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异象-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七百五十三章 异象

    问题已经解决了,后续的事宜被我交给了永琳,相信她能解决,至于我,当然是拎着这邪灵去是非曲直厅问个清楚,这一次我要让四季映姬给我老老实实的讲明白容嬷嬷脸,为什么邪灵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出来。

    在中有之道,跟开店铺的魅魔打了个招呼,我就一路走到了那片曼珠沙华海之中,当然,这邪灵还被我拎在手里,这倒霉蛋被那兄贵壮汉砸的到现在都没个动静,然而就在我打算穿过三途川的时候,却突然听到附近传来敲打木板的声音。

    虽然知道三途川的岸边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到这里来,但是本着务实精神,我还是四下里看了看,这一看就发现了问题,在附近的大石头,靠着一把大镰刀,这场景似曾相识,但是石头旁边的却不是那可爱的**死神,而是一个柜子,而敲打的声音似乎就是从柜子里传出来的。

    “啧啧啧。”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这场景有点喜感,我悄无声息的靠了过去,打量了一下那柜子,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木头柜,差不多有一米五这么高,然后一米来宽,“有趣,有趣。”

    “喂,外面有人吗!”似乎是我的声音被里面的人听到了,敲打声音变得剧烈起来,同时还传出一个女声,声音非常熟悉。

    “别敲了,外面没人。”我朝着柜子里大喊,既然是熟人那就应该坑一坑以表亲近了。

    “别闹了,快点放我出去啊!”柜子剧烈的摇晃了起来,我也玩的差不多了,于是一下拉开了,柜子门,就这一下,我差点没喷出来。

    柜子里,小町歪着脖子挤在里面,她的身高接近一米六,待在一个只有一米五高度的柜子里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看去就像是在做瑜伽一样。

    “嚯,怎么?osplay思悼世子?”思悼世子被英祖命人关进米柜,像练瑜伽一样弯着身子,七天后世子活活饿死,现如今小町这副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复刻一样,“你还真够悠闲的啊。”

    “悠闲个屁啊!最近我们这里跑了一个本来应该下地狱的灵,映姬大人勃然大怒,直接就把我关在这柜子里了。”小町从柜子里挪出来,脖子都快断了,指了指柜门刻着的字,“看到没,这些字就是封印,这柜门只能从外面打开。”

    “那你应该谢谢我。”我举起了手中的邪灵,“无论是放你出来的事情还是我帮你把这玩意抓回来的事情。”

    “哦,秦爷爷,你可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眼看邪灵被我抓了回来,小町直接就在我面前跪下了,而且还把我的辈分搞得乱七八糟的,到底是爷爷还是父母啊?

    “行了,这东西在人之里兴风作浪,我只是尽责而已,带我去找四季映姬,我得把这件事跟她好好说道说道!”邪灵的出逃明显不能全都怪小町,小町偷懒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只有这次跑了一个邪灵?这里面一定有文章,再研究一下说不定还能搞出点别的什么,像是马伊琍马二丽马三立之类的,要是真能搞出马三立先生我还得要个签名呢。

    “好!”小町三步两步跳了自己的船,“您坐稳了。”

    既然有船坐,我自然也就不自己跳过去了,而且我也怀疑这邪灵能不能被我一起带过去。

    是非曲直厅。

    “你的动作还真是快,我正打算亲自出马,你就把这东西抓回来了。”四季映姬示意小町把邪灵带到该去的地方,实则也是为了支开小町,毕竟有些东西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我知道你为什么亲自来找我,所以我也可以告诉你,这次这个邪灵出逃,确实有些特殊的原因。”

    “果然如此,我就在想你们的系统怎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我从办公桌拿了两粒话梅糖,放进嘴里含着,嗯,味道不错,“说说吧,到底怎么了?阿求那时候我欠你们个人情,所以如果有什么难处大可以跟我说,我想赫卡提亚也不会多说什么。”

    “问题在这。”四季映姬在墙的地图指了指,她所指的地方画了一个红圈,“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这邪灵之所以能逃出我们这里,都是跟这个位置的某些东西有关,我正打算亲自去看看,如果你愿意同行的话那就更好,赫卡提亚大人说了,你的助力不用白不用,因为你常常能带来惊喜,或者是意外的收获。”

    “好,姑且算她抬举我吧,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我是个什么时候去哪里都无所谓的人,但是四季映姬不同,“你离开了,这里的事务谁来做?”

    “放心,我已经拜托螳螂先生替我在这里办公了。”四季映姬指了指桌,我这才发现原来文件趴着一只绿色的螳螂,戴着眼镜,镰刀夹着一杆笔,“别说是出门公干,就是去外界当偶像都可以。”

    “呵,那你让青娥娘娘怎么混?”我是无所谓,既然四季映姬有办法,我就没必要去纠结,“我希望你有公车。”

    “当然了,跟我来吧。”四季映姬朝赶回来的小町交代了几句,就带着我进了后面的屋子。

    这似乎是四季映姬的卧室,布置得很少女,但是唯有一点让我觉得很奇怪,墙的挂钩除了四季映姬平时的衣服之外居然还挂着一件蓝白色的围裙,四季映姬平时做饭吗?可是这屋子里也根本没有厨房啊……

    “别打量了,要是想看等我们调查完了回来你想画下来都可以。”四季映姬站在墙边叫我,手拿着的正是刚才那件围裙,她熟练的把围裙系在了身,伸手进了围裙腹部的口袋里摸索着,不一会儿,四季映姬的手往外一拉,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扇门,“任意门!”

    “……”我心中千万匹奔腾而过,我他妈说为什么围裙是蓝白相间的呢!

    虽然很想吐槽,但是为了搞好关系我决定还是忍下来了,然后,我们穿过了任意门,来到了外界的一处深山老林之中,而在我们面前摆着的,则是一个位于漆黑黑的山的黑漆漆的山洞。

    “情报显示就是这山洞,那个邪灵在死亡并成为灵之前曾经来到过这里,然后在他死亡并成为灵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逃脱了地狱的束缚,去到你们幻想乡为恶。”四季映姬具体的说明着,“进去看看吧,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嗯,我走前面。”我没有让女生走在前面的习惯,除非是逃跑的时候,当然,这一点也看那个女人的人性,包括外表和内心两部分,有任何一个是我所不能接受的,那么面一条作废。

    山洞里漆黑一片,我启动了左眼的探照灯,照亮了整个山洞内部,四季映姬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山洞之中回荡,有些怕人,不过看样子四季映姬更怕我。

    “你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四季映姬看着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亡灵,“你也死透了?”

    “老子活得好好的,幽幽子才死透了呢!”我走路没声音当然是因为我的职业病,怎么会跟死人活人扯关系的?“嗯?这墙的是……”

    “是一个连锁照明系统,当然是用火点着了之后才行。”四季映姬递过来一个火把,“来,想办法引燃火把,把两侧墙的油点着吧。”两侧的墙,都被安装了凹槽,凹槽里是油一样的物质,而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火源。

    “有这东西就代表这个山洞是人工形成的,或者至少被人工改造过,谁会费这么大力气呢?”我接过那个没被点燃的火把,在脸擦了一下,着了,我拿着火把分别点燃了两侧的油,火焰马就照亮了山洞,“这下好了。”

    有了火焰的照明,我自然就可以关闭探照灯,并且也可以比较放松的朝前行进了,我们又继续深入了差不多两三百米,转过一个弯,面前的山洞中央出现了一座石碑,石碑刻着几行字,我和映姬两个人凑了去。

    “哦,这样啊……”映姬抬起了头,看了看石碑靠后两三米的两侧石壁,每一边石壁都有一个恶鬼的脸部雕像,而且两个脸部雕像的嘴都大张着,看起来就像是要吃人一样,“那两个雕像在它们之间形成了一道结界,擅入者死。”

    “哼,擅入者死?我可不信这个邪,你先还是我先?”我可不相信在这么一个山洞里还有东西能威胁到我们,阎魔和索德布雷加的组合,就是八云紫都要头疼,除了我之外,八云紫也很不擅长对付四季映姬。

    “我先吧,也不能总让你打头阵,这可也是我的工作。”四季映姬越过了石碑的位置,一步一步的往前,就在她经过两个雕像之间的一瞬间,一层黑色的结界显现了出来,四季映姬直接撞了去,“啊啊啊啊啊!!!”

    结界的威力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四季映姬的力量居然完全无法与之对抗,仅仅三秒,四季映姬就被结界排斥了出来,被我一把接住。

    “看来我们失算了。”四季映姬的惨叫声让我记忆犹新你,你能想象一个阎魔居然在惨叫吗?“你怎么样?”

    “还行,那结界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力,只有在触碰到的时候会感觉灵魂都在颤抖,还有,排斥力非常强。”四季映姬诉说着她自己接触结界所感受到的情况,“我的身都麻了。”

    “好吧,我去试试。”我放下四季映姬,让她的后背就靠在石碑,然后靠近了结界,一步,两步,三步,直到我穿过两个雕像之间,结界都没有触发,“诶?结界呢?”

    “不可能啊?”四季映姬连忙站起来朝我这边走,然后又被结界弹了出去,“为什么只有你能进去?喂,你有感受到什么不同寻常的感觉吗?”

    “没有啊。”我放松身心,开始仔细感受着,很快,我居然感受到一种亲切和温暖的感觉,“不,也不能说没有,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回家的感觉一样。”这结界之后的位置,满满的都是让我身心愉悦的气息,真的就仿佛回了家一般的……幸福?“如果这样的话……喂,映姬,你再过来一次。”

    “你有办法了?”映姬已经被弹飞了两次,不想再丢脸了。

    “不算有,只是想作一下尝试。”我将一只手伸到了结界之外,“拉住我的手。”

    “好吧,信你一次。”四季映姬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我的手掌心,我一点一点的将她的手往我这边拉过来,结果,就像我所估计的那样,四季映姬这次也毫无排斥的穿过了结界,“你成功了?可是为什么?”

    “这里让我有种家的感觉,所以我在想,如果这里是我的家,你当然不能非法入侵,但是如果你是被我认可的人,当然就可以进来。”我的思维方式很简单,“之前你试图自己进入,那你就是非法入侵,结界当然会排斥你,但是这一次是我拉着你进来,相当于这个家的主人邀请一个客人进屋,结界自然没有排斥你的理由。”

    “你的反应还真快。”即使四季映姬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情高手,也不免对我的思维产生了一丝认可之意,“我们继续吧,前面似乎还很长。”

    “嗯。”我点点头,迈开了步伐。

    渐渐地,山洞居然到了尽头,,脚下的路面已经变成了石板铺设的道路,而在山洞尽头的石壁,有一扇小门,在门口两侧,各排列着六个雕像,一共十二个,而这些雕像在我的解析系统中,直接就是……

    “防卫型炼金生物,石像鬼?”十二个雕像,每一个都被识别为石像鬼,这种炼金生物一旦有人靠近就会立刻解除雕像状态,而且皮糙肉厚非常难以对付,当然,这样的前提是我们需要对付他们。