围的亮度恢复了正常,顺着楼梯和走廊,我们找到了地下二零七号房,腐朽的木门上挂着一把挂锁,月夜见上前反转挂锁,将钥匙对准钥匙孔一插,然后一掰,咔,钥匙断里面了。

    “……”月夜见的手里就剩下了个钥匙把,一脸蛋疼的默默无语,“呃,我说这是意外你们信吗?”

    “我信。”我上前一拉挂锁,生锈的门鼻儿直接断了,这下开不kāi suǒ都无所谓了,“就先这样吧,你可以回去了。”

    我伸手推开门,就看见门里面呼啦呼啦飞出来一大群黑乎乎的玩意。

    “啊!”铃仙本来就胆子小,今天又连续受了这么多次惊吓,哪里受得了呢,于是,她又被吓着了,“什么呀那是!”

    “没事,只是蝙蝠而已。”我先一步走进屋闻了闻,嗯,还不错,屋里一股受潮的陈茶叶味,房顶上往下掉墙皮,墙角上全是蜘蛛网,不过这床单还不错,白底黑斑点的……哦,蟑螂啊,“嗯,永琳,开下灯。”

    “不是,灯?等下,我还没找着开关呢。”永琳被这屋里的环境刺激的鼻子都停止工作了,脸上写着一行‘可以联机检查解决方案’,“开关开关……不是,这哪有开关呢?”

    “不就在你旁边的墙上吗?”我正用光束shǒu qiāng配合解析系统怒艹蟑螂,没有时间去在意别的事情,“那么大你都没看见?回头去我那配一副眼镜戴戴吧。”

    “啊?”永琳回头一看,一个三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的大开关镶嵌在墙上,“靠……”

    一直努力到半夜,屋里的蟑螂才算被我们清理干净,忍一宿吧,反正明天一早就能回去了,月夜见走了之后,我们四个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勉强保持着不掉下去,就这么挨过了一夜,永琳还一定要我变成索德布雷加形态,这不是更占地方了吗?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睡梦之中就被隙间接回了幻想乡,各自扔回了各自的床上,再醒过来的时候,出大事了。

    “阿嚏!!!”我的鼻子通红通红的,都是被纸巾擦出来的,我又伸手去拿纸巾,却发现盒子里已经空空如也了,“救命啊,救命啊!”

    没错,我感冒了,发烧四百八十多度,我连床都不能上,只能在冷水里泡着,我现在的体温摸什么什么就着火,就连泡冷水,过不了几分钟水就开了,我连内裤都不能穿,一穿上就着火,只有混沌道服能够承受我现在的体温,这也是为什么纸巾用的这么快,有一大半的纸巾都是直接被烧没了。

    在隔壁房间里,铃仙跟艾尔一个四十三度,一个四十五度,全瘫在床上了,琪露诺正帮她们两个降温,文文则专门负责照顾我这边,至于小恶魔,她正坐在我所处的浴缸旁边修炼火属性魔法,据说事半功倍。

    “不行!”我一下子从浴缸里站起来,不小心碰到了毛巾,毛巾当时就起火了,我说我这也算是火元素体了吧?“文文,拿过我的混沌道服来,我要去找永琳!”

    “来了!”文文隔着老远把混沌道服扔给我,“混沌道服倒是全身一套的,可是你怎么穿鞋呢?你打算光着脚跑一路过去吗?”

    “把我的金属锁链靴拿来。”我的收藏里有一套特制的战士盔甲,全金属打造,包括连接用的都是金属,倒是很耐高温。

    穿上全套的耐高温服装,我冲出房门直奔有永远亭而去,走一路,烧一路,搞得跟鬼子进村一样,因幡帝肯定恨死我了。

    好不容易到了永远亭,刚一进院子我就看见辉夜居然站在外面晒太阳,我去,这货也发烧了?居然没在屋子里宅着?我看看,太阳从北边出来了吗?

    “嘿,辉夜,你发烧了啊?”虽然踩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会出现一个烧焦的脚印,但是我还是得问一句,万一真出事了我这心里也不落忍,“怎么一个人搁着站着呢?”

    “我没发烧,永琳发烧了,六十多度,知道吗?”辉夜这一张嘴倒把我吓住了,永琳也发烧了?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还别奇怪,告诉你吧,月夜见,那两个姓绵月的,还有那个奔了月的,全发烧了,没有一个低于五十度的,都是他妈红星二锅头的体温。”

    “呦西……”我明白了,肯定是昨天稀神旭东在我们泡汤的时候搞破坏,弄得我们一冷一热的,全趴下了今天,所以说,gōng kuǎn吃喝要不得啊!!“那也得让我去看看啊,我这烧到……你看看我脚底下就知道了。”

    辉夜低头一看,嚯!!我这脚底下都烧开了花了,眼瞅着这火苗子就窜起来了,永远亭的院子里可全是草坪,这一烧起来,有的玩了。

    辉夜直接进屋把永琳拉出来了,不然要是我进去,辉夜那些宝贝一个都剩不下,全得烧了,可是等永琳出来我这一看,完,没戏了,永琳连自己都没治好,还能治好了我?

    “别别别……别小看人知知知道吗?”永琳说话都带哆嗦了,“我我我我这叫医者难自医,拿拿拿拿过我我的笔来……我给你写个方方方方子……”

    “不是,你这发个烧怎么还卡带了呢?”眼看辉夜拿笔去了,我也不敢靠近,就这么隔着好几米跟永琳聊闲天,“你要是丢转换个录音机不好吗?”

    “你你你你才卡带了呢。”永琳气愤难平,脸憋得通红通红的,“都都都是稀神旭东那小丫丫丫丫头搞的鬼,她她她才吃几几几碗干饭啊,想当初我我我我脱离月之都的时候,她她她还还在底层公务员混混混混日子呢。”

    就永琳说这一句话的功夫,半个小时过去了,辉夜这么磨蹭的人都把纸笔拿来了,永琳一手拿着纸,一手拿着笔,又哆嗦了半个小时,没敢下笔,一下笔那字也跟得了帕金森似的,看过卓别林的diàn yǐng《摩登时代》没有?现在永琳那两只手哆嗦的就跟开头时候卓别林发疯那段差不多。

    “我说,你倒是写药方啊。”我这看着都觉得急死人了,我脑子里的零件都快要烧报废了,“咱别墨迹行吗?哎呦我这脑袋老疼了。”

    “我这是为你好。”永琳眼看着我周围的草地都烧成黑土了,“我就算写完了到你手里也得变成灰,那我不是白写了?”永琳左右看了看,大喊一声,“留琴!留琴!”

    “来了!”留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以人间大炮的方式飞了过来,落地砸出一个大坑,“留琴报到,有何吩咐?”

    “去,找一块铁板来,我给这老混蛋开药方。”永琳靠在栏杆上,你想啊,那手都哆嗦成那样,腿能不哆嗦?

    “是。”留琴闻言也没多问,就去找了块铁板,“铁板来了,然后呢?”

    “我说,你往上刻字。”就这么着,折腾了一溜够,我才算把药方拿回来,这铁板搁我手里,刚到家的时候文文都不敢碰,好么,四百多度,琪露诺碰了一下,当时就化了一根手指头,好在没过两秒又再生了。

    “啊烫烫烫烫烫烫烫……”琪露诺晃着小手一脸的痛苦,眼泪都出来了,“呜……俺生气了!哇呀呀呀呀!!敢让俺受这等鸟气,反了罢!”

    琪露诺直接一招霜冻火花给我冻在了冰里,却没想到,当我将冰化开,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我的体温居然下降到了七十多度,这可是个突破性的事件,虽然,我感觉身体更虚了,之前还能跑能跳,现在腿他妈软了……

    在文文的帮助下,我也瘫在了床上,当然,为了保证病症不会互相干扰导致加重,我依然是由文文一个人负责,小恶魔也不修炼了,跑去照顾铃仙,艾尔就很倒霉了,只有小9有时间照顾她,不过艾尔连续对自己用了好几个清圣领域,现在病情反而是我们三个之中最轻的。

    深夜,凌晨两点半,文文才把这一碗中药熬好了给我端进来,我正躺在床上虚弱的咳嗽着,文文进来端着药坐在床边,端着这碗药。

    “大郎,你就喝了吧。”

    “呃……”我挣扎着,“等我兄弟武松回来……”

    文文二话没说,把药给我灌嘴里了,然后把被子给我一直盖到脸上。

    第二天,我踢破棺材,从坟头枢纽里爬了回来,我的chuán qí,还没完!!

    “啊,好多了。”一量体温,三十二度,头也不疼了,身上也有劲了,很好,看来永琳的药很有效果,我迈步出房间,来到文文这屋,跟我想的一样,文文还在熟睡之中,毕竟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晚,太阳光从天窗映射进来,照在文文的面部和臀部,诶,这姿势有点意思,如果不是文文是霖之助,我肯定会觉得他是昨天晚上艹床的时候睡着了。

    我没有出声,又退出去关好了门,就让她好好休息吧。

    正往客厅走,迎面小恶魔就过来了。“小魔,怎么样了?”就好像琪露诺叫小9,d-88叫小八一样,小恶魔我也起了个比较正常点的称呼。

    “还是那样。”小恶魔摇摇头,昨天的药铃仙和艾尔也吃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质差异,我都已经好了,她们两个却仅仅是症状减轻,不过这样一来人手就空出来了,可以进行一下人事调动。

    “好吧,铃仙那边我来照顾,你去看看艾尔,别被小9降温过头再给她冻死。”琪露诺的训练成果非常强大,现在的冰冻威力又上了一层,我甚至怀疑她可能触摸到了冰冻法则核心科技的一鳞半爪,不过这只是推测,何况,如果是真的这反而是好事,幻想乡现在就缺乏这样的战斗力。

    “明白,那个药还给她们继续吃吗?”小恶魔有点怀疑给我用的药是不是也能对其他人起到相同的作用,事实上我也在怀疑。

    “不,等下我再去一趟永远亭。”我摇摇头,决定再去跟永琳咨询一下,对症下药。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