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邪灵-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二章 邪灵

    魔法森林,上一次假学死人入侵导致的生态毁坏已经在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风见幽香xiǎo jiě的倾力帮助下复原了个大概,现如今,虽然已经到了秋天,可是魔法森林里这些个快要成精的老帮菜大树还是一个个枝繁叶茂的,那树叶形成的帽子绿的跟正绿旗似的。

    “这人偶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以我的能力居然完全看不出来也算是怪事一件了。”手中拿着那个怪异的小丑人偶,我跟永琳正走在通往爱丽丝的小洋馆的路上,“我之前确定了上面的邪气,但是我居然看不出这些邪气是从什么地方形成的,这整个人偶都给我一种不协调感,可又说不上来。”

    “你好歹还能看出点门道来,我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相比之下我是不是应该去跳楼了?”永琳跟在我后面,“过程不重要,只要我们能想办法做出正确的结果。”

    “说的没错。”洋馆的屋顶已经被我捕捉到了,我紧跑两步,来到了洋馆门前,“到了,希望她在家。”我走上前去敲了门,先是在房门的左侧敲了三下,然后又在右侧敲了两下,然后我抓住门把手,往下一压,门开了,“她还真的用上我给的机关锁了。”

    “哦,二舅,你来了。”爱丽丝正在屋里看书,一回头就看见我和永琳了,“真是稀客,你一般可不会来我这里。”

    “没错,我们确实有事情过来,不过还是先解释一下吧,你那个称呼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成了爱丽丝的二舅,虽然说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但是就算是当了舅舅我也至少要当个奥特之舅。

    “我妈前两天联系我,说是认你当干兄弟了,那你不就是我二舅了吗?”爱丽丝很奇怪,她就从来没考虑过神绮是在拿她开玩笑,唉,这一对笨蛋妈咪配笨蛋女儿啊。

    “会不会数数,啊?我比神绮大多少岁?就算叫也该叫我大舅吧。”我都混乱了,幸好这次不是我一个人来的,永琳在我身后,伸出手指朝着我身体的中后偏下部狠狠的一捅,让我的思维恢复了正常,“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人之里出事了,我怀疑跟这个人偶有关系帮我们看看吧。”

    我将那个小丑人偶递了过去。

    “嗯,可以,不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能让你们两个组队解决问题?”爱丽丝一招手,上海和蓬莱给我们一人搬了一把椅子,又上了茶。

    “是中邪,很多孩子都在昨天晚上睡着之后中了邪,我在一个孩子卧室里搜索,就找到了这个,它在几不可查的散发着邪气。”简断截说,我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下,然后等待爱丽丝的回复。

    “你说的没错。”爱丽丝研究了几下,就把小丑人偶放到了桌上,“这是个邪灵人偶,你有没有觉得这人偶给人一种非常不协调的感觉?”

    “有,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协调。”人偶不是机械,要是机械我没问题,人偶我是怎么样都比不上爱丽丝。

    “是材料。”爱丽丝用有些嫌弃的眼神看了看那个小丑人偶,“这个邪灵人偶是用真人的皮肤和头发制成的,而且为了增加实际效果,这些材料应该是从活人身上采集的。”

    爱丽丝这话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头发还好,从活人身上采集皮肤意味着什么谁都很明白。

    “原来如此。”为了破解中邪之谜,我更多的是关注了人偶内部的结构和填充物,偏偏忽略了最表面的东西,“你还看出什么了?”

    “有一些,根据你所说的,中了邪的都是些孩子,那是因为孩子的灵魂成长不完全,容易被外物影响,这些人偶放到成年人手里就完全没办法起作用了,更不用提其他一些比较强的人,就这种等级,估计连本居小铃都影响不了。”

    爱丽丝的话解释了为什么中邪的只有孩子了,而小铃虽然年纪也不大,但是为了锻炼能力一直在苦修灵魂之力,反而能不受侵蚀,“不过即便这样也不对,这种人偶的威力太小了,就凭借这样一个人偶不可能放倒那么多人,更何况这些人还都是住在不同的地方。”

    “那你的意思是……”永琳摸了摸下巴,下意识的想捻须,却想起来自己没胡子,只能把手又放下,“可眼下的情况又怎么解释?”

    “很简单,这样的邪灵人偶不止一个,甚至我可以说,每一个中邪的孩子卧室里肯定都有一个类似的邪灵人偶。”爱丽丝拿起那个邪灵人偶重新放到了我的手上,“如果你们想要解除这些邪灵人偶所带来的效果并且抓到幕后黑手,那就需要这些邪灵人偶。”

    “我就知道会这样。”我立刻接通通讯,通讯另一端,妹红正带着自警队严阵以待,“妹红,派人前往所有中邪的孩子家里,在孩子的卧室里寻找有没有小丑式样的人偶,有的话就全带回来,如果有没找到的立刻联系我,我亲自去找,对了,还有,在哪一户找到的人偶,都要做好记录贴好对应的标签,以此来防止有漏下的或者搞错的。”

    “你就瞧好吧,兄弟。”妹红一听不怠慢,当时就领着人分头前往目标位置了。

    “想解除中邪我倒是知道怎么办,既然这些邪灵人偶是媒介,那么就在一个距离中邪者足够远的位置将人偶烧掉就行了,可是怎么能找到幕后黑手呢?”找到了媒介之后,驱邪就很简单了,但是驱邪并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必须找到真正的核心,否则这种事情迟早还会发生,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放心吧,只要你能把所有的人偶都带给我,我就能让它们开口说话,然后告诉我幕后主使在什么地方。”爱丽丝一直是处变不惊的态度,但是在人偶方面,她有着绝对的自信。

    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两杯茶我跟永琳是一直从绿色喝到没色,就听见外面叽哩咣啷的好像大树倒了一样的动静,我立刻出门,发现不是错觉,真的有一整排树正在慢慢倒下,我正纳闷呢,就看见慧音开着白泽形态背着一个背包朝这边直冲了过来,一路上无论是碗口粗的树还是水桶粗的树都是一撞即倒,一直撞到我面前才停下,把包往地上一扔。

    “所有的小丑人偶都在这里了,跟你说的一模一样,每个中邪的孩子卧室里都有一个这东西,妹红说你肯定急着要,所以我一路撞过来的。”白泽形态的慧音比起平时少了几分温婉多了几分刚硬,这种状态下应该改名叫上白沢钢铁,慧音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一直紧握的一只手,里面是一颗小小的人造月亮。

    “好的,谢谢,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一路抓着人造月亮过来,也难怪慧音能变成白泽形态,不过她这莽撞的到来倒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中了邪的孩子一共有十七个,而慧音背过来的包里一共是十六个人偶,加上我们手里这个正好一一对上,眼看着慧音又是一路撞了回去,我替妹红默哀的同时捡起了地上的背包拎进了爱丽丝的洋馆。

    “所有的都在这里了。”我把包里的人偶一口气全倒了出来,“现在怎么做?”

    “交给我就好。”爱丽丝食指一颤,十七根人偶线连上了这十七个人偶,爱丽丝闭上了眼睛,双手手指不停的颤动着。

    蓦地,爱丽丝突然睁开了双眼,面露焦急之色。

    “不好,我们被耍了!”爱丽丝直接收回了所有的人偶线,“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是一个邪灵,他散布了这些邪灵人偶,但是这只不过是幌子,现在他正朝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孩子们靠近!”

    “那里有留琴,还有十号村民,一个邪灵怎么可能突破?”护子心切是所有心理正常的家长的通病,在永琳看来,这邪灵只要敢靠近绝对会被殴打致死,这帮人为了孩子连四季映姬都不怕,又有哪个会怕个区区邪灵呢?

    “因为这个邪灵根本没有实体!”爱丽丝伸手把所有的邪灵人偶都装进了那个背包里,“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他实体化,就是毁掉这些人偶。”

    “那就简单了。”这些人偶经过特殊处理不惧一般的水火,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永琳,该治病救人了。”

    “说的没错。”永琳拎着包出了门,将背包往半空中一扔,反手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拔出了自己的弓,搭上了一支木箭,“弓术烧夷箭!”

    木箭射出,正中背包,但是却没有穿过,而是直接爆发出一团烈焰,当烈焰消失的时候,整个背包已经和里面的人偶一起化成了飞灰。

    与此同时,我立刻联系了留琴,“留琴,幕后黑手的邪灵正往你们那里靠近,永琳已经让他现出了实体,我们马上回去,务必挡住他!”

    火急火燎的告别了爱丽丝,我跟永琳又奔跑在返回的路上,由于有慧音一路撞出来的路,速度倒是提升了很多,至于飞行,说实话,我不会飞,而且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跑着不一定就比飞着慢。

    然而,当我们赶回药店的时候,却发现情况跟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邪灵确实现出实体了,也确实靠近药店了,但是留琴却根本没出手,当我们看到邪灵的时候,他正被一个身高两米以上长得跟个铁塔似的兄贵壮汉撞飞了出去。

    这个兄贵壮汉我认识,他儿子就是上次公开课的时候用黏土捏出了个比利王的那个兄贵小学生,这次这个兄贵小学生也在中邪的队伍之中。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兄贵壮汉心里憋了一肚子气,如今看见罪魁祸首哪里还把持的住?不光不害怕,直接撕了上衣就打过去了,一边打嘴里还一边骂着。

    “奶奶个熊!还挺禁打的!死鬼还敢出来祸害活人,老子今天他妈打活了你!”眼看着邪灵被自己撞飞出去滚了两下又爬了起来,兄贵壮汉的气性更大了,更何况这个邪灵长得也完全不好看,那大脑袋,长得跟囊似的,那大圆脸,长得跟盾牌似的。

    兄贵壮汉左右看了看,转身到街拐角单手搬起了一块足有五百斤以上的大石头,举着就朝邪灵过去了。

    “还动,老子看你这回还动不动!”兄贵壮汉举着石头足了气力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去,然后又举了起来,砸了第二下,第三下。

    “哇哦,好家伙……”我在一边看着都觉得喜感,“这货握力超过四百公斤,人类练到这个程度很厉害了。”

    “握力是四百公斤,这臂力怕不是超过七百公斤了?”永琳也看着想笑,“这货放到美丽奸十有**又是一部超级英雄diàn yǐng。”

    兄贵壮汉一连砸了上百下,一直到手上的石头都砸碎了,才停下来,再看那邪灵,镶嵌在地里面,连动都动不了了,我觉得他都可以去申请一下史上最倒霉邪灵的称号,看着他被石头狂砸简直比看浩克怒摔洛基还有意思。

    “好了好了。”这时候就该我出场了,我上去拦住了打算继续搬石头的兄贵壮汉,“永琳已经把所有的媒介都毁掉了,没了媒介,孩子们也应该快醒了,都去看看吧,这玩意交给我来解决。”

    “哎,好好好。”听见我说中邪的孩子们应该快醒了,兄贵壮汉这才不好意思的搓搓手往药店里去了,这才是一个父亲该有的样子,我是这么觉得的。

    “你打算怎么处理他?”永琳走过来,跟我一起俯视着地里陷着的倒霉邪灵。

    “邪灵这种东西当然是交给映姬酱解决了。”我拎起邪灵的一条腿往外拖,打算送到阎萝王那里去,顺便问问这种东西怎么会跑出来,不过估计又是小町的锅,“你去给配一些安神的药吧,中邪对小孩子多少有些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