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怪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一章 怪病

    带着那个蓝色的苹果,我一路狂奔向人之里的方向,亚空间超级仓库还没要回来,今天出来郊游又把所有的亚空间设备都放在家里了,看来以后我也得把事情搞的正式一点了。

    我并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月夜见正跟八云紫秘密会晤。

    “我的人民作出了自己的选择,所以我希望能在月之都和幻想乡之间建立一个永久的连接通道,以此来方便我们互通有无,事实上虽然大部分人不希望接受污秽的存在,但是仍然有一小部分人表现出了到幻想乡参观的意愿。”

    月夜见的提议很大胆,要知道,在此之前幻想乡和月之都一直是相对独立的,虽然关系紧密,却是两个世界,但是一旦月夜见的提议被八云紫允许,那么幻想乡和月之都就不会再作为两个世界而存在了。

    “好啊,我们过去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了,那么为了更好的生存,我们有时候就得做出一些改变。”月面战争时期,八云紫和月夜见是死敌,幻想乡和月之都同样是死敌,但是现在是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新的世界,老旧的眼光注定不能在新的世界中闪耀。

    “这就好,我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虽然最近感冒发烧耽误了一些时间……”月夜见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扭捏,“有件事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你说。”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该不该说呢?”八云紫知道能让月夜见表现出这副神态来的事情一定不简单,“说来听听吧,我们既然要合作,就应该坦诚一些。”

    “好吧,你也知道,人在发烧的时候因为身体不利落,卧床休息的时候脑子就很容易进行一些平时不会进行的思考,这件事就是我在发烧的时候想到的。”人类的创造往往发生在一些特殊环境下,比如据说米老鼠诞生在一座车库里,而牙刷居然是在监狱里被发明的,当然这些我都不知道真假,只是听说。

    “嗯,我能理解,你想到了什么?”八云紫自己也常常在睡觉的时候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然后一觉醒来chūn mèng了如痕,除了内裤湿了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想起了上次你告诉我的255,你想过吗?如果255跟秦钺炀是那种关系,那么既然255能成长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那是不是代表在秦钺炀的内心深处其实也存在着一样的东西?”月夜见说的居然是有关我的问题,如果我能听见肯定是大吃一斤,“我觉得是存在的,只不过,他一直在主动压抑着那样的冲动,但是,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他压制不住或者是不想要再继续压制住那东西的时候,该怎么办?你有把握控制他吗?”

    “没有,但是我相信他会压制住的。”八云紫倒是显得胸有成竹,“你听过一句话吗?肯打鸡在中国有二十五万员工,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所以我们让他们干嘛,他们就得干嘛。现在你懂了没?我没有任何信心可以控制住他,但是我也不需要控制住他,为了他那几个心上人,他会像过去一样战斗到死。”

    “哦,真话呢?”月夜见听出了些官僚主义的意味,通常官僚主义说出来的话都是撑场面用的。

    “他当年没有背叛我,现在也不会。”八云紫还记得幻想乡建立的时候,“你不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却记得,只要他的记忆不会完全恢复的话,这一点就可以肯定,就算恢复了,那也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

    “如果你这么确信的话,那就简单了。”月夜见将话题转回,“我会让丰姬协助你建立通道,这次是个hé píng的通道了。”

    人之里,药店,当我赶到的时候,发现这里并不是只有永琳和病人。

    “秦大人,你终于来了。”留琴最先发现了我。

    “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了看病人,发现那居然是个小孩子,最多不过十一二岁,有点面熟,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慧音的寺子屋里上课的,“就是他?”

    “嗯。”永琳在一边检查着所有的身体数据,试图找出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问题,既然出了问题那就肯定有原因,“你可以跟他的亲属了解情况,他们就在隔壁的房间。”

    “我也这么想。”我走进隔壁的房间,一对中年夫妻正在这里休息,男的抱着女的,女的趴在他胸口上哭,“打扰一下,我想了解一下情况。”

    “秦先生,您可要想想办法啊!”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这一出现,这一对夫妻直接在我面前跪下了,速度太快我拦都拦不住,也根本没找着拦着的机会。

    “先起来,我们这样解决不了问题,我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他们是救子心切,但是我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打下包票,一旦我无能为力,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来,坐下说。”

    我将两个人分别拉起来扶到椅子上,我则在对面的凳子上坐下。

    “其实。”男人开口了,看上去他比他的妻子还是要镇定一些,“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光昨天晚上从寺子屋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吃饭也没有问题,一直到昨天晚上睡觉都没有异常,可是今天早晨就一直没醒,一开始我们也没在意,因为今天周末,想着孩子可能是想多睡一会儿,可是眼看着中午了,我去叫他的时候就发现他怎么都叫不醒了。”

    “叫不醒?”我从凳子上起来,点了点头,“没什么线索,看来还得从病人身上下手。”

    我迈步回了正堂,这一对父母也跟了过来。

    “永琳,检查出任何可能的疾病了吗?”我来到病人身边,摸了摸脉搏,很正常,提体温,也没有问题。

    “没有,除了有点肥胖之外,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病。”永琳又将所有的诊断结果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发现,也没听说过体重超重了十几斤就能让人昏睡不醒的。

    “那就说明一定还有其他的鬼。”我伸出手指,扒开了孩子的眼皮,就这一下,我就发现了问题,孩子的眼球上青筋毕露,充满了血丝,看上去宛如邪眼一样异常的狰狞,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小孩该有的眼睛,“果然,这不是病,这是中邪了。”

    “中邪?这种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你怎么看出来的?”永琳扔下了手里的检验报告,走了过来,而孩子的父母直接就愣在原地了,中邪,这种事情可一点都不好笑,也更不好玩。

    “你自己看看吧。”我再次扒开孩子的眼皮,“看看这些青筋,还有那一条特别大的。”在孩子的眼白上,存在的并不仅仅是暴起的青筋和混乱的血丝,而是还有一条足有普通青筋两倍粗的紫色大筋,狞恶可怖,“看出来了没?我都闻见了。”

    “我不像你这么精通这些。”永琳看了一阵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转而问我到底能不能搞定,“你能治好吗?”

    “好狗护三邻,好汉护三村,交给我吧。”我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种事情,但是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我就让他魂飞魄散,“嗅嗅……不对,不在这里,嗅嗅……”

    我正在闻味儿呢,就听见外面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医生,出大事了!”留琴几秒之后就从门外冲了进来,在药店的时候,留琴都会称呼永琳为医生,“有十几个孩子都跟这个孩子一样,昨天晚上睡着了就醒不过来!”

    “什么?”我顿时一惊,“都抱进来!快点!”

    不一会儿,十几个孩子都挤在了这间正堂临时铺设的榻榻米上,跟那个叫小光的孩子一样,每个孩子都是眼中青筋狰狞凶相毕露,同样的症状,却同时影响了这么多人,这绝对不正常,除非,有某种扩散媒介。

    “留琴,通知妹红和和慧音,让她们随时做好抽调人手的准备,这已经属于异变等级了!”我很愤怒,非常愤怒,只有愤怒才能形容我现在的心情,虽然我只在寺子屋做过两节课的老师,这些孩子也同样是我的学生,“西斯特姆,将所有受害者的家庭住址显示在人之里地图上。”

    “已完成。”西斯特姆在我的解析系统中显示了地图。

    “果然如此……”这些孩子的家都处在人之里的同一个方向,而且他们从寺子屋回家都要经过一段相同的路,那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检查两个地方,第一就是这些孩子的家里,然后就是这段路,如果这些孩子直到睡前都很正常,问题很可能就出现在他们的家里。

    “秦大人,我已经联络妹红xiǎo jiě她们了,她们说随时待命。”留琴结束了她那边的联络,“那我们怎么做?”

    “留琴,你跟这些村民留在这里照顾这些孩子。”跟着这十几个孩子一起来的当然还有三四十个家长,照顾人足够了,“永琳,你跟我一起。”

    “你不能直接解除他们所中的邪吗?”永琳还是希望先解决实际问题,然后再去找那些该死的原因,一般来说治病就是这样,不过驱邪可不同。

    “不能,他们所中的邪,非常的……隐蔽,我也只能闻到一点点,如果不找到让他们中邪的媒介,我就什么都做不了,而且就算是找到了,我唯一能帮他们驱邪的办法,就是除掉罪魁祸首。”不是所有的中邪都是能被直接驱除的,如果是孤魂野鬼形成的邪祟,那当然简单,但是如果是别有用心之人所精心设计的,那就不好办了,“诸位,我们现在要去各家各户搜查一下,事态紧急,各位见谅。”

    跟在场的村民交代了一声,毕竟我要做的事情也算是非法闯入,自然,也没有人会拒绝。

    首要目标,小光的家里。

    “如果这里会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一定在那个叫小光的孩子的卧室里。”用头发打开了门锁,我用鼻子嗅了嗅,却几乎没有闻到任何可疑的邪气,“我的鼻子好像失灵了,什么都闻不到,走吧,一个物件一个物件的检查。”

    小孩子的房间很好辨认,单人床的那个就是,屋里的摆设很多,都是些小玩具,布偶,模型什么的,家具倒是都不大,毕竟是让孩子用的,你不能整一个两米高的柜子,最上层的位置孩子根本就够不着。

    “真是诡异。”我又吸了吸鼻子,却只闻到了若有若无的味道,这代表那媒介应该就在这里,因为我在入口的位置什么都没闻到,但是虽然闻到了,我却无法确定位置,就好像,那媒介把自己wěi zhuāng起来了一样,“永琳,你检查柜子,我检查写字台和抽屉。”

    “我在做呢。”永琳打开柜子,里面都是叠好的衣服和挂起来的外套。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们一无所获,那媒介藏得太好了,我们根本分辨不出到底哪一个才是媒介。

    “对了。”我拿出了那个穰子送给我的那个蓝色的苹果,简称蓝瓶的,“精神感应骨架苹果……不应该只是恢复疲劳吧,如果我根本就不疲劳,吃下去会怎么样呢?”下定决心,我在苹果上咬了一大口,这个苹果连里面的果肉都是蓝色的,酸的像柠檬一样,但就在这一瞬间,我能闻到了,我能闻到邪气了,果然就像我猜测的一样,在不疲劳的情况下吃掉这个苹果可以强化精神感知力。

    “找到了,就是这个!”我转过身从床头柜上拿过一个小丑人偶,在吃了苹果之后,我能感应到正有淡淡的邪气从上面散发出来,非常的细微,“这个人偶,就是媒介没错,但是,没有连接,这个人偶没有跟任何的……没有操纵者?”

    “那你不妨从人偶本身入手。”永琳一句话点醒了我,“你不是认识一个人偶专家吗?”

    “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